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一片非洲大地共有五十四個國家,大部分在過去一個世紀經歷了殖民統治,飽受戰爭摧殘,不少國家的政治社會狀況依然極度混亂,人民每天活在天災人禍的威脅中,幸而在種種不利的條件下,藝術依然綻放出豐碩的果實,也許正是這種環境造就了新一代藝術家?

  近年,非洲當代藝術逐漸得到國際市場注目,加上一些私人基金和團體支持,非洲藝術家開始走出本國的困境。今年五月,倫敦蘇富比舉行了首場非洲當代藝術拍賣專場,顛覆了很多人對非洲藝術依然停留在「部落獵奇」的印象。

  專場拍賣的成績雖然不錯,但從整體市場熱度來看,只屬於萌芽階段,特別是在香港,非洲當代藝術展出的機會不多,也非本地拍賣的熱門項目,不過根據畫廊負責人常越表示,不少資深收藏家其實是對非洲當代藝術一環相當關注,這個夏天三位年輕非洲藝術家在畫廊的聯展,是香港較少出現的「冷門」展覽,也許會讓大家對非洲藝術的印象改觀。

  在津巴布韋出生、南非接受藝術教育的非洲藝術顧問Lee Garakara幾年前來香港定居,推廣非洲藝術:「津巴布韋政府不重視藝術發展,對藝術教育和業界的培育幾乎是零,我們走進博物館是看不到非洲的文物和藝術品,因為多年來已經被掠奪一空,這樣我們如何教育下一代呢?文化和傳統又如何傳承下去?」正如許多非洲國家一樣,位於非洲南部的內陸國家津巴布韋脫離英國殖民統治獨立後,國家陷入多年內戰和社會反政府運動,令經濟民生各方面發展都不理想,去年政府推出新貨幣以壓抑通脹,又舉行國會選舉,但權力依然集中在年過九十歲的總統手中。在這種情況下,年輕藝術家對社會現狀提出疑問,重新思考自己國家的文化歷史,同時也和其他國家藝術家一樣關注全球共同問題,例如移民問題等。

  Garakara將與常越的畫廊合作,帶來三位年輕津巴布韋藝術家的作品展出:「三位藝術家都是後殖民時代在津巴布韋土生土長,目前依然在當地工作,他們對國家和四周環境的感受與一些非洲裔但移居歐美多年的藝術家顯然不同。他們一方面抗拒西方對自己文化的影響,一方面依然接收西方文化的成果。」三位藝術家展出的作品以繪畫為主,從表面看,部分幾乎符合了大家對非洲約定俗成的印象——圖騰、部落和充滿大地風情的色系,藝術家以此作為起點,帶出非洲在長期動盪和受西方影響下個人身分認同、文化發展、宗教、傳統的變化和去向。其中視覺藝術家、畫家、雕塑家及新秀策展人Tafadzwa Gwetai善於使用油彩及混合媒體,以一系列人像畫探討人類最基本的「存在」問題,作品名稱如《現代人》、《新人類》等描述現代人的眾生相,帶出西方對非洲的影響並不限於政治、經濟或西方消費主義,而是更深層的哲學層面。作品人物表情呆滯,以簡單線條勾勒,沒有明顯性別或種族特質,正是他對新人類的定義。

  Garakara表示:「展覽名為《橋樑》是希望讓香港朋友看到津巴布韋以至整個非洲藝術的新面貌,了解這一代非洲藝術家關心的課題,其實和所有人都是息息相關的。」在非洲,「九十後」被稱為「Born Free生而自由」一代,他們在後殖民地時代出世,但政府種種承諾沒有兌現,對政府不再抱任何期望, 雖然是所謂自由一代,他們是否真正享受到自由和民主的果實?

  非洲遼闊大地,本來代表自由,充滿大自然的奇妙,然而,年復一年的政治動盪戰亂卻摧殘了無數的生命與機會。如雄獅一般,生而自由,在藝術領域闖蕩發展,無分國籍地域,定是每一個年輕藝術生命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