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人大常委會上月通過高鐵「一地兩檢」《合作安排》,被部分法律界批評扭曲《基本法》,《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表示,現時安排是經內地法律學者認真嚴肅研究後的方案,完全是基於「一地兩檢」需求,屬最低限度的法律安排。他批評有人將中央的善意視作心存不軌、惡意行為,對中央非常無禮貌,「即係屈佢哋」。他認為,若繼續以陰謀論看待安排,只會令「一國兩制」情況愈來愈差,造成惡性循環。

  陳弘毅昨日出席電台節目時引述內地學者說法,詳細解釋人大不使用《基本法》各條文作為「一地兩檢」依據的原因。陳弘毅指,中央只會把國防、外交及不屬香港自治範圍的法律,透過《基本法》十八條規定的納入附件三進行立法,而今次「一地兩檢」方案是香港的出入境管制措施,屬於香港的高度自治權,故毋須使用第十八條。

  對於大律師公會指,根據人大決定,將來特區政府有權宣布香港任何一處地方,例如高院成為內地法律適用地方。陳弘毅強調,這並非內地今次決定法律的含意,指人大決定的法理原則,只是說香港的高度自治權力包括出入境管制,而入境管制包括實施「一地兩檢」的權力,因此當特區政府行使這個權力時,設立一個「一地兩檢」下的口岸區,將這個口岸區視為處於內地,適用內地法律,這樣做並沒有違反第十八條。

  陳弘毅強調,「一地兩檢」並無減損特區居民的權利同自由,因為首先不乘搭高鐵的人,不會去這個口岸區。對於乘搭高鐵的人而言,無論口岸區設在何處,他都要經過檢查,因此他在內地深圳口岸區享有的權利自由或者義務,將來這個口岸區搬遷到西九,乘客均享有同樣的權利和義務。對於為何不引用第二十條,陳弘毅指該條文是授權香港去做一些香港本來無權做的事:至於涉及一百五十八條的釋法,內地專家學者認為現時「三步走」方案,最能夠符合《基本法》內香港特區的高度自治權。

  陳弘毅指,若將中央的善意安排理解成心存不軌或惡意,是對中央非常無禮貌、「即係屈佢哋」,「他們都是人,受到這樣的指責,你可以想像下他們的感覺會如何。」他強調現有安排是「你情我願」,不存在強逼,而立法會亦有權不通過「一地兩檢」,「沒有人能夠逼議員支持方案」。

  他又指,任何陰謀論認為「一地兩檢」方案,是中央為日後做對香港不利事情,對香港與內地關係絕對是有害無益。他舉例指若沒有「佔中」,人大的政改決定可能會「稍為寬鬆」,又指若沒有人提倡「港獨」及作出偏離法律要求的宣誓,人大亦不會進行釋法。他擔心陰謀論會造成惡性循環,令「一國兩制」情況愈來愈差。

  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亦指,陰謀論說法只是自毀長城,「受害的最終並非北京官員,而是香港市民」。他認為在一些不太重要的議題上讓步,將來收割的可以更大,例如在政改、二十三條立法等大是大非的議題上,能夠改善香港與內地關係,營造更好氣氛討論政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