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外佣跳工 半年三申签证终被拒

2021-10-25 04:30
■外佣雇主关注组指出,有蛊惑外佣跳工,半年内三度申请签证终被拒。
■外佣雇主关注组指出,有蛊惑外佣跳工,半年内三度申请签证终被拒。

  (星岛日报报道)协助香港雇主的「外佣雇主关注组」召集人徐晓彤表示,他们每月收到过百宗求助个案,疫情下外佣跳工问题愈益严重。由于新外佣来港,至少等候半年,有雇主孤注一掷,居然在屋苑挖角,教唆外佣跳工,惟「上得山多终遇虎」,该外佣半年内三度申请工作签证,被列入可疑个案,终被入境处拒绝续证。

  苦主黄小姐居住马鞍山一屋苑,家佣四月来港,工作至第三个月,外佣突然递信辞职,表示急著离开返回家乡,甚至肯赔一个月作代通知金。雇主无奈之下,只能目送家佣离去,「外佣话要即刻走,但屋苑管理员见她拖着行李箧,却步上屋苑另一座大厦」。不久苦主在屋苑踫到旧家佣,这才恍然大悟被骗,她感到十分愤怒,指「肯定新雇主畀钱她,叫她补钱即走」,后来黄也觅得新工人,而她从新工人口中,得知旧家佣已成外佣群组的「知名人士」。

  直至最近旧家佣「博炒」得逞,原来她又在屋苑内觅得第三个新雇主。不过今次她转换雇主,入境处拒绝她的申请。她半年内两次断约,被入境处列为跳工个案,最终不获批签证,需于两星期内返回家乡。

  另一方面,外佣「抢手」,造就无良中介公司掠水。徐晓彤接获投诉,怀疑有欠债外佣与无良中介联手,短时间藉故博炒,再另觅「水鱼」(新雇主),中介从而不断赚取手续费。不幸的是雇主反要赔偿机票,甚至一个月代通知金。徐说,「畀咗三万元,外佣做了一阵子便辞职,雇主觉得自己『好傻』,甚至会自责,为何浪费时间和金钱。」

  她指,十年间中介公司收取的手续费用,由四千多元增至一万八千元,升幅近五倍,对本地雇主无疑百上加斤,雇主要承担外佣在当地的训练费、外省佣工等候出国住宿,隔离酒店等开支。纵使外佣与雇主签下两年合约,然而他们中途断约的话,雇主却只能无奈接受,丝毫没有保障。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