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租客迁居潮 偷住工厦贪地方大租金平

2021-10-22 06:15
黄小姐五年前迁往工厦居住,指环境较劏房乾净,而且租金较廉宜。
黄小姐五年前迁往工厦居住,指环境较劏房乾净,而且租金较廉宜。

立法会前日三读通过劏房租务管制,外界料条例明年一月生效前,劏房业主将疯狂加租,租客闻风先遁,掀起迁往工厦热潮。其实近年不少打工仔有感劏房尺租贵过豪宅,住客品流复杂,位处闹市环境恶劣,因此明知违法,也搬入工厦居住。一来租金便宜,地方更宽敞,加上工厦活化后,不少文青工作坊进驻,变得有品味,令人住得舒服。最重要是,旧区一间一百尺劏房月租五千元,但同面积工厦单位仅三千元。

从事文职、月入两万元的黄小姐,抽过数次居屋皆落空,住过劏房和板间房,最终忍受不了,五年前迁到荃湾一座工厦的单位。「劏房好污糟,又多木虱,而且隔音差,隔篱房说甚么都听到,缺乏私隐。」两年前她迁往观塘工厦居住,觉得工厦环境较为乾净,租金平得多,「观塘唐楼一个劏房,最平也要五千多元,不值。」她现时所住单位约一百尺,有独立洗手间,月租仅三千元,「这个价钱租不到劏房,虽然这里地方不大,但比住劏房舒服,至少没有木虱。」由于是工厦,房间天花必定设自动感应洒水器,她很少煮食。另外,她尽量避免夜归,「始终工厂区夜晚很静,一个女孩子会有危险,所以约朋友都选择日间,夜晚多数留在家,上网打机消磨时间。」

不敢张扬 少与「邻居」接触

邻居方面,她说有些都是住人,有些是办公室。由于住工厦不合法,她甚少与「邻居」接触,「不想被人问长问短,因不知对方会怎样想。」黄表示,住工厦一定不可以太张扬,「所以很少叫朋友来玩,以免声浪滋扰他人。」她说,住工厦者,多为单身人士或情侣夫妇,很少一家大细,「拖住小朋友出入,谁也知住在这里。」

租住荃湾一个二百多尺工厦单位的张先生,之前住过深水埗劏房,难忍品流复杂,「楼上楼下都有黄色架步,好多闲杂人出出入入,不安全。」年多前他搬到这里,觉得环境宁静,喜欢地方够大,「住劏房感觉很挤逼,没空间放杂物,现在可以种些小盆栽,家里有点生气。」他说,现时每月租金五千元,对比劏房十分超值,「这个价钱租一百尺的劏房也很勉强。」但他说住在工厦,生活上也有不方便,附近没有超市,假日时,要去超市入货,「夜晚收工回来,楼下的食肆都早关门,多数自己煮。」

不过,住工厦始终违法,张也担心会有执法人员上来巡查,「看到我有家俬有睡牀,一定知我住在这里,到时一定要搬走,很麻烦。」所以他说住工厦的人,多数低调,鲜有与邻居沟通,遑论冲突,「如果搞到警察上门,到时大家都无屋住。」

近港铁工厦获投资者追捧

有地产代理表示,近年工厦甚受投资者欢迎,尤其是荃湾、葵兴和观塘等邻近港铁的工厦更抢手。他们会买下一个或多个数千尺大单位,劏成二十多个百多尺、有独立厕所的细单位,分契出售。小业主买入后,再以工作室名义出租,其实很多人都是租来住。

该代理说,近日一个观塘三百尺工商大厦单位,以二百一十三万成交,新业主旋即以每月五千五百元租出,虽然租金比旺区劏房便宜,回报率仍有三厘,对投资客颇吸引。加上租客本身违规居住,所以一般都不会拖欠租金,业主都放心出租。

工厦有自动洒水器,所以黄小姐甚少在室内煮食。
工厦有自动洒水器,所以黄小姐甚少在室内煮食。
张先生现时可在家种些小盆栽。
张先生现时可在家种些小盆栽。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