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國際著名策展人、日本東京森美術館館長南條史生,曾形容自己的工作像助產士,要「藝術結晶品」順利面世,策展人、藝術家與場地供應者,必須構成一個微妙的「三角關係」,互相補足完美結合。假如策展人也是藝術家,這個結晶品的DNA,會否有點特別?

  香港藝術市場迅速發展,創造了很多與藝術有關的工作,策展就是其一。不過,身兼藝術家身分的策展人倒是不多。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的「八十後」藝術家林志恆個人創作與策展工作雙線發展,似乎應付自如(當然如他所說,工作實在也非常繁忙!)。他在2013年獲得《亞洲當代藝術展》香港藝術大獎,去年入選《福布斯》「亞洲三十位三十歲以下年輕領袖」,近年參與的策展項目包括2015年十二位香港當代藝術家聯展《如果只有城籍而沒有國籍》、去年夏天四位香港藝術家參與的《每日午間偵察團》,以及去年《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香港聲音藝術家黎仲民的《探尋軌跡之行》等。

  林志恆不諱言兼顧創作與策展其實不容易,不過也樂在其中:「我並不抗拒這雙重身分,相反,因為我也從事藝術創作,在策展過程讓我更容易與不同年代的藝術家溝通,結果往往出乎意料之外的精采。我策劃的展覽多與本地題材有關,甚至是日常生活中的瑣事。在自己創作中,當然會有更多的個人色彩,但也滲入了策展人的經驗與角度。」林志恆的個人創作靈感多是通過中國文化視角,探討視覺文化與現代城市的發展,特別是香港社會環境和日常生活片段,例如「香港藝術大獎」的得獎作品是描繪上環的住宅大廈在入夜時分的景色,大廈各層屋內燈光忽明忽暗,恍如摩斯密碼,顯示出香港急速的生活節奏,以及藝術家對城市活力的感覺。這種與香港社會有密切關係的創作靈感,與他策展的《每日午間偵察團》展覽中,藝術家探討香港報業已經消失的一段歷史──出版午間報與晚報──看今日社會發展,似乎有異曲同工之處。

  林志恆認為生活上許多細微地方被忽略了,就如藝術創作的一些基本元素,所以在策劃展覽時他會以簡單的元素出發,而非因循某個特定的議題。他將於今年《Art Central》亮相、集合了六位藝術家作品的《裝置匯萃》,正是基於這個策展意念:「當代藝術有許多可能性,但一些基本元素還是共通的,例如物料和創作者的工藝。《裝置匯萃》的六位藝術家採用的物料都不同,包括木、石、紙、塑料、繩索和金屬,是我們生活裏常見卻又可能毫不在意的東西。」

  六位藝術家分別來自澳洲、紐西蘭、泰國與中國,包括有「中國抽象繪畫和政治波普藝術之父」之稱的余友涵。這批作品將以非出售形式在《Art Central》展出,全部都是大型裝置。澳洲藝術家Simon Pericich利用了垃圾膠袋為主要物料,充氣後像黑雲一樣浮在半空;內地藝術家湯傑就以石頭為主,配以機械裝置,融合自然與工業元素;泰國藝術家Santi Wangchuan的環形雕塑作品是他家鄉的獨特傳統文化,在特別節日由村民編織的花環,但是這種傳統織網手藝已經日漸式微,藝術家以繩索、線和纖維創作出高達十米的雕塑,重新演繹傳統文化。

  「這些都是我們不大在意的物料,然而藝術家巧妙地將它們變成大型裝置藝術品,穿插在博覽會現場,觀眾在瀏覽商業畫廊展品之餘,可以從另一角度欣賞不同國家藝術家探索物料、結構和文化相互關係的作品。」

  踏入藝術3月,香港藝術博覽會短兵相接,鬥大鬥熱鬧之餘大家都要搞搞新意思。包含了林志恆藝術家DNA的《裝置匯萃》會否帶來意外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