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吳家祺|總拿體育界開刀

2022-01-10 12:00
政府加強防疫限制,本港足球圈大受影響。
政府加強防疫限制,本港足球圈大受影響。

新冠肺炎再現變種,來到二二年一月在港第五波爆發,今次又再禁晚市堂食、封體育設施。港超聯賽、甲一籃球賽及學界賽相繼暫停,業界怨聲載道。過去兩年本地體育賽事未曾有任何確診,為何每次都是體育界遭殃?

本周採訪各體育界別在疫情下的苦況,有球圈教練最擔心疫情下封場無練習不知道延續到何時,可能影響聯賽延遲完季及球員合約,甚至不知道會否有球隊中途退出,牽一髮動全身。疫情下七十二行照常返工,唯獨是足球界別老是啞忍,難道病毒特別追蹤足球員來襲擊?每支港超聯球隊一季投資都要八百萬至二千萬港元,每次暫停帶來的額外損失,是否政府賠償?如果投資者因為政府防疫政策而意興闌珊放棄足運,每年花數千萬支持足總的政府是否等於推倒足運的兇手?誠如東方龍獅球員梁冠聰所言,球員教練聽從政府指示兩年,在防疫氣泡限制下訓練,沒有着數卻屢次受苦,政府的防疫清零政策令全港市民受害,是否有調整空間?

除了本地球圈,香港單車節臨急煞停,一月學界賽又停,田徑教練葉啟德最怕連續三年沒有全港學界賽,沒有賽事洗禮根本不會有新星,如何挑選未來港將?政府防疫政策累死體育界,本地層面鎖死訓練及比賽,海外層面限制外隊訪港,不少外國傳媒都指香港防疫隔離限制是全世界最嚴。沒有比賽及活動,各體育總會及公關都要節衣縮食甚至裁員。除了清零這個不可能的選擇,是否有其他方法,例如與病毒共存?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錯誤政策導致經濟下滑,事實上貧窮比生病更可怕,為了不染病而推倒各行各業,在平衡利益及代價之間,難道沒有更好的方法?如果連處理疫情都辦不到,體育界別紛紛遭殃,二○二五年香港如何協辦全運會?(吳家祺)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