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挑戰立會議員宣誓的司法覆核浪潮一發不可收拾,繼律政司日前確認會就劉小麗的宣誓展開法律程序後,律政司代表昨終趕在高院登記處關門前一刻入內,遞交四份原訴傳票及司法覆核申請,入稟挑戰劉小麗、姚松炎、羅冠聰及梁國雄四名民主派議員的宣誓,登記處職員破例讓律政司代表在辦公時間結束後繼續遞交文件。律政司在就羅冠聰宣誓的覆核申請中,指「自決」即等同「獨立」,提倡自決亦即藐視一國兩制。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重申,政府有責任執行落實《基本法》,今次行動無政治考慮。

  四份原訴傳票均由律政司司長入稟,分別以四名議員為被告,原告指根據《基本法》第一○四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要求法庭宣布四人宣誓無效,沒有真誠地宣誓擁護《基本法》,拒絕或忽略宣誓,被撤銷議員資格、議席懸空,姚松炎及劉小麗不能再宣誓。又要求法庭頒禁制令,禁止四人以議員身分行事。

  就司法覆核申請,四案的申請人均為律政司司長及行政長官。就羅冠聰、姚松炎及劉小麗的宣誓,申請人挑戰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決定,要求法庭聲明梁君彥決定三人的宣誓有效是違法及越權。有關梁國雄宣誓的司法覆核則以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為答辯人,要求法庭聲明陳的決定是違法及越權。

  律政司指,姚松炎在十月十二日宣誓時,先是在誓詞中加插「定當守護香港制度公義,爭取真普選,為香港可持續發展服務」,被要求再宣誓時,則將上述句子加在誓詞之後,加強語調在誓詞結尾讀出。羅冠聰在宣誓時加插大段句子解釋「宣誓」一字拉丁文由來,又高呼「權力歸於人民,暴政必亡,民主自決,抗爭到底」等。這些語句內容顯示他是被逼宣誓,顯示他不會效忠中國,又指「自決」即等同「獨立」,代表他不承認一國兩制。

  劉小麗則用慢速宣誓,每字之間有大約六秒的清晰停頓,最後則以正常語速讀出「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落實墟市政策,捍衛香港人生活尊嚴」作結。事後她更在facebook上貼長文解釋此舉原因,指「我所讀的,是九十多個沒有串連的獨立字句,毫無連貫性及意義可言」。梁國雄則手持黃傘及「人大八三一決議」紙板,高叫「雨傘運動、不屈不撓……人民自主自決……梁振英下台」等,宣誓時又多次停頓。

  原告遂指,四人未有真誠、準確、完整地讀出誓詞,不符合法例要求,而其行為是有意的,屬拒絕或忽略宣誓。上訴庭於駁回梁游上訴的判詞中已指出需跟從人大釋法的解釋,並確認特首有憲法責任實行《基本法》,而申請亦牽涉公眾利益,律政司司長作為「公眾利益的守衞」,即使已有市民入稟,特首及律政司仍有理據入稟申請。

  政府昨傍晚發聲明強調,政府在研究上訴庭駁回梁游上訴的判詞及考慮獨立法律意見後,終決定就上述四名議員展開法律程序,純屬法律和執法決定,並沒有加入任何政治考慮。雖然已有社會人士就同樣事情入稟,但若政府並非申請人,則在申請理據或內容等事上無權話事。而袁國強則表示,今次決定與外間獨立資深大律師的提議及法律意見脗合。

  案件編號:高院憲法及行政訴訟二二三—六——二○一六、雜項案件三三七八、七九、八一、八二——二○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