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泳会提方案争取解封场地开班

2020-04-23 00:00
  (星岛日报报道)疫情之下,康文署和私人体育场地全部关闭,体育训练班被逼暂停,令不少教练顿时失业。随著疫情开始缓和,体育界亦尝试打破困局,其中香港业馀游泳总会正依据社会目前所要求的社交距离,草拟训练方案,包括限制每节的训练人数、学员之间的训练距离等,准备于日内向当局提出,争取率先开放部分泳池,让泳会在可控情况下复办泳班,为逐步重新开放体育场地作好准备。

  「一直练开水的,突然不能游,不少也反映肥了、懒了,需要长时间才能恢复。」香港业馀游泳总会会长王敏超表示,近日曾向旗下泳会、泳员、家长及教练进行调查,了解他们在未能游泳期间的情况,发现逾九成也希望当局可以尽快开放泳池,恢复训练,「并不是要求当局立即重新开放所有场地,但应让一些接触性较少、感染风险较低的体育活动作『先头部队』,在可控情况下开放场地,了解效果。」

  总会正按照社会目前所要求的社交距离,草拟详细方案,包括限制每节的训练人数、学员之间的训练距离等,争取当局可以重新开放部分泳池,「当局现时规定食肆每张枱相隔最少一点五米,体育训练其实也可做到这样效果,因每条游泳线道之间正这个距离,教练授课时可作配合,安排学员一条线去,一条线返,减少他们接触的机会,亦可要求他们在场地抹身后,返家才冲凉,减少共用更衣室的风险。」他坦言,泳总现时旗下有二三千名教练,虽然当局早前向自雇强积金供款人士,提供一笔过七千五百元资助,但帮助极为有限,只有提供场地设施,才可让业界自食其力。

  医学会传染病顾问委员会主席梁子超称,泳池中的氯气的确有消毒作用,但其含量颇低,质疑是否能在短时间内杀死泳池表面唾液、鼻液中的高含量病毒。他认为,职业运动员可在完成检疫及病毒检测后等程序下继续集训,「他们不少人都在外国集训,有需要做检疫,亦因为代表香港出赛,如果不训练亦会影响表现。」至于其他原因的运动集训,他认为未有强烈必要理由,不应在传染源未控制前放宽限制措施。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