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星島獨家】Anson Lo 一世的戰士 以唱跳反擊網絡欺凌

2021-02-07 19:48
Anson Lo自爆曾向Edan請教如何開連登帳戶,但最終不了了之,得悉有網友在討論區勁讚他染深色頭髮好睇時,相當驚訝!
Anson Lo自爆曾向Edan請教如何開連登帳戶,但最終不了了之,得悉有網友在討論區勁讚他染深色頭髮好睇時,相當驚訝!

乜都鬧咗先!大概是香港社會的風氣,然而病態應否視為常態?還看各人的智慧與造化。

在批評聲中成長的MIRROR成員盧瀚霆(Anson Lo),以新歌《EGO》論盡網絡欺凌,抨擊也好、謾罵也好、看輕也好,亦無礙 Anson Lo為唱跳做「一世的戰士」,只望為樂壇注入一絲動力。

只要人心不死,樂壇一日未死!

撰文∣彭形影 攝影∣譚志光

偶像男團MIRROR成員「教主」盧瀚霆(Anson Lo)橫掃多個新人獎,人氣急升的同時,是非亦隨之而來,新歌《EGO》正是論盡網絡欺凌,到底該Fight Back還是Hold Back呢?

「雖然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每人都有權利表達意見,但同時希望大家學懂體諒與尊重,避免人身攻擊,不用鬧到置別人於死地吧!由《全民造星》比賽到現在,兩年多來,總感覺到每日的言行舉止都被監察,每個決定也有人支持或反對,壓力很大!我不會逐一反擊負評,但不代表我沒有看到,這些言詞反而令我更清楚黑白是非的界線,而善意的提醒當然會聽取,過份的言詞則毋須放在心上。

「我的『死穴』是家人,好似去年初我的狗狗過身了,家人於半年後決定領養一隻新的狗狗,竟然有人詛咒新狗狗,又質疑我們不想念已過身的狗,才會快速領養新狗狗,甚至炮轟我們一家人冷血。其實大家批評我的外形、實力或表演絕對OK,作為公眾人物一定要承受,但禍及家人,甚至無辜的寵物便過份了!」

旁觀有罪

「壞人的囂張」無疑是社會崩壞的源頭,但「好人的沉默」同樣是幫兇,MV中亦融入了這個概念,批判着旁觀者到底是清是濁?

「讀書時一定有些同學被欺凌,我當時也是旁觀者,最深刻是中學時很多同學會在Blog、留言板或MSN鬧交,我也不敢跳出來幫口,一來自己打字很慢,去到後期才由九方轉用速成,也曾因此被同學們嘲笑過,但情況相對和平,算好彩了!

「不過,其實我中小學時曾被同學嘲笑是『死矮仔』,小學年年排隊都排前三名,又遲發育,到中二學期尾才開始長高,被取笑一定會不開心,但同時激發了我的鬥心!雖然當時很多功課,但我放學回家不是馬上做功課,而是衝落籃球場不停跳高射籃,回家後便瘋狂跳繩,因為我很想高、很想高,不甘心被別人睇死這一輩子都是矮仔!」

Anson Lo自爆曾向Edan請教如何開連登帳戶,但最終不了了之,得悉有網友在討論區勁讚他染深色頭髮好睇時,相當驚訝!
Anson Lo自爆曾向Edan請教如何開連登帳戶,但最終不了了之,得悉有網友在討論區勁讚他染深色頭髮好睇時,相當驚訝!
Anson Lo與姜濤、Jeremy、Edan及Jer玩得埋,經常互拍對方醜態。
Anson Lo與姜濤、Jeremy、Edan及Jer玩得埋,經常互拍對方醜態。

咀到嘴腫

總是正能量滿滿的Anson Lo,猶幸有MIRROR一班「神隊友」做「樹窿」,令他毋須獨自處理負面情緒,不需置身孤島。

「不開心時會找Jeremy(李駿傑)傾訴,因為他必定會馬上放低一切陪我傾談,精神上長期Available,而且他是很好的聆聽者,放任我一輪嘴講心事。如果要實質建議便會找Edan(呂爵安),我們的相處很坦白,不用修飾,會直接指出對方的不足,正正因為經常互窒,所以從來沒有鬧過交,而我亦相當信任他。

「我跟Edan拍《男排女將》時經常玩到笑場,自覺不太專業,所以拍《大叔的愛》前有共識要認真,加上戲份不少,而且日版太經典,不想辜負觀眾的期望,壓力甚大,連休息時也不敢玩,而是各自衝去睇劇本。咀戲沒有我想像中尷尬,雖然一直不想去想像任何畫面,但正式埋位時,恍如跟Edan有默契要豁出去一樣,一嘢就嚟,咀足廿幾次,可能我太大力撞落佢棚哨牙度,嘴都腫埋,個多小時後才消腫,但真心咀幾多次都唔會覺得好咀囉,哈哈!

「我跟姜濤的相處模式不一樣,Edan是『幼稚園雞』打鬧,姜濤則有更多身體接觸,攬頭攬頸,但不會互Mean,反而是認真探討各地的唱跳潮流。去年與姜濤到台灣拍劇,也趁機講出對大家的不滿,例如我嫌他初出道時冇手尾,衣服及垃圾周圍擺;他則說我有時會遲到及排舞時掛住玩之類,過程是坦誠相對,沒有半點憎恨。」

棄學追夢

為了爭氣,Anson Lo願做「一世的戰士」;邂逅跳舞,成就了「一世的意義」,雖然疫情影響了表演機會,卻激發了他拍Vlog的「小宇宙」。教主的半杯水,總是半滿,而非半空。

「大學一年級時加入了Dance Soc後,便對跳舞不能自拔,連學業也不想理,一心只想跳舞!由我決定放棄完成大學課程,全職當跳舞老師開始,有半年跟家人的關係鬧得很僵,他們完全不想跟我說話,很嬲我,主要是擔心跳舞賺的錢夠不夠照顧自己,所以我那時訂下目標,半年內要養得起自己之餘,同時能夠給家用,好好照顧他們,父母便能放心啦!

「姜Son」除了齊齊到台灣拍劇外,更經常孖住搵銀,甚受廣告商歡迎。
「姜Son」除了齊齊到台灣拍劇外,更經常孖住搵銀,甚受廣告商歡迎。
Anson Lo與Edan擔正港版《大叔的愛》,又要獻出螢幕初吻,壓力不少。
Anson Lo與Edan擔正港版《大叔的愛》,又要獻出螢幕初吻,壓力不少。

被潑冷水

「頭三個月教跳舞的人工只得1,400元,之後加到2,700元,搭車也不夠,又如何給家用呢?幸好之前做侍應有點積蓄頂得住囉!當時我死慳死抵,每日只吃兩餐廿蚊的快餐,只搭巴士及地鐵,一年不敢買衫,第6個月終於有過萬元收入,馬上畀一半當家用。現在回想也有點後悔沒完成學業,其實只要夠決心,瞓少啲、玩少啲,絕對可以兼顧跳舞及讀書,但若果我沒有選擇跳舞,便不會在李玟演唱會上認識到花姐,就不會參加《造星》,更加不會入到MIRROR啦,所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其實以前教跳舞常常被潑冷水,很多人會說:『睇你跳到幾多年!』始終跳舞是體力勞動,不是說年紀大了便不能跳,但也要在最短時間內Show到最多可能性給大家看,所以我想在短期內確立跳唱歌手的定位。同時也想告訴大家,不止K-Pop有跳唱,香港也可以有廣東話跳唱,正如之前在叱咤頒獎禮的Opening表演,很感動得到部分網友的讚許,希望能為香港樂壇出一點點力啦!」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教主每次出歌或生日均獲「神徒」全力應援,聲勢浩大。
教主每次出歌或生日均獲「神徒」全力應援,聲勢浩大。
Anson Lo獲粉絲大力支持,重本買廣告牌為他打氣。
Anson Lo獲粉絲大力支持,重本買廣告牌為他打氣。
5年前曾任郭富城演唱會Dancer的Anson Lo,如今已擁有屬於自己的舞台。
5年前曾任郭富城演唱會Dancer的Anson Lo,如今已擁有屬於自己的舞台。
Anson Lo慶幸出道至今沒有遇上網絡暴力,只想人與人之間多些關懷與體諒。
Anson Lo慶幸出道至今沒有遇上網絡暴力,只想人與人之間多些關懷與體諒。
Anson Lo是愛狗之人,就算深夜收工回家也要親親愛犬。
Anson Lo是愛狗之人,就算深夜收工回家也要親親愛犬。
向來與家人關係緊密的Anson Lo,因跳舞放棄學業時面臨人生交叉點。
向來與家人關係緊密的Anson Lo,因跳舞放棄學業時面臨人生交叉點。
Anson Lo親力親為經營Youtube頻道,早前更邀得曾合作《男排女將》的鄧麗欣合唱。
Anson Lo親力親為經營Youtube頻道,早前更邀得曾合作《男排女將》的鄧麗欣合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