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旅遊台北,住進的民宿剛好跟台北當代藝術館(MOCA Taipei)僅一條馬路之隔,當時該館又正好舉行《2017台北美術獎》展覽,既因利乘便,又能一口氣飽覽台灣最活躍的當代藝壇姿采,豈有不去參觀之理?

  已不是第一次前往台北當代藝術館,也對旁邊很雅致的罐子書館印象很深,這次我沒有買茶,卻帶走一個陶製手沖咖啡濾杯,只怪對它一見鍾情,愛不釋手。

  題外話說完。《台北美術獎》是台北市立美術館主辦的年度藝術競賽展,自一九八三年開館以來,從未間斷舉辦,是台灣具前瞻性、指標性的視覺藝術獎項。《2017台北美術獎》在台北當代藝術館,以兩樓層不同房間及走廊空間,展出十三位參賽藝術家的作品,包括五位優選獎得主和其他獲得入選獎的創作人,他們大多是八十、九十後,可說是代表了台灣年輕一代的藝術創作力量,我每一位藝術家的「房間」都有參觀,也駐足觀看在樓梯處播放的藝術家訪問片段,對不少創作意念和作品感覺深刻。

  好像孫培懋(一九九一年出生)的《遊園須知》系列作品,創作人筆下的「公園」似乎不甚討人歡喜,用色詭異,構圖古怪,氣氛陰沉,畫中也有無以名狀的物事,亦有超現實畫風,其展覽簡介講得對:琳琅滿目的怪異景觀。既然題旨是「遊園」,我覺得他更似是讓觀眾經歷一場「遊園驚夢」,但卻輕易給「遊人」烙下很深印象,也吸引到好奇愛異的我。

  陳亮璇(一九八五年出生)的《時時》那些大型熒幕投影裝置也富吸引力,十段錄像散落於暗室各處,一個人兩隻眼,一定不能同時掌握所有畫面,如果所有畫面都是即時/同時的,也就是創作人並不想觀眾同時掌握不同影像的畫面狀況,於是主題「時時」便顯得玩味和有衝突性了。藝術家邀了母親出鏡,拍下其日常生活的瑣事,反映當地中產階層以至普羅大眾生活模式和價值觀的意圖,不言而喻。不過,以展覽的畫面布局設計,觀眾會有家的親切感,還是疏離感?這或是藝術家希望藉着作品帶出的反思。

  邱杰森(一九八六年出生)一組四件的《長安西路39號》,是我其中最喜歡的展品,仿地圖創作的《台灣──法國製造〉為他留法期間集結當地人對台灣的認知,然後拼湊出法國人想像中的台灣,並以法國國家標準製圖法,仿製這件地圖創作,只見地圖中線段繁忙又錯綜複雜,卻別有一種優雅和潔淨。另一件展品《刻畫造音》,觀眾猶如走進一個奇異的錄音室/音樂播放室,黑膠唱片在黑膠唱盤上轉動,前方亦有咪高峰,像正在收音似的,整個創作構想自一九七七年美國太空總署的「航海家金唱片」,邱杰森續以十一張不同時期的台灣地圖,以手工方式雕刻至黑膠唱片,讓地圖紋路化為旋律,訊息互為傳遞轉化,地理留迹又留聲,充滿想像性。

  在《2017台北美術獎》奪首獎的王煜松(一九九四年出生)《花蓮白燈塔》,位於二樓展場末段,相信是不少觀眾參觀的壓軸重點。創作人因為高中時期讀到楊牧一篇《花蓮白燈塔》,念念不忘,而白燈塔因港口擴建早已被炸毁,殘骸給丟進海裏,他卻仍對白燈塔有着莫名的想像和嚮往,便身體力行,萌生尋找白燈塔的念頭。他先以古老地圖確定白燈塔的位置,然後不顧生命危險下海,身體在海水中沖刷浮沉,他並以鋼板代替畫紙,刻下刮痕,整個行動創作有着「身體的感覺」,多於如實記錄報道,而整個行動的影音記錄成為作品主體,觀眾都看到他因為某些執念,而跟環境、大自然掙扎搏鬥。有趣的是,展覽設互動環節「觀眾票選獎」,觀眾可一人一票,為最愛作品投票,早前公布結果,由姚仲涵(一九八一年出生,作品之一為有型聲光裝置《光電獸2──天花板》)奪得,我的心水選擇落選了。互動票選,香港的展覽也值得多做,相信觀眾會看得更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