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卢凯彤歌曲感触哽咽 林二汶道号「玄晞」靠信仰度过低沉时间

2021-03-28 12:11
林二汶唱到最后一首歌,才提及两年前卢凯彤离世,她经历是无法形容的低沉时间。
林二汶唱到最后一首歌,才提及两年前卢凯彤离世,她经历是无法形容的低沉时间。

林二汶一连两场的红馆个唱昨晚开锣,二汶的婆婆于今年2月初离世,当晚亦是at17已故拍档卢凯彤(Ellen)的35岁生忌;当二汶唱出由哥哥林一峰作曲的《摇到外婆桥》送婆婆后,她忆述当日痛失致亲的情景说:「有一日我个裤袋『宁宁舍舍』有张纸巾,同一日收到家人电话叫我到医院探婆婆,又突然收到话落实3月27日的红馆档期,我跟婆婆说的最后说话,就是『你个孙终于开红馆、好叻、不用担心』,我亦忽然明白点解当日我个裤袋会有张纸巾…其实不管对生离死别做得几好,也永远不会准备好。」
二汶随即演唱Ellen的歌曲《大姆指之歌》,并一度哽咽甩嘴。到演唱当晚最后一首歌曲《最后的信仰》时,她自言是很著重私隐的人,甚少披露自己的事,但在工作、金钱和感情上,跟大家一样有经历和折磨的痛,两年前的经历更是无法形容的低沉时间(Ellen离世之年),并形容当时是一次很大的跌倒、无法入眠,有一段短时间要靠服用镇静剂才能入睡,及后有了宗教信仰,继而邀请了一班同门上台,透露自己的道号是「玄晞」,为当晚的演唱会划上句号。

林二汶唱到最后一首歌,才提及两年前卢凯彤离世,她经历是无法形容的低沉时间。
林二汶唱到最后一首歌,才提及两年前卢凯彤离世,她经历是无法形容的低沉时间。
二汶邀请一班同门上台,自言道号是「玄晞」。
二汶邀请一班同门上台,自言道号是「玄晞」。

二汶一连两场的红馆个唱昨晚开锣。
二汶一连两场的红馆个唱昨晚开锣。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