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我为人人】《2021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有竞争才有进步

2021-02-05 00:00
  由自由党提出的《2021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于二月五日正式提交立法会衞生事务委员会供议员初步讨论。

  条例草案旨在进一步开放输入海外受训医生,解决香港医生不足问题。一七年香港的医生整体人数中,少于一半(四成六)在公营医疗体系,但却为本港提供约九成的住院服务,可见香港公立医院人手严重不足。

  我必须先说一些历史。《1995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生效前,英联邦医生,当中包括香港人,是可以在香港行医执业的,毋须考试。在一九九○年至一九九五年间,香港藉此途径年均引入二百名医生,约占每年新增医生数目四成二。但《1995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实施后,英联邦医生不能再如殖民地时期般回港执业;同时,医学界因保护主义作祟,妖魔化内地医生,自此拒绝所有海外受训医生循以往途径回港执业,并设门槛极高的执业试。执业试早年及格率只得约百分之十,近年就约百分之四十。而一九九七年至二○一八年间,只有约四百五十七名海外受训医生获准在香港执业,仅占一八年底香港整体医生供应的百分之三。由一九九○年二百位,变成十年才有二百多位,可见数字急剧下滑,造成本港医生人手的供应,远远追不上本港人口增长及老化的需求。

  除了「输给自己」外,也跑输国际。在一七年,本港每一千人只有一点九名医生,需增加约三千四百名医生才能赶上新加坡的比例(1000:2.4),若要追上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OECD)的水平(1000:3.4)则要增加约一万名医生。

  政府每年投放数百亿资源于医疗开支,未来十年更预留三千亿扩建和建新医院,证明香港其实有足够资源建医疗设施。但看看北大屿山医院,启用后五年就曾被审计署揭发使用率低,主因是医生不足,有设施都无医生运用,医管局指长远到二○三六年,即使有医科生补充,仍欠缺五百至六百名医生,问题就出于一小撮医医相衞的医生有「绝对排外」的心态,冷处理香港医生不足问题。

  自由党今次提出的《2021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旨在解决上述问题,拨乱反正,重新检视引入当年被医生反对的建议,即「认可」外地医科资格的机制,并列明取得「有限度注册」资格必须在公立医院实习五年才可正式执业,五年后若获同行认可表现便可正式执业。反观,现行的执业试无助提高医生专业,只是在保护主义下制造的关卡。试想像,一个于外国执业多年的心脏科医生,需要重新考一个医科生的毕业试,包括妇科知识等,根本是强人所难和不能准确考核其专科知识,费时失事,令人却步。

  所谓有竞争才有进步,我希望各位议员同事、社会大众、病人、病人家属和绝大部分为香港着想的医生,都要站出来发声支持输入海外受训医生,纾缓现时医生人手不足问题,不能再让一小撮人利益凌驾全港人利益。

  张宇人(议员,GBS,JP)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