掷砖击毙清洁工案| 被告母亲指儿子录口供时焦虑症发作

2022-06-28 13:51
次被告母亲赵佩因(左)和次被告兄长陈彦勋(右)。
次被告母亲赵佩因(左)和次被告兄长陈彦勋(右)。

2019年11月上水堵路发生政见冲突,双方斗殴期间七旬清洁工遭砖头掷毙,六旬男子遇袭后左眼虹膜撕裂。两青年原被控谋杀等罪,高等法院法官杜丽冰昨指,本案证据不足以确立谋杀罪的控罪元素,批准以误杀罪替代。案件今日续审,18岁少年的母亲以辩方证人作供称,儿子录口供期间焦虑症发作,但警方称「食药要申请」,又不准她说话。她形容,自己在录口供过程中脑袋一片空白,「我只系睇到我个仔系度震。」

新修订控罪指,刘子龙(19岁,花名「牛屎」)及陈彦廷(18岁)被控于2019年11月14日在香港,连同其他身分不详的人,非法杀死罗长清。二人另被控于2019年11月13日在上水龙运街北区大会堂外,连同其他身分不详的人,意图使男子X受严重伤害而非法及恶意伤害,以及参与暴动。

辩方传召次被告的单亲妈妈赵佩因作供,她透露幼子陈彦廷自13岁起患焦虑症,案发时已在大埔那打素医院看诊约3至4年,而且经常病发,需服药控制。2019年12月13日下午,她收到一名警长来电,指幼子因涉及一宗伤人案,需到警署接受调查,故她立刻赶回家。回到家时,该名警长已在场,并称「好小事㗎咋,唔洗担心,翻去问啲嘢姐」,但她察觉到坐在沙发的幼子眼神惊慌。

赵哽咽忆述,到达警署后,警方要求她陪同幼子进行录影会面,惟期间「唔可以讲嘢」,直至休息时间才可说话。在会面过程中,她见到幼子手脚开始抖动,眼神无法聚焦,相信是焦虑症发作。她见状,欲叫幼子服药,但想起「入去之前,警察先生有叫我唔好讲嘢。」及至录影小休,幼子表示「未食药,嗰头好痛」,她请求警员批准他服药,但对方称「录影期间唔可以食药,食药要作出申请。」

七旬清洁工遭砖头掷毙。 资料图片
七旬清洁工遭砖头掷毙。 资料图片

赵在盘问下指,当日警长仅称返警署协助调查「好小事」,「我系好相信警察㗎嘛,佢系咁同我讲㗎嘛。」控方代表大律师周凯灵指,当赵得知幼子卷入谋杀案,理应感到震惊。赵回应,「个脑系实嘅,惊个仔唔知会发生咩事」,又激动谓「我个仔都无做过!」警方当时提及幼子涉伤人,但在案发地点同一范围内,需以最严重的谋杀罪为首,其后才到伤人及暴动罪,「条法例系咁写,警察唔会呃人㗎嘛,你而家问翻我,我一知道同你讲,我都唔明。」

控方提到,录影期间,警方不许病发的幼子服药,做法是否不妥?赵称「我净系希望个仔快啲录完可以食药正常翻。」问及庭上作供时过语气激动,她解释「任何一个妈妈睇到自己个仔或者女唔舒服嘅状态,都会有咁嘅感觉。我唔系有心大声。」至于有否打算了解幼子在录影期间的回答,她反问「警察话开始咗录影唔可以讲嘢,我同边个了解?…我只系睇到我个仔系度震。」

此外,赵形容录影途中脑袋「一片空白」,「警察打畀我、坐车翻屋企、上警车去差馆…我真系转唔到」,再次激动称「我唔系一个学历好高嘅女人,我只系一个好细微好细微嘅清洁阿姨,我唔知点解会变成依家咁样,今时今日坐系度,当时一片空白。」她续称,幼子病发时除会出现手脚震抖、飙冷汗、怕光等症状,对答只会「顺住你啲问题回答,问『系唔系』会话『系』」,但平静下来后答案会有所不同。

控方进而播放会面片段,当中次被告承认曾用电锯袭击一名伯伯,赵强调当刻只留意到幼子开始脚震,她自己虽听到对话内容,惟「用唔到脑」,直至翌日下午依然维持同样状态。周大状质疑,赵当时录影时好像毫不关心。赵反驳「咁样你又见到啊?」,重申纵使单凭屏幕所见幼子似乎表现正常,但对方当时的确已经病发。 

周大状指出,会面室内贴有告示,明确显示羁留人士有权叫医生,赵就指「空白状态点知?知道一早揾律师啦,都唔知发生咩事」,又表示事后数天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于与幼子的互动描述仔细,她哽咽说「因为佢严重嘅时候可以伤害自己,所以你会一路留意住。」

次被告亲兄陈彦勋作供指,当日警方上门拘捕,但起初只得他一人在家,警员要求他通知弟弟,警告「唔好掟石仔」。其后弟弟回到家中,但焦虑症发作,他遂向警员表示弟弟需要服药,惟不获理会。警员之后一度把弟弟单独带到房间内,指示他阅读一份文件,要求他稍后在警署背诵出来。即使弟弟情况没有好转,警员仍无给予药物。 

被告刘子龙。 资料图片
被告刘子龙。 资料图片

警员其后再把兄长领到房间,称如果不想自己或者女友有事,就在警署案发当日「同佢(弟弟)分开咗」。他要求见律师,但警员越发愤怒,直指没有必要。他与弟弟和母亲到警署扣查一夜后,自己翌日获释放,事后无被起诉。

盘问下,周大状引述警方在次被告手机中,发现二人对话,兄长曾指「今日你哋咪劈咗个阿伯呢,后尾话佢生存渺茫,无得救」。陈彦勋解释,案发当晚碰见弟弟一位朋友,对方称弟弟「斩咗人」,伤者似乎无法抢救,他闻言感到十分疑惑,因此发讯息向弟弟了解。问及为何不直接问「你有无斩人?」他认为自己当时先入为主,认为弟弟的确曾经斩人,所以重点落在伤者。

法庭记者:凌子淇

星岛新闻集团庆回归25周年专题网站,请即浏览
立即下载|全新《星岛头条》APP:https://bit.ly/3yLrgYZ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