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同月同日生菲佣患脑癌 单亲妈妈雇主为其网上众筹

2020-07-29 13:14
同月同日生菲佣姐姐患脑癌,单亲妈妈雇主为其网上众筹。(网图)
同月同日生菲佣姐姐患脑癌,单亲妈妈雇主为其网上众筹。(网图)

不少雇主与外佣会保持主仆关系,但新加坡一名单亲妈妈杨思欣视菲佣情同姊妹,经常会带她和3岁儿子出门逛街吃饭。可是菲佣在今年6月确诊患有脑癌,妈妈没有因此而跟她断约,反而陪伴她左右。由于医药费昂贵,妈妈甚至在网上众筹求助,只望菲佣可以康复平安回到菲律宾与家人团聚。

据外媒报道,妈妈杨思欣去年8月首次聘请外佣姐姐,巧合地她同样是名单亲妈妈,更是同月同日生日。加上姐姐有丰富照顾小朋友的经验,妈妈决定请这名姐姐到她家工作。随后二人十分投契,关系从主仆关系升华至姊妹。

姐姐的健康一直没有问题,直至今年6月中,妈妈发现她在工作表现有点不同。姐姐经常感到疲累、脚痛,每日愈来愈迟起身,甚至在厨房工作途中会直接在地上睡觉。

姐姐情况愈来愈不对劲,6月29日早上10时,她如常带少主到托儿所。可是妈妈在两小时后收到姐姐的手机短讯,询问托儿所的路应该怎样行,因她忘记了。起初妈妈起疑心,这条道路应是姐姐熟悉的,并以为有机会是她跟朋友聊天延迟带儿子到托儿所。

妈妈于是在地铁站找到他们,并告诉姐姐带儿子回家,她则在后方观察。姐姐却在巴士转换站徘徊近1小时,也找不到回家的方向,妈妈心知不妙,隔日决定带她去看医生。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没想到姐姐脑内有肿瘤,抽验部分组织则是患上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CNS Lymphoma)。虽然姐姐患有恶疾,但妈妈没有选择中断雇佣合约,反而陪伴她一起度过治疗的日子。姐姐接受化疗后,身体十分虚弱,在深切治疗病房待一个星期,仍然处于半昏迷状态。

因此妈妈每天需要照顾儿子,接送到托儿所,放工后赶到医院探望姐姐,生活过得极不容易。她坦言姐姐的医疗费已高达7万新加坡元(约39万港元),但保险公司只能赔1.5万坡元(约8.4万港元)。由于姐姐已经住医院近一个月,估计医药费达15万坡元(约84万港元)。由于她也是一名单亲妈妈,实在难以承担姐姐医药费,所以要在网上众筹 80万求助。

7月17日是她们的生日,妈妈也特意购买气球到医院跟姐姐一起庆祝,更拍下影片给姐姐的家人分享。虽然姐姐意识模糊,但她也感觉到大家的祝福,而妈妈也希望她可以早日康复,能平安回乡见到自己的孩子。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