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聖士提反文科狀元 投身教育回饋母校

2021-03-19 07:40
譚梓恆
譚梓恆

中學文憑試下月開考,為了給考生打氣,《星島教育》facebook將於四月一日起,每日邀請歷屆的文憑試狀元和尖子拍片,向今屆考生傳授應試和溫習心得,當中包括聖士提反書院二○一四年的「文科狀元」譚梓恆。不少人認為,狀元升讀大學,必定揀醫科、法律系等「神科」,從此前途似錦。然而早已立志當老師的譚梓恆,成為狀元後,非但沒有「轉軚」,反而因應興趣,入讀香港大學文學院主修英文,並以文學院第一名佳績畢業。三年前,他如願回母校任教,期望以個人經驗,給學生「傳道、授業、解惑」。採訪、攝影:陳艷玲 

香港是商業社會,不少中學生在JUPAS選科時,多以行業前景、薪金水平等作為選科準則,而醫科、法律系等「神科」,更是文憑試狀元的熱門選擇。然而,畢業於聖士提反書院的譚梓恆,當年成為罕見的文科狀元後,卻沒有「轉軚」讀神科,放棄旁人眼中更「光明」的前景。譚梓恆接受專訪時坦言,他在學生年代已喜歡「教人」,後來受中學老師啟發,立志為人師表。時至今日,譚梓恆不但無悔當年的選擇,更常跟學生分享自身經驗。

  小學已就讀聖士提反書院附屬小學的譚梓恆,高中時選修中史、歷史和經濟,是典型文科生。他指小時候已喜歡當小老師,「見同學讀書不叻,會主動教他,他叻咗我又會覺得開心。」但他笑言自己當時性格有缺陷,喜歡指指點點,而老師正好可以「指揮」學生,埋下日後當老師的伏綫。

中史老師教學啟蒙

  升中後,譚梓恆喜歡教人的心不變,當時已自覺可能適合做老師,但由於身邊太多人講,文科叻的人,應該要做律師,所以他當時也有被影響。「理科讀醫,文科讀法律,這想法很根深柢固。」然而,他對律師的工作認識不多,直至後來參加大學講座,才知法律不是他那杯茶,再想到自己的性格特質,認為做老師頗適合自己,於是就找相熟老師問意見。

  「當時有些老師不太支持,指我讀書叻,但懂得教人嗎?明白他們不明白甚麼嗎?」譚梓恆當時一度認為,如果該學生資質差,何不放棄?但後來想通了,正正就是能力弱的學生,才更需要一位可啟發他們的老師。「當時教我中史的陳國培老師,說做老師要『傳道、授業、解惑』,除了幫學生解決學業上的疑惑,還包括生活和升學,問我可否做到,我也覺得可以一試。」

  最令譚梓恆感動的是,當時校長楊清知道他的志向後,很欣賞他的熱誠,指學校日後如有空缺,而他又願意的話,必會聘請他。結果,中學畢業後,譚梓恆因應個人對語文的興趣,入讀香港大學文學院主修英文,後來再修讀香港大學教育文憑,主修英文教育(中學),並在三年前回母校任教,主要教高年級英文科,也有當班主任。

  正如譚梓恆說,成績好的文科生做律師,或加入政府工作,是商業社會的主流想法,所以他當上狀元,傳媒報道他的志願是做老師後,即引來不少人關注,認為這是大才小用,更曾有親友跟他母親說,「你真的讓兒子做老師?你甘心嗎?」

  但譚梓恆慶幸父母都很開明,且自己無養家的壓力,所以可按興趣發展,而父母亦有為他分析情況,例如他日後的薪金,可能跟同是高材生的同學比較,會有段距離,當知道兒子了解現實情況並接受後,就由他自由發展。

引導學生思考人生

  當了三年中學老師,譚梓恆說很享受教學生活,因為教育界較其他行業純真,他走出教員室後,在校內就像同學們的大哥哥,同學之間的無聊事也可笑整天,讓他感到可以做回自己。在課堂內外,他除了教書本上的知識,還引導學生思考人生。

  「有了自身的經歷,我會跟學生講,不要太受流言蜚語影響,或被人牽住鼻子走,而是要考慮自己興趣。」譚梓恆認為年輕人有的是時間,可多嘗試,也有本錢碰釘,「如從未循自己的方向發展,日後就會後悔,至少我現在就沒有。」

  對於譚梓恆回校任教,校長楊清認為他可做學生的榜樣。「Mr. Tam回母校任教,代表他愛學校,而他的經驗也可以給學生啟示,就算幾好成績,也應要揀你想讀的科目。」她又透露,譚梓恆很受學生歡迎,除了因他是狀元,可跟同學分享讀書心得外,還因他是師兄,了解聖士提反書院的文化,明白學生的懶惰和頑皮原因,都有利於教學,「他語言能力和記性好,且有個人魅力,對老師來說也很重要的。」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