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大棋盘】应否加入「一年议会」反对派陷两难

2020-08-04 08:09
政圈流传的数个处理立法会「真空期」的方案,其中一个是由现任议员延任,但选举提名被DQ的四名议员可否延任则是未知之数。资料图片
政圈流传的数个处理立法会「真空期」的方案,其中一个是由现任议员延任,但选举提名被DQ的四名议员可否延任则是未知之数。资料图片

政府因应疫情严峻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期间立法会「真空期」如何处理,要留待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政圈早前已流传的数个方案中,其中一个是由现任议员延任,但今次选举提名被DQ的四名议员可否延任则是未知之数,并引起另一个关注点:民主派会否加入过渡的立法会?对此,民主派内部似乎未有共识,有民主派议员认为应「齐上齐落」,亦有人直言民主派陷两难,指若全面撤出议会,将令政府可在短时间内通过大量「恶法」。

政府押后立法会选举的消息上月底已在社会广泛流传,据知民主派原本上周四下午召开会议商讨对策,惟会议后随即发生十二名民主派参选人被DQ,加上政府宣布用《紧急法》延后选举后,提请人大常委处理立法会真空期,令有关决定不能透过司法覆核推翻,可谓对民主派的「双重打击」。据了解,民主派在该次会议后,未有再就最新情况作共识,各板块都有不同想法,有人直言,民主派会否延任,相信关键在于早前被DQ的四名议员,在今次立法会过渡期中会否再度被DQ。

郭卓坚覆核梁振英指有违宪制

社福界议员邵家臻指,现时民主派各板块仍各自商讨中,未有共识,但他认为应「齐上齐落」,若有现任议员被DQ,「好难再继续落去」,同时若DQ四名议员意味着民主派失去关键三分一否决权,「入去都无用」。教育界议员叶建源亦表示,现时有太多未知数,仍未确定将如何处理「真空期」,目前「无嘢可以考虑」。但议会阵綫议员朱凯廸昨接受电台访问时亦表示,未来一年的议会将会是「临时立法会2.0」,形容是否延任是对民主派一个困难选择,并对此出现两种声音,一方面担心全面撤出议会,会再次出现一九九六至一九九八年临时立法会的情况,极速通过大量「恶法」,但又有人质疑在这样的体制下,民主派是否应该继续经营,还是应该消灭体制。

反对派对于是否加入未来一年的立法机关陷两难,一向为反对派作马前卒进行司法覆核的「长洲覆核王」郭卓坚,昨天就向高院申请司法覆核,要求法院颁令禁止将立法会议员任期由四年改为五年。前特首梁振英就在社交网站取笑郭卓坚,提出司法覆核却连事实都搞错。事关政府是押后选举一年,而非将议员任期改为五年。他又认为,在宪制关系上,立法会的真空期还须提请人大作决定,若法庭在此之前批出覆核许可,并不符合宪制地位。有政界高人就认为,反对派经常口说维护司法独立,但又时常在政治问题上将法院「摆上枱」,对于维护司法独立并无好处。

杜良谋

大棋盘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