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雜誌|為近9000染疫亡魂悲慟 梁家駒盼從錯誤中學習

2022-04-18 08:41
第五波疫情累計近九千人死亡,梁家駒指:「在自己屋企發生咁嘅事,好震驚同傷心。」
第五波疫情累計近九千人死亡,梁家駒指:「在自己屋企發生咁嘅事,好震驚同傷心。」

第五波疫情至今奪去近九千人性命,上月更爆出公眾殮房爆滿,致醫院堆積大量遺體及出現屍疊屍醜聞。曾參與南亞海嘯及峇里恐襲等大災難,協助無數殘缺不全遺骸進行齒科檢驗的首名華人齒科法醫梁家駒,對香港發生一場近九千人死亡的疫情災難,慣見生死的他亦感悲慟:「喺自己屋企發生咁嘅事,好震驚同傷心。」回首檢討,他指天災病毒面前,人渺小得很,但一次疫情暴露當局災難應變管理的不足,寄望執政者經歷今次大教訓,可以「learn from mistake(從錯誤中學習)」。

記者 關英傑 攝影 梁譽東

有三十年齒科法醫經驗的梁家駒本身是執業牙醫,一生與牙齒打交道,他直言:「今次係sad disaster(悲慘的災難),好多不幸因素集合,二月中天氣寒冷,安老院舍終於連環爆發疫情,好可惜。」那時候每日死亡人數激增,三月初已奪去二千多條寶貴生命,公眾殮房早已爆滿,有大型公立醫院積存數百遺體,即使後來在富山公眾殮房外,增設貨櫃改裝的臨時停屍間,卻又爆出屍疊屍醜聞,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震撼全城。

建議改裝貨櫃作停屍間

家族從事殯儀業的梁家駒指,「當局最初處理遺體上做得唔夠好,可能有延誤。」對於家屬不滿遺體腐爛及長出霉菌,他指遺體一般存放於攝氏二至四度,可能是存放太久致腐爛,當局應盡快處理,以免令家屬受到第二次傷害。

其後他借鑑外地大災難處理大量遺體的經驗,建議當局改裝貨櫃作冷藏櫃,臨時存放屍體,獲政府火速接納,當時富山殮房對面空地剛落成,原本供靈車停泊,當局即時改作貨櫃臨時停屍間,他形容:「好像冥冥中有天意。非常巧合。」

峇里恐襲,梁家駒都曾出動為死難者進行齒科驗證,辨別身分。
峇里恐襲,梁家駒都曾出動為死難者進行齒科驗證,辨別身分。

峇里恐襲 協助牙齒認屍

作為本港及全球首名華人齒科法醫,梁家駒曾參與○二年印尼峇里爆炸恐襲事件及○四年南亞海嘯,替無數死者進行齒科檢驗,最終成功確認身分,亦見證數千遺骸存放一起的震撼場面,但他指傷感不及今次,因為這次災難發生在香港的家,他稱:「即使與死者不認識,但可能某年某月曾經在街相遇,或擦身而過,始終大家都是香港人,在同一地方生活,這種震撼更大、感觸更深。」

他稱至今仍滿腹疑問:「點解香港咁先進嘅地方,會受到咁大打擊。雖然最後處理到疫情,但釀成的人命損失太大,今次災難係咪可以避免?經歷咁大教訓,希望大家可以learn from mistake(從錯誤中學習),下次做好計畫,快些反應。」

帶領醫療輔助隊協助搬屍

身兼醫療輔助隊新界西總區總指揮的梁家駒,疫情期間多次帶隊員赴前綫,由駕救護車到協助確診市民隔離,以及封區檢測,均見其蹤影。三月初他更率隊員駐守公眾殮房,「四個守葵涌殮房,四個守富山殮房」,隊員更史無前例協助搬運及處理遺體。梁家駒指,為免隊員在搬運屍體時不習慣或影響情緒,出動前已做好心理輔導。

他稱,醫療輔助隊設「殮房更」並非首次,一二年南丫島海難發生後,便有隊員派駐葵涌殮房,替家屬進行心理輔導支援。但今次遺體數量龐大,而且涉及疫症,他利用本身的法醫知識,提醒隊員慎防遺體冒出的屍水可能帶病毒、屍體會發出異味等;另一個挑戰是,隊員需核對屍袋及屍體手帶上的個人資料,極可能近距離接觸屍體,而隊員面對大量遺體後心理情況,亦令他很憂心。

他憶述,有隊員當更後感到憂心、傷感、無胃口,他遂致電開解,「見到佢仲上緊WhatsApp,我即叫佢關手機瞓覺,唔好想太多」,幸好隊員其後都漸漸適應。

難忘31年前做新仔忙亂

從錯誤中學習,是梁家駒經常掛在嘴邊的格言。九一年五月,一艘由香港飛往曼谷再轉飛維也納的航機,於曼谷起飛後在一處偏僻山區墜毀,包括五十二名港人在內共二百多人罹難。當時正在澳洲墨爾本大學修讀齒科法醫的他,獲安排到當地協助辨認港人死者身分。

「當時仲係新仔,手忙腳亂,晚晚打IDD去澳洲問師傅!」他憶述,當時所有遺體存放於曼谷警察醫院對開空地,高溫下冒出濃烈屍臭,一班法醫商議儲存屍體方法,最初用冰但發現沾濕屍體,改用乾冰卻發現乾冰會黐住皮膚;之後用冷藏貨櫃,不過遺體放地上又會黐住結冰地面;最後發現在貨櫃內放木架存放遺體最有效。他指,更難忘是家屬深夜拍門,希望盡快認屍,帶遺體或骨灰回香港安葬。

事隔二十六年,當年一對罹難夫婦的親人黃先生竟找上他,原來黃母是該名女死者的姊姊,她一直疑惑領錯遺體,黃先生遂由加拿大回港,向梁了解辨認經過,終令黃母釋懷,其後黃更到事發現場拜祭未曾見面的阿姨及姨丈。

處理海嘯幼童遺骸 不敢再潛水

印尼峇里恐襲及南亞海嘯,是梁家駒齒科法醫生涯最重要經歷,他打開電腦內兩宗事故的舊檔案,說起照片中那些殘缺不全遺骸背後的故事,有些遺骸只剩一棚牙,或屍體已燒至烏黑或嚴重腐爛,致面目全非,最終只憑牙齒辨認身分,讓家人得知死亡真相。

梁家駒稱,法醫普遍認同處理幼童遺骸最傷心,他至今仍為十八年前所處理的兩名南亞海嘯中罹難小童遺骸而傷感,自此更對海「驚驚哋」,「我有潛水牌,至今不敢再潛水,去泳池游水無問題,去海游則有保留,因為覺得海嘅力量太大,一個浪就奪去二十多萬人性命。」今次第五波疫情大開殺戒,他希望「從錯誤中學習」,「未來唔知有無新變種,或第六波、第七波,甚至新傳染病,希望當局做好準備,避免悲劇重演。」

全文刊《星島》「每日雜誌」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