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独家】声带重创 情绪崩溃 留下后遗症 Anson Lo:曾经绝望过…

2021-07-25 17:49
Anson Lo因声带爱损加上压力太大,同时亦操劳过度,一度处于情绪低落而心灰绝望。
Anson Lo因声带爱损加上压力太大,同时亦操劳过度,一度处于情绪低落而心灰绝望。

「像病态般这么喜欢你」是卢瀚霆(Anson Lo)新歌《不可爱教主》第一句歌词,相信也是千千万万神徒的心声。由《全民造星》到MIRROR成军,入行短短的三年,AL努力挑战不同的可能,由跳唱教主变为入屋暖男,「一秒眼红」展现不同层次的演技,获赞有初出道梁朝伟的影子,铺天盖地的生日应援,而成功非侥幸,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辛酸,曾经历失声、崩溃、绝望……

MIRROR成员Anson Lo(简称AL)凭港版《大叔的爱》的暖男角色「阿牧」融入家中,7月7号是AL的26岁生日,神徒(AL粉丝昵称) 铺天盖地为他庆祝,码头巨型广告、专属巴士,灯箱、展览甚至邮轮示爱,生日变「教主诞」全城为他贺寿。近日推出的新歌《不可爱教主》,短短十日就有超过200万观看次数,至今已累积至320万,AL形容是自己一个新纪录︰「近排大家对Anson Lo呢个人多咗关注,出歌出MV大家都第一时间冲去听,又会去loop歌,而我的粉丝都有不停去share(分享)畀唔识我的人,等大家接触同认识我,好多谢大家的支持,也是第一年咁多人同我讲生日快乐。」

操劳过度 声带受损

成名路上AL并不平坦,热爱跳舞的他当年考DSE五科有23分,以高材生姿态入读工商管理学学士,为了追梦中途停学,放弃大好前途而选择跳舞,曾与家人出现分歧而闹得不快,当年以1,400元月薪担任舞蹈员和教舞老师,为天王郭富城伴舞时激发起他要成为舞台上主角的念头,之后为李玟演唱会伴舞而认识现任经理人花姐,受邀请下参加《全民造星》而正式加入娱乐圈!

出道短短三年,AL成为万千宠爱的教主,与MIRROR成员一起出席活动时,总见到他笑容满面,笑容背后却隐藏悲伤,花姐批评他为「黐线佬」,原来今年5月MIRROR举行演唱会前夕,AL边上武打堂边要为《不可爱教主》录音,严重过劳令声带发炎和结茧,花姐指AL被告知声带有事,虽然有一秒钟的担忧,然后他又若无其事,永远不想人担心,自己承受所有压力。

Anson Lo因声带爱损加上压力太大,同时亦操劳过度,一度处于情绪低落而心灰绝望。
Anson Lo因声带爱损加上压力太大,同时亦操劳过度,一度处于情绪低落而心灰绝望。
睇唔出演唱会上的AL是患病当中。
睇唔出演唱会上的AL是患病当中。


AL承认自己是这种人︰「我系一个报喜不报忧的人,喜欢将心事收埋,妈咪是我最信任,沟通度最高的人,但我都习惯对住妈咪讲开心的事情,而唔开心的事情,尽量自己去解决,唔想将自己烦恼加重在别人身上。」此刻令人联想起了他在《调教你MIRROR》中爆喊的一幕。

几痛都要顶落去

录制《不可爱教主》时是举行MIRROR演唱会前的一星期,AL压力大到差点崩溃,「当时系最唔够瞓同体能上最大负担的时候,每日朝9晚6要上打拳堂,夜晚就返公司fitting(演唱会试衫)之后再去录音,录音每次都录4、5个钟,体力已经透支,最夸张是声带发炎时连讲嘢都有困难,讲两三句就要休息一个钟,所以录音时好大压力,压力来自好惊自己嘥咗首歌,花姐都有同我讲,不如算啦、取消啦,唔好出呢首歌,因为都录唔好,自己就觉得开始咗就唔想突然间放弃,唔想辜负剧组同监制的心机,最后忍痛地录咗!」

为了急救自己声带同首歌,AL邀请了唱歌老师,录音前为他作准备,尽量调教令他不需要用力去唱,捱完首歌就到六场MIRROR演唱会,跳唱部分本身已经是高体能的项目,还要病中上场,当时的他食了无穷无尽的药物,连类固醇都起不到作用时,一度令他很绝望,最终是意志捱过,他不断同自己讲把声几痛都要顶落去。

七十小时唔瞓觉

强行用声带自然会出现一定的后遗症,AL︰「后遗症系声线低音咗,如果要唱高音,开声时间要比以前长好多,但又未夸张到唱一两句高音就玩完,把声而家变得容易攰,讲半日嘢就要食喉糖!」

完成了六场的演唱会后,以为他就可以休息养下把声,在尾场演唱会的凌晨时分,队友们在庆功之际,AL就要漏夜染发,回家换衫后就马上为首部电影开工,AL以疯癫来形容当时的自己︰「完咗演唱会后是人生中最疯癫的状态,试过连续七十个钟唔瞓觉,之后每一日都保持只瞓一至两个钟,但系要开全日戏,谂番转头都要比个credit(赞赏)自己,捱得过都真系叻仔。」

打开五官感觉

舞台上的AL充满自信有魅力,与演戏的他有极大反差,在港版《大叔的爱》中他将「阿牧」的深情、无奈、绝望的情绪演得淋漓尽致,「一秒眼红」难以想像他是演戏初哥,连场喊戏展现不同层次的悲伤,爆发超强感染力,令观众代入角色之中,隐隐作痛之下怜爱疼惜他,始终演戏并不是他的强项,开拍前AL特地上了彭秀慧一期十堂的戏剧堂,打开自己的演戏世界,令他学会去揣摩角色,开启自己五官的感觉。

多得郭富城激发起AL要成为舞台上的主角念头。
多得郭富城激发起AL要成为舞台上的主角念头。
AL的26岁生日被喻为「教主诞」尖沙嘴码头的巨型广告牌成为景点。
AL的26岁生日被喻为「教主诞」尖沙嘴码头的巨型广告牌成为景点。


「我真正的拍戏经验只系得《男排女将》,初时做戏会惊到手震,台词又讲唔到,个脑又会突然一片空白,完全唔记得前一晚背的所有对白,所以好惊自己入唔到戏,又或者用一板一眼的讲嘢方式来做戏,上完十堂后自己学会百分百投入角色。」

AL亦有一个独门听歌的入戏方法,「由细到大我都好锺意听歌,音乐影响自己好大,足以影响自己的情绪,唔同种类的歌可融入唔同的情绪,我拍阿牧个角色时好依赖听歌,依赖原因系跳拍场口太多,好多时拍完好开心拍拖,接住第二场就要拍分手的伤心戏,情绪跳得太快,所以要用听歌入戏这个方法,令自己十秒内入戏!」

貌似少年梁朝伟

在《调教你MIRROR》中AL曾拨开额头被指貌似「少年梁朝伟」,两人同是「巨蟹座」型男,AL跟伟仔的共同点是同样拥有一对会说话的电眼,AL笑说︰「真系咩?系咪因为有须根,似梁朝伟绝对系我荣幸,呢个系一个好大的美誉,首先多谢大家咁睇得起我,花姐有话我知,但唔代表佢认同,有人话似其实系开心,这是一个自己想做到的方向,好想在唱歌同做戏两个大的项目上有唔同的发展。」

不想在唱歌及演戏上作出选择,AL︰「成日话要二拣一,《调教你MIRROR》中阿祖(梁祖尧)要我拣,大家好想知道我会放重喺边方面,花姐都成日问我呢个问题,我自己就会反问:『点解一定要拣呢?』其实两样我都一样有兴趣,只要有人肯俾机会,我就会肯去试,我向大家承诺自己不会停下来,一定会努力去令自己进步。」

至于最想做的角色?AL竟然想做「奸商」!

「细个好想做一个好奸险的商人,唔知点解咁想做『奸商』,之前的角色都偏向斯文温柔,所以想做相反的角色。」

撰文∣陈咏翘 摄影∣邓国良

在《调教你MIRROR》中爆喊时有一班兄弟在旁支持。
在《调教你MIRROR》中爆喊时有一班兄弟在旁支持。
家人是AL的精神支柱!
家人是AL的精神支柱!
开拍《大叔》前AL跟彭秀慧上了十堂戏剧堂,终学有所成演技被认同!
开拍《大叔》前AL跟彭秀慧上了十堂戏剧堂,终学有所成演技被认同!
在「阿牧」一角上呈现出不同层次的演技。
在「阿牧」一角上呈现出不同层次的演技。
露额头配上须根的他被指似少年梁朝伟。
露额头配上须根的他被指似少年梁朝伟。
拍《男排女将》时的他曾紧张至手震。
拍《男排女将》时的他曾紧张至手震。
Anson Lo今年的发展十分理想,唱歌拍剧都有好成绩。
Anson Lo今年的发展十分理想,唱歌拍剧都有好成绩。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