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情周記】酒吧聚眾隨時播毒的鬧劇

2020-04-06 06:55
政府上月底陸續收緊人群在市面上聚集的限制。
政府上月底陸續收緊人群在市面上聚集的限制。

政府為了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擴散,上月底陸續收緊人群在市面上聚集的限制,實行以長痛不如短痛的方式,期望以嚴謹的防控措施壓制疫情的擴展。措施除了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下新增禁止多於四人以上群組聚集的條例以外,又收緊了食肆的經營條件,包括規定食肆內每張枱的距離和進入食肆的人數,另外,麻將館、卡拉OK和夜總會等較多人群聚集的部分場所暫停營業十四天。

陳淑莊死撐不如道歉

現時全球疫情大爆發的情況下,外國很多國家和地區都有實行,例如加拿大安省政府於上月中已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所有娛樂場所都要關閉,直至疫情退卻為止,不少國家甚至禁止民眾外出。相比之下,香港的限制相對已算寬鬆,這要多得港人自始至終相對保持高度警惕,令傳播仍然受控。

儘管日常生活仍保持一定程度的活躍,但服務業經營始終受到限制,業界自然會有很大的怨言,當中以酒吧行業的反應最大。有心角逐今年九月立法會飲食界功能組別選舉的公民黨成員林瑞華,最近就力爭成為酒吧業的代表,跑出來對政府表示不滿,斥政府卸責要飲食界「埋單」,可謂來勢洶洶,相當出位。

林瑞華除了言論激進,行為亦相當「出位」。不過,上周四他就出事了。當日,他被揭發和公民黨議員陳淑莊等一行四十多人在深水埗一家酒吧聚集,由於時已夜深,有人飲酒和大聲講話,惹起市民不滿報警,勞動警察到場清場。

在公開場合聚眾,本來有違法之嫌,事後陳淑莊辯稱是以立法會議員身分出席公務會議,根據《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組聚集)規例》的3(2),可以獲得豁免,又質疑外界誤解法例云云。?

作為議員,在現今疫潮當道,理應盡量減少聚眾活動,被人揭發正路的做法應該躹躬道歉較好。陳淑莊的說法一度引起公眾的嘩然,因為議員有沒有權這樣做是一回事,而政府制定這項政策的目的是要減少人際接觸,連公務員也要在家工作,很多都改用了視像會議,為甚麼議員可以利用其特權,聚集一大班人在酒吧開會呢?其後,政府澄清議員根本沒有這個特權,陳淑莊是律師,很多人認為她說的是法律解釋,原來只是意圖脫身的政治辯解。坊間此前估計林瑞華和陳淑莊正在為立法會選舉部署,果不其然,林瑞華隨後以香港中小企食店聯盟召集人的身分出來炮轟政府,結果卻因為漠視法律和抗疫形勢遇上滑鐵盧。

林瑞華其身不正難服眾

聚眾在酒吧開會怎說也說不通,對業界形象再次帶來打擊,林瑞華的表現也很低調,比陳淑莊的死撐聰明一點。

林瑞華在政圈只是新丁一名,早前以搞所謂「黃店」吸引公眾注意力。最近盛傳公民黨會支持他出戰立法會飲食界功能組別選舉。現時立法會飲食界一直以張宇人做代表,張宇人可能也知道有挑戰者,近日非常落力地在抗疫方面協調飲食界,包括搞了很多教導飲食業如何向政府申請賠償的講座。這些比較具體和需要資源的事情,林瑞華自然沒有張宇人強,便想出代表酒吧業向政府發炮「搶分」這一招。誰知搞出一幕違反限聚令,聚眾集會,走鬼避警察的鬧劇。酒吧接連出事,林瑞華還搞一大班人聚集,在這樣的背景下出來鬧政府,試問是不是大聲就有理?又怎樣可以理直氣壯,令人信服呢?

公民黨有志搶奪立法會主導權,近日很多高調動作,但黨中就連核心成員的言行,都頻頻自相矛盾。最近新增的新冠肺炎確診個案,除了很多是回流的學生之外,有很多人是在酒吧等人多聚集的地方感染,政府到現在才開始限制酒吧等娛樂場所的營業,可能都有點經濟上的顧慮。

對酒吧經營者而言,生意受到影響,不滿可以理解,但出於公眾利益,這是沒有選擇的做法。陳淑莊和林瑞華等人有理無理,照樣狙擊政府限制酒吧營業。

諷刺的是,公民黨議員郭家麒大鬧政府,建議禁止酒吧及食肆賣酒,但又未有限制市民在外聚集或聚餐的措施,又容許美容院營業,事情「做一半唔做一半」。同屬公民黨,郭家麒罵政府沒有全面收緊服務行業的限制,不符合公眾的利益,陳淑莊和林瑞華則罵政府限制酒吧營業,要業界為疫情「埋單」。

事件反映公民黨在抗疫的問題上既無立場,總之今日講東,明日講西,反正沒有人去認真研究,他們就期望可以得分。正由於他們做事有這種肆無忌憚,想點就點的心態,才會搞出公然違反政府禁令,隨時播毒傳疫,結果被市民投訴,露出馬腳還要死撐的鬧劇。

為了對抗新冠肺炎,政府最近實施限聚令,以及限制酒吧賣酒。措施對相關行業打擊無疑甚大,對於政府是一個兩難政策,不過,對於政客而言,卻是起哄出位、博取選票的大好時機。

特約作者:陳約翰

全文刊《星島日報》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