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厦门法院提控华懋被驳回 陈振聪:一股强大势力要置我死地

2021-12-04 08:54
陈振聪一直坚称手上龚如心遗嘱是真确有效的。资料图片
陈振聪一直坚称手上龚如心遗嘱是真确有效的。资料图片

一直坚称手上龚如心遗嘱是真确有效的陈振聪,在香港赤柱服刑中透过义务律师向厦门市法院提出民事诉讼,控告华懋慈善基金、华懋集团及黄乾亨黄英豪律师事务所等八名被告,疑「包揽诉讼」,要求八被告对陈振聪所蒙受的人格侮辱作出赔偿及道歉。厦门初级人民法院五位法官昨颁下判词,一致驳回陈振聪全部诉讼请求,下令陈须支付案件受理费350元人民币。判词强调,在「一国两制」下,今次的诉讼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赋予香港法院的独立司法权及终审权,本案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所属管辖,而且陈振聪提出的指控没有证据支持。

现身在国内的陈振聪表示,「我一定会在三十天内,向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甚至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陈振聪接受记者专访称:「被判入狱,独立监房关押,对方律师费的追讨,让我破产一贫如洗,再无申冤的资本。最痛心是慈母病重逝世不得生死告别,连灵堂磕头送行都不批准,一股强大的势力要置我于死地。」

陈振聪指,「一份真真实实的遗嘱,有当事人,公司法律律师,公司高管三人共同签署的文件,竟被判伪造。我再有本事也不可能伪造一份尚有两大活人的三人联署文件,而在法院审判过程中,法官律师,包括我聘请的律师,兜来兜去都没有向两位活着的签字人提出最简单的问题,遗嘱上的签名是否真实的。」

陈振聪出狱后到坟场拜祭母亲。资料图片
陈振聪出狱后到坟场拜祭母亲。资料图片

龚如心病榻交代三愿望

  「八年间我日夜在问,我做错了甚么?我得到这份遗嘱是二○○六年龚如心女士得知美国和新加坡医院不再接受她的治疗,被转入香港养和医院的前夕,她已在做最坏的打算,她同时交代三点愿望:一、华懋公司不要散;二、公司利润归入基金会造福香港社会;三、关照她所爱的人,她也向我交代了可以搞好公司和慈善基金公司的人事。她很感慨地告诉我,有人在盼她死了好放烟花,聪慧的她,最后告诉我,如有大的变故,可向中央政府一些人士求助。她本要公开这份遗嘱和对我的任命,但我考虑到有遗嘱和执行人对她的治病心理不利,不同意公开。」

  陈振聪指,龚女士转入养和医院后,病况直转急下,终在不舍之中离世,而她担心的变故竟成事实。「我一直在坚持为实现她的三点愿望而努力,但社会仍是远比我想像的险恶,一股强大的势力终将我送入了监狱。我的辩护大律师在我入狱两年后突暴病而亡,我内心充满了疑虑和恐惧。」

  「终于熬过了八年冤狱重返社会,然而物景依旧,人事皆非。社会上一直认为是我和龚女士的弟妹在争产,可今天华懋公司的现实是我没份,龚家几位和我打官司的弟妹也完全没份。看今日华懋竟是何人的天下。」

《星岛日报》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