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偉文:本港資金是淨流入 過去兩年銀行存款總額上升(全文)

2021-02-08 17:47
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余偉文。資料圖片
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余偉文。資料圖片

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余偉文今日以「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事實與迷思」為題,於香港金融管理局網頁發表文章,全文如下:


我自2019年10月出任金管局總裁至今已有16個月,期間香港面對諸多挑戰,包括社會事件、地緣政治、新冠疫情等。然而,金管局始終堅守崗位,竭力維持香港金融穩定,支援企業和市民,並不斷推出提升本港金融業競爭力的各種舉措。

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與市場持份者的溝通,回應他們對香港現狀和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關注。要處理的很大程度上是觀感問題,而觀感很多時候源於偏頗甚至不實的資訊。最有效的解説離不開事實與數據,畢竟開放與透明度是成熟金融市場的基礎。因此金管局團隊主動接觸本地及國際金融市場的持份者,在過去一年間通過約60場線上交流活動,向超過15,000位人士闡釋香港的真實情況,其中包括很多屬於國際金融機構和大型企業的高級管理層丶國際和本地傳媒丶會計丶法律和其他界別的專業人士等。在這些交流中有幾個常見問題,我希望藉此機會與大家分享,供感興趣的讀者參考。

 

問1:

香港是否出現資金外流的情況?

答1:

剛好相反,資金是淨流入。倘若資金持續流出,港元匯率應會轉弱,銀行存款亦會減少。讓我們看看這兩個主要指標:

o港元匯率在2020年一直處於強方,且由於資金持續流入,強方兌換保證自去年4月以來共觸發85次,金管局從市場買入500億美元,是自2010年以來金額最高的一年。

o銀行存款總額在2019及2020年均告上升,2019 年錄得2.9% 按年增長後,2020年再升5.4%。

資本自由流動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根本,受《基本法》保障。出於不同原因,間中會有資金流出的情況,這正常不過。由於流入的資金比流出的多,基本上保持資金淨流入港元。港元市場按照貨幣發行局制度有序、穩定運作。

 

問2:

許多港人開設離岸賬戶以便調走資金?私人財富正在撤出香港?

答2:

事實上,香港的私人財富管理業務持續增長。香港私人銀行的資產管理規模(AUM)在2019年上升19%。香港繼續是亞洲最大的私人財富管理中心,全球排名僅次於瑞士。雖然我們尚未有2020年的數字,但根據主要私人銀行提供的初步數據,在2019年的強勁表現的基礎上,2020年香港該行業增長趨勢延續,錄得雙位數增幅。

據我們從零售及私人銀行所得的資料顯示,關於開設離岸戶口的查詢在2019年有所上升,但到了2020年已大致回穩。而上述資金淨流入的現象也反映出,即使開設離岸賬戶,但實際轉移的金額並不顯著。

 

問3:

金融機構(例如對沖基金及指數基金管理人等)是否紛紛撤出香港?

答3:

整體而言,香港資產管理公司的數目由2019年底的1,808家增至2020年底的1,878家,在疫情衝擊下仍保持3.9%增幅1。據最近的統計數據, 儘管2019年經歷社會事件,截至該年底香港的資產管理規模按年大幅上升20%至近4萬億美元,年内錄得2,000多億美元的資金淨流入。

香港是亞太區繼內地之後最具規模的私募基金樞紐,總資產管理規模在2019年達1,600億美元2。而全球規模最大的20家私募基金當中就有15家於香港設點3,其中不少更是地區總部。同時,私募投資基金落戶香港的興趣日益濃厚,自去年8月香港引入私募行業常用的有限合夥基金法律框架後,僅5個月便有90多隻有限合夥基金在香港註冊。

至於機動性較强的對沖基金業,截至2020年6月,共有445家對沖基金設於香港,為亞太區之冠4。

對沖基金、資產管理公司以至銀行,都會基於不同的商業考慮進入或退出個别市場。金管局既是投資者也是監管當局,與市場和這些金融機構經常有溝通。據我們了解,當中有部分退出本港市場,或是因為業務重心有所轉變,又或是集團層面的整合所致; 但同時我們也看到新的金融機構落戶香港,帶來新的業務與擴展計劃。機構進場退場,對於國際金融中心是常見的事。

 

問4:

香港的資本市場褪色?

答4:

香港的資本市場發展蓬勃。

香港新股集資的情況相信不用細説:港交所在2020年的集資額全球排名第二,僅稍低於納斯達克交易所;在過去12年,有7年名列榜首。

還有一個亮點不容忽略:股票通與債券通的交易量增長强勁,反映香港作為連接內地與國際市場的門戶地位穩固。股票通的日均成交量在2020年上升逾1倍,其中北向通增長119%,南向通更是增長了128%。目前國際投資者持有的A股,約七成經香港交易。

債券通的表現同樣出色。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普遍較高,加上分散投資的需要,吸引國際投資者不斷增加人民幣債券配置,令債券通日均成交量在2019年增長兩倍,2020年繼續錄得82%的可觀增長。儘管境外投資者早在2010年(即債券通推出的七年前)已經可以直接參與在岸債券市場,目前超過一半的國際投資者的交投、他們所持約四分之一的債券經香港進行,反映出香港高效並與國際接軌的金融基建尚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未來還會有更多的發展和突破:大灣區跨境理財通和債券通項下的南向通正密鑼緊鼓籌備中,請大家拭目以待。



問5:

香港是否出現人才荒?

答5:

儘管去年香港的失業率因疫情而急升,但金融及保險業的職位反而分別錄得0.7%和1.4% 的按年增長。5 金融業人才就如同金融機構,會隨發展機遇而流動。香港接連內地的獨特優勢、蓬勃發展的金融科技與可持續金融,為各式各樣的人才提供了理想的發展平台。

此外,我們保持著許多具吸引力的生活元素,包括與世界各地的連繫、自由市場的政策環境、國際大都會氛圍、多元文化等,都造就了香港這個多采多姿、生氣勃勃和開放包容的城市,吸引了各地人士來港投資、工作與居住。



儘管如此,我們完全明白,挑戰及競爭與我們長期並存,需要不斷提升香港的金融平台,强化競爭力,才能保持領先位置。金管局有決心、能力和承擔,盡我們最大的努力,保障香港金融穩定並維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我們深信,這是香港、也是全球金融界的利益所在。

香港歷史故事穿插了各種危機,但我們總是憑那股「做得到」 (“can-do”) 的香港精神推翻末日論者的觀點,這次也不會例外。

 

香港金融管理局
總裁
余偉文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