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旅業停擺復工無期 伍秉君等待重新出發

2021-02-15 09:42
伍秉君指:「只要行得走得,一定會繼續帶團。」
伍秉君指:「只要行得走得,一定會繼續帶團。」

疫症這一年,旅遊團「插水式」下跌,自去年一月底,任職領隊導遊二十年的伍秉君,再無帶過出入境團,陷入手停口停的困境。他嘗試轉行,卻因已屆六十五之齡而遭歧視,見工屢屢碰釘,唯有見步行步,從兩房單位搬到劏房,節衣縮食。直至暑假,伍秉君終找到綠色旅遊推廣的短期工作,再與旅行社合作,籌備年尾推出本地一日遊,豈料第四波疫情來襲,一切願望成泡影。望着五光十色的維港夜景,他回想起昔日帶團的美好時光,慨歎如今旅遊業比起沙士時更受重創,復工無期下,只好把握時間進修西班牙語,好讓他朝重新出發:「只要仍行得走得,我一定會繼續帶團。」 記者、攝影 林紫晴

受新冠肺炎影響,旅遊業大受打擊,去年首五個月訪港旅客人次,按年大跌逾八成至三百五十萬,大批旅遊從業員無工開,人稱「阿君」的資深領隊導遊伍秉君也是其中一員。阿君專跑「內地綫路」,去年初仍帶內地客出國旅遊,但他沒想到,去年一月三十一日從韓國返港後,領隊導遊的工作被劃上休止符。

零收入改租劏房廚具贈友

「二、三月的所有旅行團,全部都被退團。」阿君過往在多家旅行社「掛單」,但當時連一個入境團也接不到,「我呆在家中足足一個月。」經歷過沙士一役,他深知疫情不可能一下子回落,加上外國開始有確診個案,打算盡早飛往西班牙修讀西語,「我已經交了學費、訂好機票,豈料西班牙封國,學校都關閉。」

留在香港,阿君不得不面對「零收入」的現實問題。為減省租金開支,他搬離兩房一廳的單位,改租每月四千元的劏房,將所有心愛的廚具用品轉贈友人,「我很喜歡下廚,每次帶團都會購入不同國家的調味料,但這環境下唯有割愛。」

伍秉君任職領隊導遊20年。
伍秉君任職領隊導遊20年。

大屋搬細屋,阿君坦言有時也會感到心酸,「現時只可借朋友的廚房煮飯,好彩他們不介意,煮完帶回家就當一餐。」如今他只保留舊居的一部電視機及微波爐,提醒自己將來要奪回失去的客廳及廚房。

65歲搵工碰釘 考保安旁身

阿君的外表雖較真實年齡年輕,但以六十五歲之齡轉行搵工,並非易事。有次阿君應徵推銷工作,對方看到他身分證上的出生年份便反問:「先生,你應該退休了吧?」他只好苦笑。找工作不斷碰釘,眼前同業大多轉做保安,他考了保安牌旁身,同時修讀金融、電腦、烹飪及西班牙語,好好裝備自己。

去年暑假,阿君終於找到兼職綠色旅遊大使一職,到西貢萬宜水庫東壩推廣綠色旅遊,為期四個月。因應當時本地旅行團獲豁免四人限聚令的限制,他索性自行編排西貢一日遊的行程,並與旅行社合作推出,「好多人打電話查詢,反應幾熱烈,但第四波疫情一來,甚麼也沒有了。」

過去一年的事業失意,對阿君來說,只是人生中的一場小風浪。他二十五歲開公司做小型電器批發,當老闆十多年後,生意失敗、公司破產,「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我的所有東西都被充公。」一夜間變得一無所有,阿君不止一次站在高處,想過跳下去一了百了,媽媽的一句安慰說話,令他打消輕生念頭,「她跟我說當年自己只是拿着二十元走難到香港,現在我甚麼都沒有,就當作是從頭開始的人生吧。」

為維持生計,伍秉君轉行賣年桔。
為維持生計,伍秉君轉行賣年桔。

生意失敗 做完小販考領隊

阿君硬着頭皮走上街頭當「企街老闆」一年多,「我跟自己說:你今日做小販,但不會一世都做小販。」○一年,他從報紙廣告知悉有旅行社請人,遂入行及考領隊牌,「當時我連乘車也無錢,有機會搭飛機真的很開心,所以我好珍惜領隊這份工作。」後來他愈做愈有熱誠,一做便是二十年。

千禧年代初,內地旅遊業迅速發展,惟因工資太低,幾乎無港人願意開拓「內地綫路」,他卻選擇逆其道而行,更練就一身「好武功」,「第一次帶內地客到澳洲之後,第二團我便要一腳踢,兼顧領隊及導遊的工作。」

「凡事只要行出第一步,才會有第二、第三步。」有次阿君應邀策劃英國團行程,唯一條件是由他同時擔任領隊及導遊,卻考起只當過英國領隊的他。為了「踩綫」,他專程飛到英國,碰巧看到一則本地遊廣告便報團,除了向導遊「偷師」,沿途更找到合適的餐廳提供團餐,事成後他感到特別滿足。

困境只可靠自己 保命才可翻身

從事旅遊業二十年,阿君坦言,領隊導遊的工作雖未能令他賺大錢,卻令他的足遍布大半個地球,大開眼界,「五星級酒店我住過,米芝蓮級數的餐廳我吃過,最豪華的地方我都去過。我又帶過高官到外國考察、帶醫療隊去小島,賺到很多很多經歷。」

疫症一年的衝擊下,阿君以往帶團出國的日子不再,現時靠着每星期當兩三天保安替工、歲晚到花墟花市賣年桔,維持生計。望着五光十色的維港夜景,尖沙嘴海旁不見外國遊客,他慨歎旅遊業復甦遙遙無期,「今次疫情比沙士更嚴重,當年幾個月後旅行團便恢復,忙個不停。」

生活再艱難,阿君仍然保持拼勁,因他深信眼前的雲霧總有一天會散去,「當你經歷過低潮,就會明白遇到困境只可靠自己、自尋出路。現在最重要是保命,才有機會翻身,只要仍行得走得,我一定會繼續帶團。」

《星島日報》每日雜誌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