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環境保育注入藝術元素,以富趣味性的手法為本地生態發聲,最近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辦《尋林覓趣》夏日藝術文化計畫便是一例。計畫推出藝術展覽、音樂系列、社區工作坊和生態導賞團等節目,與公眾一起探索本地生態和香港林木及生物的多樣性,從而推廣環境保育的重要性。

  《尋林覓趣》計畫的重頭戲為《見樹亦見林》展覽,展覽策展人黃熙婷(Joyce)分享構思靈感源自去年香港經歷了颱風「山竹」吹倒約六萬棵樹木的事件,希望製作一個可以帶出樹木對香港文化和歷史重要性的展覽,「加上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現身處在三英畝樹林裏,展覽亦與中心環境形成關連。」十位本地和國際當代藝術家將參與展覽,當中有六件作品為全新委約創作,主旨均與本地生態環境有關,讓觀眾了解樹木對自然環境和人類文化歷史的重要性。

  展品的擺位盡見心思,一開始由何兆南(South)的一輯黑白攝影作品《〈樹的留白〉貳拾肆》打頭陣,以颱風「山竹」為出發點,提醒港人樹木的存在價值。第一展覽進一步追溯香港動植物生態的歷史,展出曲倩雯的《植物學哥倫布》多媒體作品及《夢遊紅香爐記》畫作。第二展覽則探討人類在日常生活與大自然如何互動。

  第三展覽的教育意味較濃厚,展出植物繪畫家Sally Bunker二十多幅本土植物畫,讓公眾通過細緻且寫實的畫作深入認識本地植物的習性,例如洋紫荊天生「不育」,須由人工繁殖,以紅花羊蹄甲和宮粉羊蹄甲雜交而成,均實在地記載在畫紙上。Sally大器晚成,分享植物繪畫(Botanical Art)是為植物繪畫「肖像畫」,細緻地凸顯其特性,每幅作品均繪畫了植物由萌芽至結果的成長期,按植物的形態等運用不同繪畫技巧,有一幅洋紫荊的水彩畫,其中一塊花瓣繪畫了八層,技巧高超。因此要完成一幅作品,動輒花上一年時間觀察和繪畫,一點也不容易。要克服繪畫植物畫的困難,她認為要謹記「OPP」法門,即深入觀察(Observation)、耐性(Patience)和勤於練習(Practice),沒有捷徑。

  美國藝術家James Prosek創作的十六米長壁畫《香港動植物生態》,貫穿了多個展廳的長廊,使壁畫聯繫每一個空間,互相緊扣香港環境的主題。James特地來港與本地生物學家實地研究主題,最後花了約五天時間繪畫,以黑白剪影的繪畫方式,描繪香港從山脈至沿海紅樹林豐富的動植物生態,例如華南虎、果子狸、「長頸鹿樹」,以及紅樹林等,有趣的是壁畫上出現數字索引,實質卻沒有相應的說明,目的是要我們反思人類對於大自然的科學分類與命名,在了解動植物上所構成的規限。

  展覽亦嘗試由不同角度讓觀眾了解多些與大自然的關係,可能是和諧的,亦可能具破壞性的,在最後一個展廳中,展示波多黎各藝術單位Allora & Calzadilla的錄像作品《The Great Silence》,暴露人類與大自然比較破壞性的關係。Joyce最後提到《見樹亦見林》命題,隱藏環境保育的關鍵,「諺語『見樹不見林』指一個人如果太注重細節的話,會忽略整體狀況。如果我們想保育環境,既要關注自然生態的細節,還要長遠些、宏觀些地觀察整個環境生態,要『見樹亦見林』才能達到可持續發展。」

文:Nancy 部分圖片:Gary Tsai、星島圖片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