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来论】戴生,我们受够了!

2020-04-23 00:00
  戴耀廷先生:

  我们是一群香港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及律师。年复一年,Professor Michael Wilkinson、 Professor Peter Wesley Smith、陈弘毅教授等都会无私教导,悉心栽培,孕育一批又一批的法律人才,守护法治这个香港珍而重之的核心价值。

  正正因为怀着对教授们的敬仰,令我们对你于四月十九日在你个人面书的言论感到特别惊讶、愤怒及耻与为伍。本来尊师重道是一种美德,但当为师不尊甚至妖言惑众,便必须直斥其非!

  我们深信法治是非常重要也是不可或缺的基础,每人都要承担犯法的法律责任。你声称「如果你唔想俾我拉,只有一个办法,唔该你唔好犯法」是一种非常落后的法律观。我们对你这番谬论感到震惊和莫名其妙。

  叫人守法及不犯法竟然已经变成了「落后」的法律观?未知聘用你的香港大学及法律学院的其他教授是否也同意你这些谬论?我们明白你本身已经是戴罪之身,有刑事案底,现正保释等候上诉,当然是心有不甘,也希望逃避牢狱之苦,而写这些歪理本来已经有一定的利益冲突,但如果你连最基本的个人承担及法律责任也想用花言巧语蒙混过关,还有甚么资格去教导学生,实在枉为人师!

  我们深信法治的重要性,绝不能接受一个法律系副教授长年累月去煽动广大市民及青年人去「违法达义」、美化暴力、不尊重法律及不遵守法律。

  你既然不承认香港法律的约束力,甚至又曾经犯法,怎能够继续厚颜无耻在港大领取高薪教授法律?你有资格吗?只能又一句:枉你为人师表!我们也实在不明白港大法律学院怎可以浪费纳税人的金钱,聘用你这般质素的老师去荼毒香港的下一代。

  我们留意到你文中和你长年累月在其他文章中不断重复提到的甚么所谓「公义」。想请问这个「公义」有客观的标准吗? 如果有,这些标准又是由谁去决定呢?是由你去决定吗?是由一些自称支持「民主」的人去决定吗?

  我们听说你好像声称自己是基督徒,那么这个公义是否应该要由你声称所信的上帝去决定呢?你所说的公义,会否也包括你所信的上帝对你个人的默示?假如有其他信徒也声称上帝对他们有与你截然不同甚至南辕北辙的默示,那么应该由谁去决定谁最可以代表「公义」发声?又是由你阁下吗?

  你在脸书中提到「人民」、「若人民认为一些法律不能符合公义的要求……」,请问你能代表所有人民吗?你有问过香港七百几万人吗?

  你和一些称声支持民主的人士过去不断以「民主」的独家发言人自居,不断以「公义」这些抽象概念去混淆视听,而你现在又提出甚么「现代的法律观」及「超然的法律观」。

  这些你所谓的「超然」,是哪里超然?有何客观标准?谁又有资格去决定哪一些是「超然」的法律观?又为甚么这些人有资格去决定哪些法律观是「超然」或「非超然」的?又由甚么人去决定到底谁人有资格去做这决定?

  我们不厌其烦的提出上列一连串问题,无非是想指出我们对你长年累月用一些看似深奥的法律名词去误导广大市民,实在是受够了。这只能用来欺骗缺乏独立思考或者讨厌思考的无知市民及学生,当中的逻辑简单又幼稚,都是用来掩饰阁下理据的空洞及薄弱。

  你在文中提倡「不公义的法律就不是法律」。你这句简单的论述完全没有解答一些更需要解答的问题。例如谁有权决定一些法律是否公义?是否任何人只要觉得某些法律不公义就可以不遵守法律,并且可以以此作为逃避法律责任的理据?如果不是,你句话不是废话是甚么?

  容许我们教你最基本不过的法律知识:无人可以凌驾法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包括你和我们。

  戴先生,你说「故不公义的法律就不是法律」。那么请问关于禁止纵火、伤人、乱掷汽油弹、毁坏公物、侵犯别人私隐、扰乱公共秩序、「起底」及「私了」的法律是「公义」还是「不公义」的法律?如果这些都是「公义」的法律的话,为何没有听到你谴责暴徒的行为,甚至连一句「这些行为是不对的」都没有说过?

  还是你根本有双重(甚至多重)标准,即是上述法律若应用在你和一些口里支持民主(或支持阁下)的人身上就不是公义的法律,应用在其他人身上又突然变成是公义的法律?

  香港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如阁下要坚持走阁下一路走着的歪路,当然有阁下的自由。我们也相信以香港自由的程度,不少传媒会很乐意为阁下继续提供散播歪理的台阶,我们也尊重传媒有这个自由。

  但今天我们这一大班同样拥有法律专业知识及经验的律师(包括不少比你更具专业知识及经验的律师)都很想对你说一句:我们受够了!

  最后容许我们借用并修改你在你文中最后一段说话,去说出我们想对你说的话 :

  我们对戴耀廷先生的失望,不但在于你道德水平没有底线,歪理连篇,更故步自封地以为自己思想进步,走在时代的尖端,并且长期误引一些你以为及所谓的现代及超然的法律观去误导市民、荼毒市民。与你这种人一同生活在香港,我们不单止感到惊讶和羞耻,更加感到心寒。

  一群香港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及律师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