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距離中學文憑試放榜尚餘一星期,對於身體弱能的應屆考生,放榜不止是公布成績,更是對努力的一份肯定。小四時確診腦瘤的蔡瑋庭,原於主流學校就讀,但完成化療後,身體和學習能力變弱,須轉往特殊學校繼續學業;今年文憑試應考五科,期望日後成為社工,以自身故事勉勵年輕人。

  腦癌康復者蔡瑋庭原於主流小學就讀,小四時一次身體檢查,確診腦瘤,「當時自己和家人心情忐忑不安,擔心接受治療有風險和副作用。」經過五次電療後雖然逐漸康復,但體能和學習能力明顯較病發前下降,須轉讀香港紅十字會甘迺迪中心,「電療後記憶力差了,別人用兩分鐘記生字,我要用一日時間。」

  性格樂觀的他表示,幸得老師和父親的幫助,今年文憑試應考中文、英文、數學、通識、科技與生活;他稱對成績沒有太大期望,假如未如理想,將考慮原校重讀,「見到近日好多年輕人輕生,自己想做社工,用自身經歷勉勵他們。」對於社會熱論贏在起跑線,他指自己因病得福,父母由原先催逼他有良好學習成績和有成就,變成支持和體諒他做喜歡的事。

  同樣來自香港紅十字會甘迺迪中心的孫嘉怡,天生患有中度聽障及腦麻痹症。去年因中文及英文聆聽不及格,最終只考獲五科七分成績。雖然雙手容易無力,執筆亦有困難,但未有打擊她的信心,今年再接再厲報考,「唔多唔少都有壓力,家人和自己都有期望。」她稱不介意由高級文憑讀起,為的是希望能實踐音樂教學的夢想,「人哋做到,我都可以做到。」

  就讀聖貞德中學的鄧柏聰,小學時被診斷有讀寫障礙,英文科更是最困難的科目。但一直向成為演員目標進發的他,將繼續努力在英文科下苦功,文憑試放榜後將報考雅思(IELTS)考試。同樣有讀寫障礙的德信中學學生麥俊民,閱讀能力雖比平常人少一半,但熱愛歷史的他選修中史和歷史科。他希望可以入讀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發揮自己在後期製作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