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经纪疑遭男客迷奸|辩方播床上片指自愿性交 事主:可否加控未经同意偷拍

2021-10-25 17:10
男客户否认一项强奸罪,案件今于高等法院续审。 资料图片
男客户否认一项强奸罪,案件今于高等法院续审。 资料图片

29岁女保险经纪三年前在男客户家中倾谈购买保险事宜时,疑喝下混入安眠药的啤酒后失去意识而遭男客户强奸。男客户否认一项强奸罪,案件今于高等法院续审。辩方指称女事主一开始利用微信软件的随机加好友功能认识被告,并向被告提出援交,又曾向被告称:「我有我嘅方法,令(客户)搞完嘢之后签(保单)」。女事主即时情绪激动地反驳:「我向佢提出?我无讲过喎!你系咪老屈呀!」

37岁男被告林剑峰被控在2018年8月29日于其家中强奸女事主X。X今天继续出庭作供,辩方盘问X时指出X最初利用微信软件的随机加好友功能认识被告,并向被告提出援交,被告问X是否意指「上床搞嘢」,X当时指:「系呀,都系各取所需,玩完就算」。X听到辩方所说,随即情绪激动地反驳:「我向佢提出?我无讲过喎!你系咪老屈呀!」。

辩方又指被告当时曾问X:「你唔怕搞完嘢,人哋唔签你张保单咩?」,X当时回答:「唔怕,我有我嘅方法,令佢哋搞完嘢之后签」。X指自己肯定没有说出这些话,又指:「根本就无咁嘅事!系咪痴线架!」。辩方续指X亦曾向被告称:「不如你同我签左份年金同基金先,我咩都听晒你话」,X则极力否认,补充指:「投保唔系个客想买就买就得架」。辩方亦提出,如X成功与被告签下年金基金,佣金以十万计,X回答:「未必有十万,但点都有五位数」。

辩方重提案发时X声称自己回复意识后,发现自己全裸在被告床上与被告进行性交,X描述指:「我一醒,佢个生殖器官已经系我身体入面呀!成件事发生紧呀!」,而X形容自己醒来后全身无力,「好攰」、「好晕」、「好乱」、「好惊」,然后问被告:「点解会咁?」。辩方质疑X当时为何不推开被告或大声叫喊,X则指:「推开无可能罗!我都唔熟悉依个人!我点知佢有无暴力倾向!」,X又不知道所在地的地址,故一直强行忍受直至自己能安全离开为止。

X坚决不同意案发时为双方同意的性行为,X指完事后她到浴室冲洗乾净便离开单位。辩方遂在庭上播放案发时被告与X性交的三段短片,X在片中说道:「我想问我男朋友会唔会join到我哋依个游戏呀?」,被告及后问X:「你今晚系度瞓好唔好?咁我哋Hea到几点返去?」,X回答说:「无所谓」。被告再问X:「仲有无下次?」,X即回答:「无呀!」

X看片后情绪激昂地说:「我想问点解会有咁嘅片段系度㗎?依个算唔算偷拍?我可唔可以加控佢未经我同意偷拍我?姑勿论有无强奸、性侵,偷拍已经系罪行!」。X指自己对片中内容完全没有记忆,但同意片中人是自己与被告二人,认为片中的自己明显是不清醒,混混沌沌亦意识模糊。X遂提高声量说:「你话条友系咪落咗药呀!你咪傻罗!摆条片出嚟做罪证!仲多一条罪呀!被告多谢晒你呀真系!」

辩方下午继续盘问女事主X,X表示被告无论什么方面均不是其理想型,又考虑到只喝了三分之二罐啤酒,对其酒量而言并不算多,但X与被告发生性行为后,不介意继续与被告见面。X在案发时向被告传讯息指:「之前年金plan你有无咩谂法?」,主动约被告在2018年9月3日见面,直至被告及后回覆:「年金无咁快买住,要65岁先拎到」,X随即又问:「基金呢?」。

辩方指出,X在被告家中与被告进行性交,是期望被告购买年金基金,让X获得近十万元佣金,但X并不同意。辩方又指X明显对被告不购买年金而感到失望,X指自己事后怀疑事有跷蹊,认为被告早有预谋带她回家迷奸,怀疑「被告扮想买投资产品,原来我先系猎物」,X认为被告故意找机会落药,「沟女都悭返,直接比药个八婆饮,唔洗佢好似而家咁哔哩啪啦」。辩方另指X与被告进行性行为是给予被告甜头,X即反驳:「甜你个头呀!我呆呆滞滞呀!俾甜头?我饮咗佢啲嘢呀!」

辩方指出,X 传讯息予被告说:「算了,不用解释了,我跟男朋友、经理讲了,报警了,生意和钱都不要了」,是因为被告与她性交后不买年金,在了解基金方面亦敷衍她,X不同意并称:「我觉得佢想策划成件事去玩我呀」。辩方质疑X并非因被告强奸她而报警,而是以性交换取他人购买投资产品不遂才报警,X不同意。但X同意自己在案发前后都心情差,无论是工作还是感情上均诸事不顺,X称她从来没有购买安眠药服用,在任何阶段亦不知道被告录影二人性交片段,亦不知道片段是否有被剪辑过。

X已完成作供,案件明续。

法庭记者:刘晓曦

建立时间12:57
更新时间17:10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