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因研讯】毒理专家称无证据显示周梓乐中毒 未有催泪烟影响迹象

2021-01-04 12:15
毒理学专科谢万里医生作供,指从化验及医疗报告可见,从周梓乐身上没有发现任何可促成死亡的毒素或药物,包括催泪烟。
毒理学专科谢万里医生作供,指从化验及医疗报告可见,从周梓乐身上没有发现任何可促成死亡的毒素或药物,包括催泪烟。

科大生周梓乐死因研讯第25天,毒理学专科谢万里医生以专家证人身份作供。他指出,从化验及医疗报告可见,从周梓乐身上没有发现任何可促成死亡的毒素或药物,包括催泪烟,亦没有临床证据显示他有中毒情况。

谢医生指出,周梓乐的化验及医疗报告,均没发现促成死亡的药物或毒素,亦没提及他出现受催泪烟影响的徵状,包括流鼻水、眼晴红肿等。谢又指出,由于催泪烟没有所谓安全浓度,即使浓度低至化验室验不到,亦会对人体有影响。换言之,若周受到催泪烟影响,由于他的衣物和皮肤沾上催泪烟物质,当日替他近距离检查的医护人员理应会察觉,惟医疗报告中从没提及。

谢又补充,催泪烟不会影响肌肉力量或走动能力,只会刺激眼睛,从而影响视觉。除非将人困在密室中施放催泪烟,否则亦不会影响神智。谢又指出,由于催泪烟是看得见的烟雾,施放目的带有警示作用,以驱赶人群,故部份人见到烟雾时会感到惊慌,在这情况下,催泪烟带来的心理压力比毒理伤害更大。

谢再指出,催泪烟本身不含山埃成份,但发射时产生的高热,可产生有毒山埃。但因吸入催泪烟制造的山埃中毒致死是「无乜可能」,除非有1万至10万发催泪弹同时发射。

谢观看闭路电视片段后,认为周梓乐当晚无论在停车场二楼徘徊时、从停车场走出富康花园天桥时,抑或走上停车场三楼时,都没出现受到催泪烟影响的迹象。从广新阁镜头可见,在他堕楼前,虽然有警员经过停车场,但未见有施放催泪弹。当晚除了在天桥上,有一位女士掩著口鼻,疑是受到二手烟影响外,其馀人士都不见得受到催泪烟影响,反而神态从容地围观。

陪审团留意到,当晚凌晨1时,有警员向停车场三楼发放催泪弹,同时间天文台纪录显示将军澳吹著东北风,而催泪烟在半密闭空间内,可散至100至130米。这情况下,停车场三楼在一分钟内充满催泪烟的情况有多高?谢医生直言机会不高,又谓以风向来推断空气流动或气体泄漏方向并不可靠,因为香港楼宇密集,容易出现扰流。加上当时户外风势微弱,相信停车场点的风势会更弱。

法庭记者:张旭珊

科大生周梓乐死因研讯进入第25天。 资料图片
科大生周梓乐死因研讯进入第25天。 资料图片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