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AI整合氣象預警風險 學者獻計新法滅蚊

2021-07-29 07:30
本港雨季後蚊患情況加劇,食環署數據顯示,五月份多區蚊患指數高於警戒水平。
本港雨季後蚊患情況加劇,食環署數據顯示,五月份多區蚊患指數高於警戒水平。

申訴專員公署日前就食環署的防蚊滅蚊發表報告,建議檢視沿用近十八年的蚊患監察模式。事實上,有本地學者研發登革熱預警系統,利用人工智能整合氣象資料,可提早三四個月預測蚊患分布與登隔熱傳播風險,以制訂針對性滅蚊工作。業界則引入智能系統,實時監察滅蚊機,確保儀器正常運作,並批評港府倚賴人手,令滅蚊機不時乾涸及缺乏誘蚊劑,影響滅蚊成效。負責滅蚊的外判承辦商不時被指偷懶,行內人建議引入定位追蹤系統,確保承辦商妥善完成防蚊工作。

食環署自○三年起,以誘蚊器監察傳播登隔熱風險較高的白紋伊蚊,以分析各區蚊患情況,申訴專員公署認為現有監察模式已沿用多時,建議邀請本港學術機構合作,完善防治蚊患策略。其實,學術界近年積極研發預警系統,期望一改現時着重蚊患爆發後始滅蚊的做法,提早預測未來的趨勢。

手機App同時監控多台蚊機

  城大生物醫學系助理教授阮相宇設計的登革熱預警資訊系統,可以在疫情爆發前的三至四個月,預警登革熱風險。他解釋,其系統通過大數據分析及人工智能,整合多年來的氣溫、雨量、濕度等資料,提早預測可能爆發登革熱時機,以及蚊患在不同區域的分布,配合現有的即時蚊患監察,可更針對性處理蚊患問題。

  傳統防蚊方法着重雨後防蚊工作,阮相宇指出,近年有研究指出,如三四月出現乾旱,會增加夏季蚊子繁殖速度,令登革熱風險增加,相反早期過大的雨量,則會減少風險,預警系統可有效結合不同因素,作出精確預測。

  除了學界研究,滅蟲業界近年亦有引入新技術滅蚊。撲滅牠滅蟲有限公司技術顧問任永強指出,坊間已使用智能滅蚊機,以其公司的太陽能滅蚊機為例,可全天候監察蚊機狀態,獲不少私人屋苑及大型管理公司採用,「用手機應用程式就可以同時操控多台蚊機,有效監察滅蚊情況。」

蚊杯乾涸滅蚊機不足礙成效

  根據康文署向北區區議會提交的文件,截至去年五月,署方在區內四十九個康樂場地,裝設約一百四十六部滅蚊或驅蚊裝置,其中只有四十部為太陽能滅蚊機。任永強發現,部分誘蚊產卵器的蚊杯乾涸,滅蚊器中的誘蚊劑也不獲更換,質疑政府鮮有監察有關儀器的操作情況。香港捉蚊協會發言人石國強認同,政府場地放置的滅蚊機數量不足,難以有效殺滅蚊蟲,「每個場地平均只得三部機,似是擺姿態多過實際作用。」

  外國曾引入天敵以殺滅蚊卵,浸大生物系教授翁建霖指出,利用「食蚊魚」吃掉傳播瘧疾的按蚊幼蟲,此做法在外國並不罕見,惟往往只局限於河流,「香港的蚊患源頭集中在積水、坑渠口等位置,所以很難將有關方法應用在香港。」

  近年巴西、英國等國家,均研究利用細菌蚊滅絕後代,惟翁建霖認為,有關科研同樣難以在港應用。他解釋,經基因改造的雄蚊,因失去繁殖能力,可有效達致滅蚊效果,但以人工方法令物種滅絕,在倫理上有很大爭議。他續指,將基因改造動植物向大自然環境釋出的做法,受本港法例規管,相信在港難以推行。

按風速雨水林密度放誘蚊器

  業界建議政府利用科技,監察外判工人的工作水準。香港蟲害控制從業員協會會長梁廣源不諱言,負責噴灑殺蟲藥及清理積水的外判工作,不時偷懶未有完成工作,他認為港府應要求每隊治理蚊蟲的外判團隊,最少一人帶備全球定位系統設備,以確認工人有到達不同地點完成工作。

  任永強認同,政府雖然會定期派出滅蚊隊,但由於外判服務以價低者得方式投標,現時亦欠缺系統性監察,根本難以確保滅蚊成效,「用甚麼滅蚊藥來噴?滅蚊藥的藥性含量是否達標?會否過度稀釋?統統都是問號。」他又指,噴灑滅蚊藥雖可殺死蚊蟲,但並不環保,現實情況下亦難以持續噴灑,「本港蚊季與風雨季接近,滅蚊藥在下雨時會被沖走。」

  長遠而言,石國強認為,噴灑滅蚊藥治標不治本,對於郊外環境的作用亦有限。他表示,最有效方法是監測蚊患情況,因應風速、雨水及叢林茂密程度,放置誘蚊產卵器,以及在鄰近山邊的民居,加強監管積水情況。翁建霖則建議,政府加強巡查,並向積水嚴重的地點發告票,以提高阻嚇力,減少積水問題。

新發展區增不同蚊種監察

  目前食環署主力監察白紋伊蚊分布,有意見認為須考慮將更多品種的蚊子納入監察範圍。梁廣源指出,本港常見且有傳播疾病風險的蚊子,包括可傳播登革熱的白紋伊蚊、引致日本腦炎的庫蚊、造成瘧疾的按蚊。白紋伊蚊可於鬧市出沒,只要有少量積水,足以大量滋生,反觀庫蚊及按蚊多數出沒於郊區。因此,他認為政府將滅蚊工作指標集中在白紋伊蚊身上屬合理做法,「如果要用現在監察白紋伊蚊的方法,處理庫蚊及按蚊的話,需要在郊區擺放大量『誘蚊器』,要花費很大的人力物力,相比起登革熱,過去少有日本腦炎爆發,瘧疾更加是幾十年未聽過,所以集中資源處理白紋伊蚊是無可厚非。」

  然而,梁廣源留意到近年不少新樓盤的位置毗鄰郊區,加上政府近年有意開發郊野公園邊陲位置建屋,將會增加庫蚊及按蚊傳播疾病的機會,他認為政府未來需要為這些新發展區增加不同蚊種的監察及研究。阮相宇指出,可傳播登革熱的埃及斑蚊過去在香港的數量較少,惟此蚊種適合室內繁殖,他留意到疫情的在家工作安排,令不少辦公室的植物疏於打理,有機會增加埃及斑蚊繁殖量。

《星島日報》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