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嵩熱愛馬匹,成為傳奇評馬人。
吳嵩熱愛馬匹,成為傳奇評馬人。

「隨時準備起步!」吳嵩當年為馬會講官方賽事評述走位,字字嘹亮、句句肉緊,馬迷無不熟悉。評馬近三十年,一切從寫稿起步,之後講走位、做主持、辦馬報、搞出版,吳嵩樣樣皆能,全程一馬當先,大好形勢中,他卻突然「不願展步」,今個馬季臨近煞科之際,宣布全面封筆封咪,退休去也。套用賽馬術語,正是「覆磅完畢、派彩作實」,這專訪是賽後報告,讓這位傳奇評馬人自白總結。 說吳嵩傳奇,並非抬舉。因為講馬講到既是馬主兼而育馬,當過馬主協會主席,如今更是馬會遴選會員,同行當中,獨他一人。種種成就,細說從頭,吳嵩謙言入行之初,有些機緣是「大話夾好彩」。 吳嵩負岌澳洲讀會計讀經濟,更曾在彼邦掛牌執業︰「那塊『吳嵩會計師行』的招牌,我仍保存在澳洲」。廿多歲已有高尚職業,穩定收入,吳嵩偏要冒險,拋頭露面講馬另闢天地,喜歡賽馬固然,亦因「日日對住啲數字怕悶」。至於對賽馬的興趣由來,就緣於在香港讀中學時。 ●澳洲看大賽 驚覺天外有天 「我中學時讀聖保羅男女,戲劇音樂樣樣皆好,正式火麒麟周身癮,樣樣都可以過足癮,睇賽馬是其一。同學中男男女女,不少的父親有養馬,於是愈講愈多。」但吳嵩自言那時候對賽馬一知半解,要到澳洲升學時才真正開竅。 「到澳洲讀會計非為興趣,那時候(八十年代初)香港前途未明,父母總想子女學有所專,我既然讀得上,一切順理成章。不過讀大學毋須朝朝一早上堂,我住Randwick(蘭域)近馬場,於是一有時間我就去看晨操。一看頓覺眼界大開,原來跟在香港所見,完全不同。」吳嵩憶起之後第一次入場睇大賽,更覺天外有天︰「雖然其時不懂相馬,但一睇就知隻隻靚馬,跟香港見過的兩回事。當年香港馬會仍限制馬匹入口質素,不可太高。」 吳嵩感激讀過聖保羅,由洋人教英文練就膽量,在澳洲睇晨操見到殿堂級練馬師湯美史密夫(Tommy Smith)在場,竟然有理無理上前討教︰「老人家甚有威嚴,馬房員工都不敢和他多說話。反而對住當時一無所知的我,他就樂得滔滔不絕。之後有問必答,我問一句,他講十五分鐘。」吳嵩說那時候邊聽邊記,再不明白便去圖書館查書,知識逐漸累積。 「理論與實踐」是吳嵩評馬的賣點。當年學懂理論,如何實踐?吳嵩說要多謝三個「阿輝」。

1988年9月,吳嵩(右)代表澳洲版《星島日報》訪問告東尼(左)。
1988年9月,吳嵩(右)代表澳洲版《星島日報》訪問告東尼(左)。

●多謝三個「阿輝」助事業 《星島日報》澳洲版於一九八七年搞賽馬版,吳嵩已用「騰達」的筆名執筆,嶄露頭角。及後澳洲《新報》主編容啟輝邀他「寫大版」(當主筆),令其聲名更噪。此乃第一個「阿輝」。 第二個「阿輝」是吳錫輝。「一九八八年,悉尼主辦亞洲廣播會議,香港電台的代表是張敏儀、朱培慶與吳錫輝。容啟輝曾是港台監製,飯局中介紹了我,適逢當晚玫瑰崗有馬跑,大家齊去湊興,他們不熟賽馬,我說了五匹心水,世事注定,竟然全部贏出。」吳嵩令吳錫輝留了深刻印象。 之後因緣際會,港台要為一九八九年的澳洲考菲爾德盃做直播,正愁無人,吳錫輝想起吳嵩,便打長途電話到澳洲,叫他到時做越洋直播。吳嵩說從無廣播經驗,遑論直播,大嗌「唔掂」,但盛情難卻,終於還是處子開咪︰「又是大話夾好彩,臨場提供一條單Q,中正。」這次處子作,吳嵩一鳴驚人。直至九○年,連馬會都忍不住,要聘任身在澳洲的吳嵩,專為海外賽事做直播。 第三個「阿輝」,當然是資深傳媒人香樹輝。吳嵩視「香帥」亦師亦友,多年來不時並肩作戰,一九九四年之所以肯毅然放棄澳洲的事業回流,香樹輝的鼓勵是動力之一。 吳嵩返港全力講馬,最初仍專注於海外賽事,經常飛來飛去。去到二○○○年,開始講本地賽事講走位,升為「Principal Caller」,正式上位,吳嵩說馬會「猛加人工」。

吳嵩(右)首匹名下愛駒在1990年元旦日於澳洲蘭域馬場上陣。
吳嵩(右)首匹名下愛駒在1990年元旦日於澳洲蘭域馬場上陣。
吳嵩早前在榮休儀式上,與馬會總裁應家柏(左)合照。
吳嵩早前在榮休儀式上,與馬會總裁應家柏(左)合照。

●處子開咪提供貼士全中 吳嵩博學,將本身對海外賽馬的豐富知識用於香港,講血統講理論,跟不少老派評馬人大相逕庭,再者「上位」甚快,難免惹人眼紅。「曾經被人說我是假洋鬼子、邪魔外道,日日砌(攻擊)。」吳嵩說亦嘗因而不快,但之後愈做愈順︰「尤其出差時,次次全副武裝親歷其境,又有機會廣結海外馬圈中有識之士,便愈做愈是開心。外國馬圈,評馬是終身職業,人人一做二、三十年,我不曾當講馬是跳板。」 ●滿足踏遍全球 冀新人接棒 既說是終身職業,五十四歲的吳嵩仍非常精壯,何故突然抽身? 「二○○九年,馬會第一次播美國育馬者盃,我短短時間之內,飛完澳洲做直播,返港換過行裝即趕飛美國,終於大功告成。飛機上,我忽然想到自己講馬講到繞足地球一圈,已是功德圓滿,繼續戀棧會阻新人發展,遂生退休念頭。」結果,二○一○年九月五日的馬季開鑼戰,吳嵩最後一次現場講走位。海外賽就講到同年十一月一日的墨爾本盃為終結。吳嵩說安排上花過心思,一來逢墨爾本盃第一百五十周年,二來現場講馬既以澳洲為始,也以澳洲為終。 及至去年,吳嵩收購於○三年的雜誌《賽馬天下》慶祝四十周年,踏上這里程碑後,他就決定待今年馬季煞科後連稿都不再寫,電視台的錄影節目亦不再做。所有事情,都要完完整整。就如八七年開始為《星島》海外版撰稿,今年封筆正是三十個年頭,亦是完完整整。 ●「已訂枱九月開鑼戰入場」 吳嵩自言離開所有工作崗位,並無留下任何遺憾。就算私人方面,買馬有「好好計」走遍美國、日本及新加坡,養馬有「快如疾風」連世界馬后「雲絲仙子」都贏過,於願足矣。 「我這把年紀,思想上難有突破,難跳出框框,這方面要靠後輩。至於往後日子,現時並無計畫,無人知。我只訂了枱於九月三日的新馬季開鑼戰入場。」唯有對賽馬的熱忱,此時此刻,吳嵩斬釘截鐵,似沒有盡頭。 原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