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氧化铜吸入肺部 铜芯口罩掀热议

2020-05-07 08:55
六层设计的铜芯口罩,当中包括以氧化铜混合棉的针织布。
六层设计的铜芯口罩,当中包括以氧化铜混合棉的针织布。

政府将向全港市民派发可重用的「铜芯抗疫口罩」,以铜抑制细菌、常见病毒,但因口罩内层或含有氧化铜,掀起公众热议,担心有中毒风险。《星岛日报》访问多名化学及物理专家,拆解铜芯口罩的安全风险及过滤效能。学者指出,纳米金属分子细小,如生产时未有紧密依附于口罩纤维上,吸入到肺部后,或对心血管系统构成威胁。以铜杀菌虽早有文献记载,但有学者表示,过滤效能仍取决于铜粒子分布是否平均,亦有口罩生产商认为,口罩以六层构造,足以通过物理性质过滤细菌及病毒,质疑并非政府所述以铜杀菌。 记者 林紫晴 李卓颖

由政府派发的「铜芯抗疫口罩」昨日早上起,接受全港市民登记申请,预计两周后陆续送出。虽然铜芯口罩可重用,但因内层或含有铜金属物质,旋即引起网民讨论,担心口罩将释出氧化铜纳米粒子,佩戴时吸入将对人体有害。

根据官方资料,由香港纺织及成衣研发中心负责研发的「铜芯抗疫口罩」,由六层功能物料构造而成,其中两层含少量铜并以特别方法制造,可抑制细菌、常见病毒和其他有害物质,可清洗六十次,及后需更换滤芯。

毫克量铜积累可致肺纤维化

科大化学系理学教育助理教授陈钧杰指出,利用金属铜可杀菌或消灭病毒并非新鲜事,早有文献记载,「以氧化铜为例,当它接触氧气或水分子,可产生活性氧分子,破坏细菌蛋白质或病毒核糖核酸,令其失去活性,达致接触杀灭。」据他了解,政府派发的可重用口罩其中两层分别采用氧化铜及微铜。

六层设计的铜芯口罩,当中包括以氧化铜混合棉的针织布。
六层设计的铜芯口罩,当中包括以氧化铜混合棉的针织布。

原则上铜金属可用于杀菌,但其安全风险不容忽视。浸大化学系助理教授任康宁指,纳米颗粒悬浮在空气中将有机会被人体吸入,若数量较大外来物体已可破坏肺部组织,导致肺部纤维化,「纳米金属吸入肺部对人体的健康风险,目前研究结果还不够全面,存在争论,但一般认为对心血管系统有威胁,毫克级别吸入量已算数量较大了。」惟他亦强调,毫克级别的吸入量通常长期积累,而非短时间就能聚集。

不过,陈钧杰指出,假如口罩生产时纳米铜未有紧密依附于口罩纤维,佩戴时便有机会直接吸入。他解释,当氧化铜粒子细小至纳米单位,其穿透力会更强,吸入后纳米粒子或会产生基因毒性,为健康带来危机,「如果比纳米大一点的话,出现重金属中毒的风险反而较低,但要视乎金属数量。」

铜长期氧化有机会脱落

任康宁认为,铜芯口罩的氧化铜镶嵌在织物纤维上,正常情况下不会脱落,但材料经过长期氧化后仍有机会脱落,故不建议市民日后长期留用,「(氧化铜脱落)应该在保质期以外,比如数年后。」

对于外界关注铜芯口罩会引致金属中毒的危机,任康宁表示,铜离子才会被人体吸入,惟摄入安全限度内的微量铜离子,本身不对健康产生威胁,铜芯口罩乾燥时使用,不会产生化学变化,因佩戴而接触铜的中毒风险很低。他补充说,氧化铜遇到强酸会转化为铜离子,「若把口罩泡在强酸,例如通渠水这等程度的强酸才会有这个化学反应,而且要喝下去才直接有风险,但正常没人会这样做。」

六层设计的铜芯口罩,当中包括以氧化铜混合棉的针织布。
六层设计的铜芯口罩,当中包括以氧化铜混合棉的针织布。
六层设计的铜芯口罩,当中包括以氧化铜混合棉的针织布。
六层设计的铜芯口罩,当中包括以氧化铜混合棉的针织布。

港大化学博士邝士山(K Kwong)直指,纳米铜比起使用在劣质口罩的玻璃纤维更大伤害,肺部吸入微粒子有机会致死,「顾及自己的身体健康,我一定不会用含铜的口罩。」以铜杀菌的效能已获公认,惟多名学者均就其对抗冠状病毒的成效抱存疑虑。

创科局未提供测试报告

为证明口罩清洗前后的效能,「铜芯」口罩官网已上载多份由台湾纺织产业综合研究所(TTRI)进行的口罩测试报告,在颗粒过滤效率(PFE)、细菌过滤效率(BFE)及合成血液穿透阻力等,均符合美国材料与试验协会(ASTM)F2100一级标准,但未有公布含铜口罩物料的安全测试报告。就此,本报曾向创新科技局查询,惟至截稿前未获回覆。

靠过滤层多于磁场阻隔

铜芯口罩由六层物料构造而成,有别于坊间常用的三层外科口罩,正研发可重用口罩的中科兴业董事总经理潘焯鸿直言,这足以通过物理性质过滤细菌及病毒,毋须利用铜达至过滤效能。陈钧杰认同,使用铜制造的口罩难以即时杀菌,又引述外国有研究指,即使通过接触杀灭,至少两至三分钟才能杀菌,「长时间使用口罩,其表面会有含菌的口水,含有铜的物质便能发挥杀菌功用,但仍要取决这些铜分子是否平均分布在口罩上。」

翻查资料,香港纺织及成衣研发中心早于三年前研发的可重用口罩,曾于第四十六届「日内瓦国际发明展」获得金奖。该口罩藏有两块薄磁片,利用「弱磁场」改变微粒的运动轨迹,令口罩纤维更易阻隔微粒,并于一八年就技术申请专利。但K Kwong指出,口罩的过滤效能更多取决于其阻隔、静电功能,该铜芯口罩声称以薄磁片改变微粒轨迹,实际跟阻隔飞沫无关。

潘焯鸿在研究可重用物料时,也曾尝试通过磁极影响细菌的走势,却不成功,「细菌本身不带极性,所以完全控制不到。」他估计,该研究只属理论,未能实际应用,故政府将派发的「铜芯」口罩,对其磁极原理只字不提。

原文刊于《星岛日报》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