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獨家】電影狂人 追夢半生 林家棟:連食餐飯都唔識享受

2021-07-18 17:19
林家棟是電影狂人,不斷為新晉導演找尋拍戲機會,也喜歡發掘不同本地題材。
林家棟是電影狂人,不斷為新晉導演找尋拍戲機會,也喜歡發掘不同本地題材。

林家棟在影視圈打滾三十多年,由電視台茄喱啡做到金像獎影帝,一直堅持做好自己,演員身分以外,林家棟在十年前開始參與幕後工作,首部監製的電影《打擂台》更在金像獎中奪得四個獎項,同時他也一直支持新導演新演員,近年不時與新人合作,為電影圈培育新血。當人人讚揚古天樂是新一代的電影大亨時,同樣擁有製作公司的林家棟也在默默耕耘,家棟或許不如古天樂般光芒四射,但他就像平凡的我和你,默默地在行業中貢獻自己的力量。

撰文:黃佩麗  攝影:陳敏華

  林家棟監製的新戲《殺出個黃昏》正在上映,故事講述年輕力壯的殺手去到黃昏之年,一步步被社會淘汰、遺忘,究竟能如何尋回自己的存在價值?在商業電影中罕有以長者擔正,林家棟就找來謝賢(四哥)和馮寶寶(BOBO姐)擔綱男、女主角,除了令不少影迷引頸以待,林家棟也希望藉此讓新一代的年輕人認識這兩位一代最紅的男、女演員。

除眼鏡 拉近距離

  馮寶寶現在定居馬來西亞,對上一部主演的電影已是2015年的《媽咪俠》;謝賢養尊處優多年,要打動他出山拍戲,更要說服他除下招牌的太陽眼鏡,以平凡普通的一面示人,林家棟笑謂也不是難事,「我用誠意打動他們,其實最重要是給他們信心,讓他們相信我不會打爛他們的招牌,他們有很多人愛戴,如果你做錯少少,或求其了事,他們都會不開心,而且他們都應該知道,如果又是做差不多的角色,演來也沒有太大意思,所以今次我要求他們抹去以前的形象,尤其是四哥,我和四哥講了一句,『可不可以和觀眾近一點?』因為即使是我都覺得他有距離感,所以我提議他除下眼鏡,讓不認識他的新一代觀眾可以重新認識他,而和他一起成長的觀眾,又會因為拉近了距離而覺得開心。」

  能夠邀請到兩重量級前輩合作,林家棟開心之餘也感到有壓力,笑言更要好好保護「謝賢」和「馮寶寶」這兩個名字,「如何讓觀眾接受都是一個課題,他們的死忠粉絲當然無問題,問題是新一代小朋友,我問過身邊的年輕的朋友識不識謝賢,他們都說他是謝霆鋒老竇,就只是這樣,但都無辦法,會看粵語片的年輕人不多,所以這部戲就可以讓新一代重新認識這兩位一代最紅的男、女演員。」

林家棟是電影狂人,不斷為新晉導演找尋拍戲機會,也喜歡發掘不同本地題材。
林家棟是電影狂人,不斷為新晉導演找尋拍戲機會,也喜歡發掘不同本地題材。
《殺出個黃昏》以拍老人家的故事為主,是港片罕有接觸的題材。
《殺出個黃昏》以拍老人家的故事為主,是港片罕有接觸的題材。

想拍老人家世界

  林家棟一直都很關心老人家,跟不少甘草演員關係好好,可能與他12歲就出來工作幫補家計有關,「我12歲就在茶餐廳工作,當時一起工作的人都已經是大人,在12歲的我眼中,他們都是老人家,我的成長過程就是一直伴隨着年紀比我大的人,我又好鍾意和他們傾偈,他們的人生經歷很多時都是我的靈感來源,我也很想拍老人家的故事,長者是世界課題,當醫療愈來愈進步,人就愈來愈長命,但我們價值又不是同步增長,只會愈來愈低,所以老人家容易被社會忽略,如果他們沒有經濟條件,又沒有親情、孤獨無支援呢?剛好這時候編劇何靜怡帶了一個劇本給我看,原本是講她和父母的關係,我就提議不如講闊一點,講普遍老人家會遇到的問題,就成就了現在的故事。」林家棟不諱言電影的調子比較感傷,帶出不少長者的問題,以及社會的荒謬與矛盾,但結局還是對未來懷有希望,「人最痛苦就是孤獨,好像戲中周驄演出的部分,你住山頂又如何?你不缺乏物質,但你沒有親情,確實現代人好多時寧願漏夜搭廉航去玩,都不願給一點時間長輩,我們都是想通過戲中前段的一些個案,讓觀眾有所感受,其實打電話問候一下家中長輩,讓他知道你關心他,也讓他知道你知道他的存在就行了。」

權力愈大責任愈大

  林家棟近年不時與新導演、新演員合作,早前才零片酬接拍新導演陳健朗的作品《手捲煙》,《殺》片也是由新晉導演高子彬執導,林家棟認為現在的新人有更多展露才華的平台,但他承認拍戲沒有一步登天,不少新導演其實都已經入行十幾廿年,才找到機會拍第一部商業片,「現在的平台比以前多,機會也更多,問題是別人要如何看到你,我們的新導演都做了二十幾年才有第一部作品,我覺得做導演和醫生律師一樣,醫生律師大學畢業後還要實習,一樣是由低做起,做導演都是一樣,基本功很重要,導演在片場有很大的權力,權力愈大責任愈大,所以最重要是操好把刀,新人拍第一部電影的時候,大家都會很願意幫忙支持,但之後呢?第二部作品才是見真章。」

林家棟希望拍出不一樣的四哥新形象,較為親民。
林家棟希望拍出不一樣的四哥新形象,較為親民。
《淪落人》的導演陳小娟得過「新晉導演」獎,第二部作品仍在蘊釀中。
《淪落人》的導演陳小娟得過「新晉導演」獎,第二部作品仍在蘊釀中。

不要質疑投資方

  林家棟認為新導演在籌備第二部作品時壓力更大,尤其當第一部作品攞過獎,大家的期望會更高,就好像《一念無名》的導演黃進和《淪落人》的導演陳小娟都在香港電影金像獎中得過「新晉導演」獎,但第二部作品仍在蘊釀中,「他們都有壓力,一來觀眾有要求,二來當你有機會入到主流市場,規矩又會不同,如何能夠保持水準,也是一個考驗。我經常和一些新導演講,你盡力做就會有人睇到,他們有時好傻,會話老闆不撐,我話投資者不一定識拍戲,但他們一定識睇戲,因為你要在他銀包攞錢,所以千萬不要質疑投資方,他們一定有自己的盤算,會計算哪一個project適合投資,與其想太多,不如專心做創作,不要心急,謹記當初讀電影的心態。」

捱到椎間盤突出

  林家棟醉心工作,接拍的電影又以男人戲為主,他經常大呻拍戲都沒有女主角,認為這是自己的宿命,既然電影中沒有女主角襯托,何不尋找生命中的女主角?林家棟聞言即笑言拍拖還是隨緣,「我工作太忙,沒有找個伴的心態,最近又有幾個劇本在忙,又要拍戲,有時在公司坐二十幾個鐘,真的捱到椎間盤突出。(不怕將來像四哥在戲中一樣,每日就是孤獨地坐在搖椅上看風景?)講真,咁多年來,我連食餐飯都未識得享受,有時都會想,將來老了我就可以慢慢享受啦,而且現在很多人70歲才退休,我還有排捱,我又不會覺得到時再想會遲,我份人比較樂天,有得做就做,不能擔心太多,我去到這個年紀,一定會見到很多生老病死,最重要是活在當下,我為人、為自己做過甚麼,或者我在身處的行業中做過甚麼,我滿足到就OK,我想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做到自己滿意,在行業中對自己有交代,反而不太在意個人生活。」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林家棟十分支持本地電影的發展,希望培育更多新血。
林家棟十分支持本地電影的發展,希望培育更多新血。
古天樂致力推動電影,而家棟也一樣醉心拍好戲。
古天樂致力推動電影,而家棟也一樣醉心拍好戲。
家棟憑《手捲煙》一片獲得不少獎項。
家棟憑《手捲煙》一片獲得不少獎項。
在電影圈默默耕耘的家棟,不問收穫,只求對這個喜歡的行業有交代。
在電影圈默默耕耘的家棟,不問收穫,只求對這個喜歡的行業有交代。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