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曾几何时

2023-05-27 00:00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曾几何时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曾几何时

早前因为带学生到九龙城导赏,跑了几遍九龙寨城公园。公园的小桥流水,按照江南园林的风格设计,无疑是闹市难得清幽雅致的去处。然而,对于前身九龙城寨的历史,公园仅留下南门遗址和衙门等少数古迹,总是教人有点不是味儿。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位于九龙城区,前身为九龙寨城。(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位于九龙城区,前身为九龙寨城。(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坐落于九龙寨城(1847-1993)的原址,自1995年12月启用以来,一直深受市民及游客欢迎。图为九龙寨城公园的正门充满古朴色彩。(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坐落于九龙寨城(1847-1993)的原址,自1995年12月启用以来,一直深受市民及游客欢迎。图为九龙寨城公园的正门充满古朴色彩。(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一座由坚固石墙筑成的九龙寨城如今演变成今天的九龙寨城公园,坐落在香港最具历史性的地点之一。(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一座由坚固石墙筑成的九龙寨城如今演变成今天的九龙寨城公园,坐落在香港最具历史性的地点之一。(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原址1987年兴建公园,公园以清初江南园林为设计模式,四处可见富有江南气息的亭台楼阁。(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原址1987年兴建公园,公园以清初江南园林为设计模式,四处可见富有江南气息的亭台楼阁。(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以清初江南园林为设计模式。(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以清初江南园林为设计模式。(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建于1987年,公园以清初江南园林为设计模式,四处可见富有江南气息的亭台楼阁。(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建于1987年,公园以清初江南园林为设计模式,四处可见富有江南气息的亭台楼阁。(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于衙门前的广场摆放的铜制模型,是九龙寨城实景模型。(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于衙门前的广场摆放的铜制模型,是九龙寨城实景模型。(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保留了部分寨城原有的建筑物及特色,如「寨城衙府」、古炮、残存的城墙等。(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保留了部分寨城原有的建筑物及特色,如「寨城衙府」、古炮、残存的城墙等。(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1987年于原址兴建公园,公园以清初江南园林为设计模式,同时保留了部分寨城原有的建筑物及特色。(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1987年于原址兴建公园,公园以清初江南园林为设计模式,同时保留了部分寨城原有的建筑物及特色。(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内的「南门怀古」遗迹,包括寨城城墙残存的墙基、排水沟、城门石板街道、战后楼宇地基,还有刻有「南门」和「九龙寨城」字样的花岗岩石额。(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寨城公园内的「南门怀古」遗迹,包括寨城城墙残存的墙基、排水沟、城门石板街道、战后楼宇地基,还有刻有「南门」和「九龙寨城」字样的花岗岩石额。(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保留了部分寨城原有的建筑物及特色,如「寨城衙府」、古炮、残存的城墙等。(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保留了部分寨城原有的建筑物及特色,如「寨城衙府」、古炮、残存的城墙等。(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保留了部分寨城原有的建筑物及特色,如「寨城衙府」、古炮、残存的城墙等。(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九龙寨城公园原址为九龙寨城,保留了部分寨城原有的建筑物及特色,如「寨城衙府」、古炮、残存的城墙等。(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90年代清拆九龙城寨,建设九龙寨城公园。(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90年代清拆九龙城寨,建设九龙寨城公园。(图:星岛图片库)

回家后从书架拿出沉甸甸的《黑暗之城——九龙城寨的日与夜》,由头到尾细读一遍。这本书最早的英文版叫《City of Darkness: Life in Kowloon Walled City》,经过多番重印、修订,最后更出了中译版,并增补不少相片与评论文章。两位作者格雷格.吉拉德与林保贤所拍的相片,真的百看不厌。他俩没有戴上有色眼镜,亦无外国人常见的东方猎奇角度,而是以平实的镜头,展现城寨居民的生活日常,好像小孩笑意盈盈在布满电綫杆的天台上嬉戏,大叔在公用的街喉弯身洗头,主妇和子女一起在后巷帮忙包糖纸……配上街坊的口述历史访问,娓娓讲述在城寨居住的生活点滴。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城寨旧貌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城寨旧貌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昔日九龙城寨的生活及建筑照片。(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昔日九龙城寨的生活及建筑照片。(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城寨是晚清时期防卫要点,二次大战后,大量多层楼宇如雨后春笋般兴建。(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城寨是晚清时期防卫要点,二次大战后,大量多层楼宇如雨后春笋般兴建。(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7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7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二次大战后,大量多层楼宇在没有政府监管和欠缺稳妥地基的情况下,在寨城内兴建。(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二次大战后,大量多层楼宇在没有政府监管和欠缺稳妥地基的情况下,在寨城内兴建。(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7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7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九龙城寨街头、牙医、牙科诊所。(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九龙城寨街头、牙医、牙科诊所。(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 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九龙城寨街头、牙科诊所、牙医、西医诊所、行人。(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 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九龙城寨街头、牙科诊所、牙医、西医诊所、行人。(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九龙城寨街头、牙科诊所、牙医、西医诊所、行人。(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九龙城寨街头、牙科诊所、牙医、西医诊所、行人。(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政府先后掘起一尊龙城古炮,拟搬往农圃道工务局暂存放,但受到城寨居民群起反对,逼得停止搬运。(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政府先后掘起一尊龙城古炮,拟搬往农圃道工务局暂存放,但受到城寨居民群起反对,逼得停止搬运。(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城寨旧貌,被左派居民捧为「国宝」的一尊古炮,陋巷中遭人冷落。(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城寨旧貌,被左派居民捧为「国宝」的一尊古炮,陋巷中遭人冷落。(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清拆九龙城寨, 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清拆九龙城寨, 上世纪8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清拆九龙城寨,上世纪9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清拆九龙城寨,上世纪90年代九龙城寨旧貌。(图:星岛图片库)

提起九龙城寨,大家的脑海里马上会浮现三山五岳、危机四伏的「三不管」世界。可是,书中作者清楚指出城寨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黄赌毒情况较为猖獗,后来已经没有那么明目张胆,只是一些未曾进去城寨的人以讹传讹,令城寨被过分妖魔化了。居民在访问中大都异口同声认为,城寨的治安跟外面其他地区并没两样,邻里关系甚至更加密切。事实上,港府也尝试在城寨进行有限度的管理,包括定时派清洁工清理垃圾、邮差派递信件、警察上楼巡逻等。城寨亦有大厦曾因超出航空高度限制而要拆掉违规的层数,并非想像中的任由撒手不管。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追忆九龙城寨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追忆九龙城寨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东涌「香港街市」装饰成上世纪60年代的九龙城寨,再现旧时九龙城寨的跌打医馆。(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东涌「香港街市」装饰成上世纪60年代的九龙城寨,再现旧时九龙城寨的跌打医馆。(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中环嘉咸街的壁画近年来爆红,这幅壁画描绘的是九龙城寨的昔日景象。(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香港中环嘉咸街的壁画近年来爆红,这幅壁画描绘的是九龙城寨的昔日景象。(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位于香港中环嘉咸街的壁画,描绘昔日九龙城寨旧貌。。(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位于香港中环嘉咸街的壁画,描绘昔日九龙城寨旧貌。。(图:中新社)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甄子丹、刘德华拍摄的电影《追龙》,讲述上世纪60、70年代香港毒枭跛豪与探长雷洛之间的情仇,片中有不少故事发生在政府三不管的九龙城寨。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甄子丹、刘德华拍摄的电影《追龙》,讲述上世纪60、70年代香港毒枭跛豪与探长雷洛之间的情仇,片中有不少故事发生在政府三不管的九龙城寨。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2014年第7届日本国际漫画奖得奖者、漫画家兼港漫主笔司徒剑侨(右)与香港编剧余儿(左)合作的香港漫昼《九龙城寨》,夺第七届日本国际漫画奖铜奖。(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2014年第7届日本国际漫画奖得奖者、漫画家兼港漫主笔司徒剑侨(右)与香港编剧余儿(左)合作的香港漫昼《九龙城寨》,夺第七届日本国际漫画奖铜奖。(图:星岛图片库)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城寨微缩模型,亮相2020年第46届《香港玩具展》。
曾肇弘 – 九龙城寨的污名与神话|九龙城寨微缩模型,亮相2020年第46届《香港玩具展》。

然而随着城寨清拆后,这些年民间却将城寨的传说继续发酵,甚至神话化,背后往往不是出于怀旧,而是新一代对城寨的浪漫想像,看中其具备某种不可重现的典范。其实从书中所见,城寨的衞生环境极度恶劣,街巷长期不见天日,居民宁愿在大厦之间的楼梯通道行走,都避免走在大街上。迷宫般的建筑没任何规管,居民则长期依赖受污染的井水……这真的称得上是理想的居住空间吗?在污名化与神话化之间,我们更应该让城寨还原历史的本来面貌。

文:曾肇弘 
曾肇弘,中文系毕业,文化与电影研究者。现为电影文化中心(香港)主席,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

《星岛头条》APP经已推出最新版本,请立即更新,浏览更精彩内容:https://bit.ly/3yLrgYZ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