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咎由自取 絕不光榮

2020-11-12 07:25
  人大常委昨日就港區立法會議員資格作出解釋,特區政府即時依法褫奪(DQ)四名議員郭榮鏗、楊岳橋、郭家麒、梁繼昌議席,未來四年要參選難度亦極高,事件惹來非建制派大部分議員提出「總辭」,不過,本來被視為是政治震撼彈的舉措,引起的震盪似乎比想像中細。

  震撼性比預期細

  立法會非建制派議員因為DQ決定「總辭」,有全面決裂的味道,然而,事件在周初開始流傳,證實後在網上掀起不滿聲音,但熱度與沸點有距離,市面反應亦平靜。出現這個情況,解釋之一是中央過去連出重招,包括為香港訂立《國安法》,拘捕違法分子,以至有人因為潛逃自行「送中」。對家的美、歐各國,先後打出制裁中港官員,撤銷香港特殊關稅區地位,叫停司法互助等,在重火力互攻下死傷難免,非建制派議員被「祭旗」,就不太令人感到意外。

  另一個削弱衝擊的原因,是非建制派議員在接納延任前「扭扭擰擰」,做了民調卻沒有獲得強大的民意授權。既然留下的支持度不大,離開的影響也有限。

  有一點比較特別的,是有人做了微型的意見諮詢,問一些泛民支持者怎樣看今次人大決定和「總辭」,當中不少人由過往的憤怒變成無奈,部分開始覺得在社會運動中,非建制派玩得太盡,過了火位,終於招來北京全面反擊,令政治空間全面縮細。

  被DQ有因有由

  回看今次被DQ的議員,其行為早就被指超越底綫,帶來的惡劣後果至今未散。過去一年多,代表法律界的議員郭榮鏗多次訪美,要求華府介入香港事務,結果心想事成,美國先後通過《人權法》和《自治法》,同時還有法就用,對香港施加懲罰,在兩國交兵下,連特首都被制裁,在本地都無法使用銀行服務,明明香港製造的產品,要被美國勒令變成大陸貨,他被中港政府DQ,又有甚麼值得奇怪呢?

  另一個議員楊岳橋,他在立法會選舉前召開記者會,明確提出要奪取立法會過半數議席,目的就是要攬炒,這種做法已經超越了政黨或者反對派的界綫。如果他的做法成功,香港就會陷入失序狀況,以至於特區政府的管治權不保。這種攬炒威脅至今可以還未完全解除,試問哪一位當政者可以無視呢?

  在人大常委立法後,港大法律學者陳文敏大表質疑,可惜他的吶喊如空谷回音,再難獲北京傾聽,因為一個法律學者如果覺得為了政治訴求可以違法達義,對暴力可以視而不見,大家還可以有甚麼談法律的空間呢?

  累香港代價沉重

  有長期參與中港政治互動的人士認為,自從佔領運動開始,違法衝擊的歪風開始把香港的爭取民主運動帶上了歪路,幾個激進的大佬把持了政制發展的議題,他們的策略不是要循序漸進,在贏得中央信任下發展香港的民主,而是透過拒絕妥協挑起公眾的情緒,達致暴力革命的目標,這種罔顧後果的做法只會帶來中央無情的反擊,把香港變成一個政治戰場,政治的空間大幅收窄,四名議員在自覺或不覺間扮演了戰士的角色,付出代價是在所難免,由於他們的錯誤廣大的市民都承受了沉重的代價,所以他們的離任,絕對不是如他們所說的有一點光榮。

齊秀峰

架勢堂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