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栏】政府宣传政策火力不足

2020-06-06 07:30
特区政府在多份报章卖头版广告,刊登特首林郑月娥的公开信。资料图片
特区政府在多份报章卖头版广告,刊登特首林郑月娥的公开信。资料图片

人大通过为香港制订《国安法》,特区政府在多份报章卖头版广告,刊登特首林郑月娥的公开信。政府用头版广告解释政策,做法以往较少见,事后有电台报道,这次刊登头版广告用了二百馀万元,今次的做法有人质疑,有人却认为做得不够,应该做得更多。

闹政府花钱以亿计

政府用广告形式宣传政策,多年来都已存在。在发出电视台牌照时,会要求电视台拨出时段,供政府播出宣传片。由电视台提供的广告时段,不少由各部门各自使用,推广需要宣传的政策。至于重大中央政策,譬如《施政报告》、《财政预算案》等,有时都会刊登广告。这次中央立「港区国安法」,因为事关重大,故此「重锤出击」,在各报卖头版宣传。

花二百多万元在报章卖一天头版,骤耳听来似乎费用不菲,实情是否如此呢?有政治化妆师笑言,现时有媒体爱与政府对着干,一份综合性报纸每天反对政府的内容,相信无十版都有八版,每天以广告形式策动的宣传,至少是一版,有时是两版、三版,甚有「洗脑式」的味道。这些支出,估计每年有两、三亿元。从媒体营运的数字看,反政府报纸每年的支出保守计要三、四亿元,亏损有一、两亿元。如果用每日计算,等如是每天花费一百万在抗衡政府的各项政策。

这个数字只是部分单一媒体的花费,若果加入其他电子传媒或社媒,数字可能要大得多。就以「港区国安法」为例,政府卖了一天的报纸广告,但反对者以不同形式表达的广告数量,相信是以倍计。

靠「拍膊头」难达效果

有人反对政府花钱卖广告宣传政策,认为由官员通过解说效果更好。然而,官员通过政策解说明显有不足。首先,香港有新闻自由,官员可以解说,但怎样报道是媒体的自由,记者没有责任原原本本把政府的逻辑说出来,所以无论立场如何,新闻都是经编采剪辑的,记者认为公众应该要知或关心的,未必是官员希望突出的重点。同样,公众就算想知道原汁原味的官方版本,都未必有方便的途径得到讯息。

近年出现另一个情况,更加不利官员通过解说宣传政策,就是媒体营运困难,人手、版面、制作不断减缩。官员靠「拍膊头」希望媒体表达讯息,难度就愈来愈高。宣传推广对施政非常重要,政府过去的投入不算少。然而,随着媒体生态改变出现一个现象,就是政府把不少资源投入到不生产内容的社媒平台上,对生产内容的媒体注意就变成不足,结果就把舆论阵地丢失了。相反,反政府的力量对媒体投入十分注重,直接资助或间接资助的媒体数目多不胜数,以广告或非广告形式的宣传岂止是天天讲、时时讲。

有做总比无做好

政府花二百多万元卖头版广告,有人会觉得是「大手笔」,但屈指一算,这样的宣传做足十天才花二千多万元,做足一百天才二亿多元。政府会不会这样做呢?答案当然是不会的,以这样微弱的火力和反对者抗衡,沦为弱势战果绝对合理。不过,从大方向来说,今次做法还是比不足好得多。


吴顺目

全文刊于《星岛日报》「拆破传媒术」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