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攝影的讀者,在這個五、六月可以大飽眼福了,先有日本著名攝影師荒木經惟在中環Over The Influence舉行大型個展,展出七十多幅作品,包括五十多幅「Last by Leica」企劃和二十幅寶麗來作品,後有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上演《何藩:鏡頭細訴香港光影》展售會,讓人一睹充滿簡約美和詩意的舊香港面貌。

  「每一幅都美,看着看着,又會發掘到新的東西。」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策劃總監甄茵(Jasmine),領着我們在展場繞了一圈,難掩欣賞之情,我們的腳步和身影,與攝影作品交錯,併合出更多構圖。

  「好像這幅《人生如戲》,許多人關心的戲院,是從前面看去的,這幅卻拍攝戲院背後──有人在拾垃圾,有人在靜靜站着,看起來有種淒美的感覺。」林憶蓮翻唱的《分分鐘需要你》適時播放,懷舊得來又不失活潑氣氛,因為有柔美歌聲加持,叫觀眾更覺心曠神怡,隨後響起的,還有Elvis Presley的《Summer Kisses Winter Tears》、Bobby Vee的《More Than I Can Say》等中外歌曲。

  這三十多幅手洗攝影原作,全是上世紀五十、六十年代香港街頭寫照,也是最初由藝術家親手沖曬出來的Vintage Print,每幅均有何藩的簽名和參展記錄,彌足珍貴,每幅售價約六萬港元至三十萬港元,執筆時大部分作品已經售出,Jasmine笑說,這次展售的何藩作品,很適合入門藝術買家/收藏家的購買。展覽也配合他首度曝光作品的攝影集《念香港人的舊》,重磅出版,現場有售。

  何藩其中一幅最著名的作品《陰影》,掛在展場當眼處,一位女子站在呈三角形的陰影前,其上的空間又呈另一個三角形,合起來成了一個美麗又極致的光暗幾何圖案,不說不知,這位女子原來是他的親人。

  《後巷》也映出他的親人背影,煙霧是特意加上的。「有位研究香港歷史的專家告訴我們,為甚麼何藩鏡頭下能夠捕捉得到那麼明亮的燈光?因為當時香港社會污染嚴重,燒煤、燒柴、燒炭,懸浮粒子散布在空氣中,令光影停駐,便營造出猶如打燈的效果。」

  《日暮途遠》是何藩的得意之作,他說過,如果要憑一張作品留名,便是這個畫面,這幅作品拍攝背景為堅尼地城,那歐陸建築和恬靜海岸,跟今天的場景大相徑庭。《香港仔的黃昏》那雲霧水影布局,也如仙境。展出的作品中,有不是普通尺寸的極橫和極直畫面,那是藝術家的剪裁,把不相干的畫面裁掉了。「這是他的能耐,能夠把事物看穿,保留最美的部分。這做法相信在當時是很前衞的。」

  除了攝影作品,現場還展出何藩曾獲得的獎項,對於書迷而言,其專著文集、出版於一九五九年的《街頭攝影叢談》,同樣珍罕,畫廊還把書中內容掃描,觀眾可即場閱讀電子版。此外,陪伴藝術家一生的Rolleiflex f3.5雙鏡頭相機,在展覽開幕後也引起關注,這是他在十八歲生日時獲父親送贈的,他便用來拍下所有得獎攝影作品。「雖然何藩當演員做導演、組織家庭後,已不怎樣攝影了,但這部相機應該仍能運作的。」何藩就這麼一部相機,一機走天涯,已足夠拍下許許多多叫世人讚歎的攝影作品,比起現代人一兩年換一部相/手機,不能比擬了,「可見他是一個很專一的人。」

  除了荒木經惟和何藩的個展,還有謝至德在九龍灣君立酒店的《看不見的劇場》、黃勤帶在ATUM Space的《8x10》等展覽現正舉行,季豐軒七月亦有《心清色秀——黃貴權攝影展》,聯袂展示各具風格的攝影佳作。

  日期:即日(6月22日)至6月30日(五)

  時間:星期一至五/10:00am至6:00pm

     星期六/11:00am至5:00pm

  地點: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金鐘金鐘道88號太古廣場1座5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