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兩會期間,國外媒體最關注的熱點之一就是中國的軍費問題。日前,財政部在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公布的2018年中央的地方預算草案報告中顯示,我國國防支出將達到11069.51億元,增長8.1%。對此,不少西方國家的媒體又對這個增幅提出質疑。

“中國軍隊是一支和平的力量,中國軍費增加的每一分錢,都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為了維護地區穩定,為了維護自身的國家安全。所以,國際上不應該為此感到糾結,而應該為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長點讚!”知名軍事學者羅援說。

羅援認為,現在對於中國的軍事,國外總有不少的人擔憂,其實就是怕中國的軍力發展起來了,會對世界構成威脅。這完全還是一種冷戰思維,或者還是一種‘零和遊戲’的表現。他們對中國的文化和國家發展意圖,沒有清醒的認識,甚至是戴著有色眼鏡。

“關於中國軍費的問題,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專業技術分析的事情,某些程度已經變成一個政治陷阱,為的就是給中國戴上一個‘軍事威脅論’的帽子。其實,我們的人大新聞發言人已經對此做出了解釋,一個是為了彌補以前我們的經費投入不足,做一個補償性的追加,另外就是要提高我們軍人的福利待遇,改善我們軍隊的裝備和一些設施。我覺得,這已經是很清晰、很透明的解釋了。但仍然有些人糾纏不休。那好吧,作為軍事學者,我還可以做一個更專業的解釋。一個大國的成長,骨骼和肌肉要同時增長,不能光長骨骼不長肌肉!我覺得軍費的問題,同我們的國防需求和國防能力密切相關。我們國家的綜合國力提升了,GDP已經上升為世界第二,我們的國防費也要和我們的大國的地位、和我們承擔的任務相匹配。”羅援說。

羅援進一步指出,中國現在正面臨的“兩個上升”和“兩個下降”的威脅,使得我們的軍費增長完全正常且非常必要。“兩個上升”是指有些國家把中國由“潛在威脅”提升為“現實威脅”,由“次要威脅”提升為“主要威脅”;“兩個下降”,是指有些國家降低了核戰爭的門檻,降低了高技術常規戰爭的門檻。

“面對這‘兩升兩降’,我們難道能夠笑臉相迎嗎?難道能夠采取‘鴕鳥政策’嗎?美國2018財年的軍費已經達到7000億美元,我們才1700多億美元,隻占美國軍費的25%,怎麼能說是中國構成威脅?現在一些國家幾乎天天處於戰爭狀態,而中國沒有對外動武,何來威脅之有?世界上有很多難民,有哪個是中國給打出來的?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中,是誰派出的維和部隊人數最多?所有的事實都證明,中國是一支和平的力量,中國的軍費越多,維護世界和平和地區穩定的力量就越大。國際上不應該為此感到糾結,而應該為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長點讚!”羅援說。(栗振宇)

人物小傳:

羅援:知名軍事學者,多年來一直從事軍事戰略和國際戰略研究。與人合著《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中國人民誌願軍戰史》《戰略學》等,個人專著有《戰略評估》《談兵論戰》《鷹膽鴿魂》等。

(策劃:劉璿 李景璿)

來源:中國軍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