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醫遭集體控告性侵 UCLA向受害人賠19億

2022-02-10 00:00
UCLA校醫希普斯性侵案受害人,周二公開講述經歷。 
UCLA校醫希普斯性侵案受害人,周二公開講述經歷。 

(星島日報報道)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前校內婦科醫生希普斯(James Heaps)遭二百多人名病人集體控告性侵,校方周二宣布與原告達成和解,合共賠償二億四千三百六十萬美元(約十九億港元)。

UCLA在洛杉磯法院提出的和解書中,同意支付二億四千三百六十萬美元,給二百零三名聲稱遭希普斯侵犯的人。校方周二發表聲明,批評希普斯的行為與校方的價值觀背道而馳,理應受到譴責,校方為了履行服務社區的責任,希望這次和解能讓受害人釋懷。聲明也讚揚受害人勇敢地挺身而出。不過,校方在和解協議中不承認有犯錯。原告指校方蓄意隱瞞希普斯性侵病人,還放任他持續多年不受限地接觸受害者。

希普斯服務UCLA長達三十五年,直到二○一八年不獲續約而退休,其間看過成千上萬的病人。二○一九年,受害人提出集體訴訟,指控希普斯從一九八三年到二○一八年期間,於UCLA學生健康中心、羅納德.列根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中心,或在他位於校園內的辦公室中摸女性,用超聲波探頭模擬性交,或者在診症時發表不當評論。
「掠食者」以醫療程序為名性侵

其中一名原告的代表律師曼利稱,希普斯是一名老練的「掠食者」,以正常的醫療程序,例如骨盆和乳房檢查等作為幌子實施性侵。他指出,許多指控希普斯惡行的人都是癌症患者。受害人卡格爾表示,事發時她正在接受一種罕見的乳腺癌治療,希普斯侵犯她時,她已經接受了手術、化療和放射治療。她說:「我從來沒有想過,在那段時間裏,有人會如此卑鄙地佔我便宜。」她說自己感到被侵犯、尷尬和羞辱,是流着淚離開的。然而她等了八年才等到校方的回應,她在記者會上哽咽着說,她為所有「因為UCLA拒絕採取行動而在我之後遭受痛苦的所有女性」而心碎。

希普斯另有官司纏身,去年被刑事檢控二十一項性犯罪,涉及七名女性。他不認罪並否認有不當行為。此前,密歇根大學捲入類似風波,校醫安德森被指性侵數百名學生與運動員,校方同意向三百人支付四億九千萬美元和解。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