【学童健康】学童常反叛、捣乱及易分心 医生提醒小心是ADHD徵状

2020-03-24 14:27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十四岁的小活就读中二,老师投诉他在课堂捣乱,对老师无礼,妈妈则担心他成绩每况愈下。表面看来,这像一般青少年的反叛对抗行为,但当详细问述其病历后,便知道小活于孩童及小学阶段,都有很多过度活跃、冲动和专注力失调的徵状。

尽管如此,小活很聪明,天资很高,在小学时就算上课不太专心,在妈妈督促下成绩也名列前茅。虽然他常常跑跑跳跳,但因就读男校,老师都习以为常,同学亦欣赏他反应快和脑筋灵活。到了中学,虽然小活已很少跑来跑去,但仍然多言,开始不接受母亲的监管。在精英班里,他不但扰乱课堂秩序,还对老师无礼,被老师责骂后冲动拍桌子,甚至说粗口,开始不受同学欢迎。

同时,他亦因为执行功能的问题,难以自理日常生活,开始欠交功课。当被老师警告时,他就辩驳和一脸不悦,而且出现越来越多对抗性行为。此外,课堂稍闷一点,小活就会分心、发白日梦及睡觉,又常常忘记带东西和遗失物件,遇上稍为困难的功课问题便轻易放弃,这些都是ADHD的普遍徵状。

美国精神科学会的《诊断及统计手册》(DSM5)于二零一三年将ADHD诊断的岁数由七岁改为十二岁,意味有不少个案可能在较大年纪才出现病徵及问题。由于小活从小得到妈妈悉心的照顾,而且智商高,所以在中学才出现问题。

虽然小活的ADHD徵状现时已减轻,但仍有不少冲动及专注力失调问题──冲动的徵状令他说话冲口而出;处理人际关系,尤其是争执时,不能事先想像后果及从错误中学习;专注力失调亦影响他的执行功能和日常生活的组织能力,因而出现拖延功课和遗失物品的情况,书包、桌子、床铺和房间都是杂乱无章,这些都会影响他的学习,以及朋辈和与父母关系。这些困难和压力亦开始令他有ADHD的后遗症,如情绪低落、心情焦躁,使身边的人觉得很难与他相处。

青少年期的ADHD主要用药物治理,医生会用中枢神经刺激剂如利他林类药物作为首选,减轻小活冲动及专注力失调的病徵,也会辅以行为治疗,鼓励他参与情绪社交班,提升他对自己冲动行为的理解及控制,并透过执行技巧训练来提升其组织能力。这样小活便可发挥他的资质,转眼成为老师及同学眼中品学兼优的学生。

转载自《揭开神秘的面纱:玛丽医院儿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个案实录》

作者:陈国龄医生(玛丽医院精神科部门主管、儿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精神医学系荣誉临床副教授)

出版社:黄巴士出版有限公司/一口田出版有限公司

陈国龄医生
陈国龄医生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