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勒毙男孙】被告指致电防止自杀热线后伤心绝望 随即写遗书

2020-06-04 16:47
女被告(右)被警方拘捕。
女被告(右)被警方拘捕。

患精神病的外婆前年疑在时钟酒店勒毙6岁男孙案今于高等法院续审。

55岁被告简桂芳今出庭自辩,被告指她在2018年3月16日致电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热线后,道出自己「晚晚瞓唔著,日日只系瞓到一两个钟,个心好似俾五只手指紧抓住咁,好辛苦」,又指自己「十分担心个孙嘅学习问题及行为问题,我想同个孙一齐跳楼死」。她忆述当时撒玛利亚会的义工回答说:「你依家有两条路可以行,第一条就系按照你谂依条路去做,第二条就系继续照顾个孙几年,几年之后我就会搵人带走你个孙,咁你以后就见佢唔到」。被告边说边抱头痛哭,并形容她当时「好惊」。被告指她听毕该电话后更是伤心绝望,认为自己是被社会遗弃的人,恐惧的情绪控制著她的心情,「听佢咁样讲,我都好想死」,随即执笔撰写遗书。

被告在案发当日与死者游玩,抱著睡著的死者在湾仔租住酒店,入住酒店后问职员借剪刀剪头发,然后死者醒来一齐玩玩具,但死者大声责骂被告:「唔系咁样玩架!点解你咁蠢架!唔识玩玩具」。被告怕死者在学校也会这样骂人,遂拿剪刀剪下背包肩带「想勒佢」,咁她想到:「咁样勒佢好似好残忍咁」,故放下肩带。二人在晚上11时许一起睡觉,但被告难以入睡,脑袋突然浮现死者是精神病患者的想法,「所以攞条带勒死佢」。被告回过神来发现死者「唔郁」,她便拿起刀欲自杀,「我摸我自己成身,唔知插自己边度好,我都好想死,但又怕地下有血,会麻烦到啲职员,又怕两个人死系间房度,会影响酒店声誉」。

她走出房间向职员指「我整死人」并请职员报警,救护员到场发现死者仍有脉博并进行急救,但她一边哭一边搭著救护员肩膊说:「佢有精神病,唔好救佢啦」。被告指自己当时「唔识谂」,不知道自己做错事要坐牢。而她案发当月没有服用任何精神药物,情绪比较不稳,「我认我误杀佢,但我无谋杀佢,我又无为佢买保险,我杀左佢一啲著数都无」。

案件明续,被告将继续接受控方的盘问。

法庭记者:刘晓曦

女被告(右)被警方拘捕。
女被告(右)被警方拘捕。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