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區議員區諾軒,一向是黨內的年青代表,被外界視為「乳鴿」,更是南區區議會「票王」。出任民陣召集中的他,表示在民陣改選新一屆召集人已有結果後,即將落任之際,也是時候做一個艱難的決定,「今天,我宣布退出民主黨」。他解釋,傘後及進步陣營經歷不同程度的打壓,進步路線受阻,在實踐政治信念要團結不同光譜的人,「不得不思考離開」。 他指出,現時「抗爭者已身陷囹圄」,因此明白自己現時應發揮什麼崗位,要將自身經驗成為「重建進步路線」的力量。 他又寄語民主黨「應該更擔起民主派第一大黨領導角色」,形容自己離開也「代表我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至於在民主黨內,一向受年青予以寄望的組合「區羅柴」集團(即成員區諾軒、羅健熙、柴文瀚),區表示將會成為歷史,明白民主黨支持者未必理解他的決定,但希望對他有期望的成員們不要失望「散聚有時」,但仍會與羅健熙繼續服務鴨脷洲街坊無間,和民主黨在南區保持合作。 區諾軒一向是黨內「改革派」的代表,在2014年民主黨主席選舉,曾經對戰競逐連任的劉慧卿,及胡志偉,最終初選劉慧卿得票158票,胡志偉獲104票,區諾軒33票。副主席則由羅健熙及尹兆堅出任。另一「乳鴿派」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亦曾透露心聲,表示希望有「區諾軒做黨主席的一日」。 相關新聞(按標題進入文章): ●區諾軒為何退黨?與民主黨多年分歧浮面 ●區諾軒不認同與中聯辦會面 分歧埋下退黨伏線 ●傳加入其他政黨 區諾軒親自回應 ●民主黨「明日之星」區諾軒突退黨:進步陣營受打壓 區諾軒退黨全文: 過了今天,民陣改選新一屆召集人已有結果,行將落任之際,也是時候做一個艱難的決定。 我一直相信,民主工作,應該由社區做起。零九年底,正值民主派地區力量敗退,驅使我加入民主黨,參選區議會,全因相信地區開始的民主路仍然可為。 過去七年,民主黨是我實踐政治理念的搖籃。勝選區議員後,蒙各前輩不吝,有幸擔任中常委及部長職位,當中的政治歷練確是十分寶貴。從微小的事情上,我看到民主黨人對恩與義的重視,也是這份知遇之恩,即使立場不盡相同,亦身處多年。 在一切情誼之先,我首先是一名政治人。馬丁路德金說過:「對一個人最終極的衡量,不是在他身處舒適和便利的時刻,而是他身處挑戰和爭議的時刻。」 一個人如果因為情誼而蒙蔽對政治的執着,安穩過活,這個人在政治而言是死的。 今天,我宣布退出民主黨。 如今政治氛圍,相比分離,更應尋求陣營間的整合;但傘後及進步陣營經歷不同程度的打壓,當中共著力剿滅進步路線,該有更多人站出來遏止。要實踐政治信念而無罣外,團結不同光譜的人,我不得不思考離開。 熟知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曾經錯過了很多離開的時刻,因此對很多因而付出代價的朋友,心存歉疚。對好些人來說,這是一個極遲來的承諾。時代越走越惡,抗爭者已身陷囹圄,我深深明白自己當下應該發揮的崗位是什麼,我願把自身經驗成為重建進步路線的力量。 或許有民主黨支持者未必理解這決定。也請對我有過期望的成員們切莫失望,散聚有時,你們很多人勤奮深耕社區,總有回報,你們可以比我有更廣闊的天空展現所長,也可以有更光明的前路實踐抱負。 十分抱歉,「區羅柴」集團已成為歷史,期望未來日子,民主黨應該更擔起民主派第一大黨領導角色。離開也代表我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 當務之急,應當韜光養晦,重建強韌的組織力量,運用發掘議題的前瞻性爭取市民支持,以求延續路線下去。坦誠、體諒、謙卑、感恩,是建立與各民主派合作的基礎。我只能夠透過於社區協助建立組織力量,以證明今天的離開確實貢獻更多。 感激在民主黨遇到的每一位,期望日後仍能合作,在民主路途上同行。我仍會與 羅健熙 Lo Kin Hei 繼續服務鴨脷洲街坊無間,和民主黨在南區保持合作,各位街坊切勿擔憂,期望在面對接踵而來的挑戰,我們走過最艱難的日子,迎接民主到來的一天。 區諾軒 謹啟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