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抗疫一年遭「灾难级」影响 龙狮教练盼上街献艺

2021-02-05 06:43
「九十后」龙狮教练兼表演者陈育生寄望虎年祸去福来,早日举起龙狮上街献艺。林家希摄
「九十后」龙狮教练兼表演者陈育生寄望虎年祸去福来,早日举起龙狮上街献艺。林家希摄

「『龙』象徵吉祥尊贵,可保风调雨顺、五谷丰收,『狮』寓意驱邪除灾、求吉纳福……」农历新年将至,往年街头巷尾不时看到舞龙舞狮,当中「九十后」龙狮教练兼表演者陈育生挥动狮头跳桩采青的精采演出,不但带来热闹欢腾的气氛,更令观众拍手称快,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持续,须继续实施二人「限聚令」,牛年新春将难以在公众地方表演,惟有寄望虎年祸去福来,得以举起龙狮上街献艺。记者:林家希

走入大角嘴工厂大厦郭氏功夫金龙醒狮团办公室,只见储物柜摆放了二十多个造形威猛粗犷的狮头,龙狮教练陈育生笑说:「有它们陪伴,有鬼也不怕!」眼前这位年轻的龙狮教练,原来已学习醒狮将近二十年,他徐徐安坐后,惬意分享苦练、表演、传承与革新该传统中国技艺的故事。

三度结缘 苦学经年成教练

外号「花生」的「九十后」龙狮教练陈育生,父亲是港人,母亲来自广东中山,一度在澳门居住,他亦于当地出生,不久被带往内地生活,及至三岁移居本港。他笑说,年幼曾拥有一个狮头玩具,当时并无特别感觉,直至就读中学一年级,有数节体育课教导舞龙舞狮,首次接触便感兴趣,同年与朋友报名参加龙狮队,从学习中找到乐趣。

舞龙舞狮需要长期苦练,「花生」坦言并不轻易,例如舞狮有不少跳跃动作,队员须轮流在数张板凳上跳动,一跳便是两小时,膝盖容易受伤,他亦曾在练习跳桩时不慎跌落,头撞底架兼划伤眼眉,须送医缝针。

传统技艺 家长视为课馀兴趣

课馀时间苦学五年后,「花生」○八年中五毕业,曾在面包店工作,晚上继续练习醒狮,后来因过于劳累放弃,并在设计学校就读,但因对龙狮念念不忘,两年后重投醒狮团担任兼职员工,一三年转任全职,并出任助教,此后继续接受训练及演出,及至一五年升任教练,先后在七所学校和街坊会向儿童教授龙狮基本功。

虽然已协助逾四百名学童体验舞龙醒狮,但不少儿童和家长只视醒狮为课馀兴趣,不认同是运动,「小朋友运动通常选择足球、篮球,不会想到龙狮!」「花生」指出,舞龙舞狮要有武术根底,且讲求团队合作,互相配合才可做出优美形态,例如舞狮头跳桩的动作要轻巧灵活,不但要苦练,舞狮尾队员亦要密切配合,动作才会连贯,故此是难度甚高的运动。

运动以外,「花生」说舞龙醒狮也是文化艺术,譬如舞狮分为南狮和北狮,前者早期以黄、红、黑为主色,分别代表三国时代的刘备、关羽和张飞,外形酷似有角神兽,舞法着重有功夫功架和威猛气势,后者造型较像现实中的狮子,舞法讲求灵活,相传有超过七十二种「采青」的「青阵」(方式),当中蕴含千年中华文化。

据悉,龙狮表演界为让公众加深认识该运动,多年来举办不少世界和亚洲级别竞赛,并加入如同马术一样的障碍赛,以及犹如自由体操可自由设定动作和难度的花式比赛,还有通过紫外光灯照射、凸显舞龙美态的夜光龙赛事等,「花生」所属的醒狮团也曾在世锦赛和亚锦赛夺佳绩。他表示,虽有人认为五花八门的比赛违反龙狮传统意义,但他认为有助降低欣赏门槛,让更多观众享受其中,只要没有扭曲龙狮的传统技艺等特色便可。

「LED狮」新猷 营造瞬间转移

与粤剧等传统表演一样,近年龙狮表演也屡创新猷,「花生」说现时不少醒狮团引入「LED狮」,即是装上了LED灯的狮子,表演者会在黑暗环境中舞动,制造瞬间转移幻象,其醒狮团也曾与资深编舞家杨春江合作,为舞狮加入现代舞元素,包括曾以「透明狮」表演,让观众清楚看见舞狮人全身动作,另也曾与杨春江和不同媒介创作人合作「实验狮剧」,当中剧情参照古书《三国演义》关羽过五关斩六将寻找义兄刘备的《千里走单骑》章节,醒狮团成员及学习了传统舞狮技巧的现代舞舞者通过实验剧场手法,糅合当代舞蹈、传统舞狮、实验音乐及多媒体元素进行表演,重塑了已失传的「中国狮剧」神髓。

学生停课停学 表演几全停

醉心龙狮表演的「花生」,过去一年因疫情和「限聚令」没法在公众地方表演,加上学校停课没法入校教导学生,喜宴和商铺开张等表演亦要暂停,仅剩小量私人场所表演,醒狮团遭受「灾难级」影响,个人收入大跌近九成,遗憾新春黄金档期亦因二人「限聚令」持续而落空,还幸师傅郭文龙愿支付每月基本底薪,加上在餐厅当兼职,尚能应付生活开支,「去年疫情爆发初期曾戴口罩商演,当时一位观众洒泪,对方感觉在艰难的气氛下获得鼓舞……但很遗憾,暂时未能再带欢乐给香港人……」他期望疫情早日消逝,得以继续传承和推广龙狮文化。

《星岛日报》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