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RubberBand線上音樂會 6號不忿開唔到實體騷爆粗

2020-12-13 12:44
6號向各演出單位道謝時感動情緒又再度湧現。
6號向各演出單位道謝時感動情緒又再度湧現。

RubberBand於昨晚舉行《!》線上音樂會,演繹新推出的專輯內新歌及兩首舊作,還邀請了今年樂壇新人謝雅兒及無伴奏合唱組合AMuiXis擔任表演嘉賓。
今次線上音樂會本定在去年年底舉行,但為了有充裕的時間作準備,RubberBand審慎起見將音樂會改至今年3月,怎料疫情突然爆發,令音樂會一直順延。6號更透露:「我哋有諗過放棄,但係《i》專輯同音樂會就好似雙生兒,我哋都希望出碟時可以做到個show畀大家睇,所以今次傾家蕩產咁去做一次音樂會係有少少任性,因為疫情我哋冇咗好多工作,以我哋唱片公司陣營嚟講,呢個投放嘅資源係好龐大。」
因為正值疫情第4波爆發,眾人都份外注重衛生安排,例如剛做爸爸的阿正,演出時需要站在和音旁邊,所以他都分外小心全程戴著口罩演出;管樂手因為要不停吹奏樂器也不能戴口罩,所以就以透明圍板間開。

6號向各演出單位道謝時感動情緒又再度湧現。
6號向各演出單位道謝時感動情緒又再度湧現。
Rubberband阿正、阿偉、泥鯭、6號、樂隊領班及鍵琴手Patrick 。
Rubberband阿正、阿偉、泥鯭、6號、樂隊領班及鍵琴手Patrick 。


6號在綵排時曾經感動落淚,到正式演出時也一度眼濕濕,完騷前唱最後一曲《練習說再見》時,他又再度被歌曲所感動哽咽起來。完騷後,6號特意向各演出單位道謝,感動情緒又再度湧現,說起話來已變聲的他更爆粗起來。6號解釋道:「《練習說再見》嘅demo已經充滿離愁別緒,當日錄呢首歌時,因為我媽媽喺醫院裏面度過佢人生中最後時間,錄好歌曲時我媽媽仲未離世,但演繹呢首歌時都知道終有呢日嘅來臨,所以好感動知道要點樣演繹呢首歌,到依家正式再唱時,好頂唔順啲歌詞拮入返自己嘅心。至於講到變聲又爆粗,係因為最終搞得成音樂會,完成所有樂章亦見得人,但因為疫情,我哋做唔到一個實體show同樂迷見面,嗰一刻係感動加上有少少怒意同埋唔憤氣,所以就失儀了。」

6號謂今次傾家蕩產般做這次音樂會是有少少任性。
6號謂今次傾家蕩產般做這次音樂會是有少少任性。
Rubberband與各演出單位。
Rubberband與各演出單位。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