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疫战仅导火线 市崩还因体虚

2020-03-14 00:00
  美股继上周大跌后,本周更出现雪崩式暴挫,虽然昨晚初段见反弹逾六百点,但忧虑难消。美股本周急挫,导火线是大国间爆发油价割喉战,以及美欧疫战不力,新冠肺炎疫情恶化,背后则还有美国股债市场十分脆弱等问题,要纾缓全球金融市场恐慌,短期靠欧美央行打强心针,但最终仍要看美欧政府能否有效对抗疫情。

  美股杜指继上周大跌三千六百点,是二○○八年金融海啸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周后,本周下泻更见激烈,在周一至周四已出现了两次一天暴挫逾二千点,周四就大跌二千三百多点,跌幅百分之十,而且四天之内两次因跌幅过大触发熔断机制,须暂时停市。美股历史上出现三次熔断,两次发生在本周,足见市场恐慌较上次金融海啸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市场根基弱 企业债台高

  触发今次美股灾的导火线,是美俄沙特等为打击对手和抢夺市场,爆发油价战,油价史无前例在一天内曾暴跌逾三成。油价急挫,引发金融市场大乱,但美俄油战若只局限在石油市场,不扩及其他经济或政治领域,那油价大跌对全球经济反而可能有利,因可减轻企业及运输成本。油价战对金融市场属心理打击,实际伤害有限。

  反而,疫战忧虑难消。欧美对抗疫情,既无准备亦乏章法,令患者失控式暴增,多国开始限制人流,航空、旅游、零售即时受挫,全球生产链面临断裂,重创环球经济。展望经济前景,经济一般靠消费、投资和基建支撑,消费剧降、投资因工业和贸易呆滞而大减,剩下的基建又因欧美政府财困,如美国本年度财赤已预计有一万亿美元,出钱振兴经济力度有限。欧美政府政经失利,加重金融市场压力。

  美股断崖式暴跌、投资者恐慌式抛售,还因美国金融市场根基脆弱。其一,美股这次牛市是长达十一年的超级大牛,杜指由二○○九年低位到今年二月的历史高位,共升了百分之三百四十,同期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指更暴涨百分之七百七十,市盈率超过三十倍,正是高处不胜寒,一有风吹草动就可能触发获利大逃亡。

  其二,企业债台高筑。过去十年全球央行都不断放水救经济,利用量化宽松向市场注入巨额资金,造成资金泛滥,不但吹大美欧股市及部分地区楼市的泡沫,还促使企业疯狂发债,尤其垃圾债大行其道。去年底美国企业债总额已逼近十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经济GDP的百分之四十七,危险程度还高于○八年金融海啸前的百分之四十四。现在投资者对经济前景信心大失,质疑企业盈利和还债能力,加剧市场恐慌和抛售。

  央行纾恐慌 减息兼放水

  美国金融市场现在如戏院走火,投资者急沽股票,又向基金赎回投资,基金要套现应付赎回,加快出货,大量抛售导致股价再跌,股价急跌又加剧下一轮抛售潮。

  至于港股过去两周跌幅没有美股般夸张,乃因中港疫情受控,但是覆巢之下难有完卵,港股要跟环球下跌,经济亦受欧美疫情加重拖累,现只能等待美欧稳定金融市场、控制疫情。

  美欧当前急务是纾缓市场恐慌,招数是央行减息和放水。美联储局上周已突然减息半厘,市场敦促储局下周会议再减息一厘,将联邦基金利率减至零,而且减息已不足挽救股市,储局势效法金融海啸时推出的量化宽松,买债放水,储局周四已表明向市场注入一万五千亿美元短期资金,是再大手量宽的先兆。欧央行则宣布今年买债金额增加一千二百亿欧罗,日本央行亦拟下周会议加力量宽。量宽的后遗症是加剧资产泡沫化和贫富悬殊,但金融市场崩溃在即,这种大放水,又成为必要之恶。

  至于金融市场能否逃过大劫,关键系于欧美的抗疫成绩,若疫情进一步失控,人命、经济遭重创,金融市场亦将难幸免。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