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黄谭智媛穿针17年 盼中西医联手抗疫

2020-05-04 09:07
香港中西结合医学会荣誉会长黄谭智媛建议起用中医,成为下一波疫症爆发的前綫医护。 伍明辉摄
香港中西结合医学会荣誉会长黄谭智媛建议起用中医,成为下一波疫症爆发的前綫医护。 伍明辉摄

新冠肺炎肆虐多月,香港中医业界只能远观,不能出一分力参与治疗,香港中西结合医学会荣誉会长黄谭智媛看得「一肚气」。○三年沙士期间,她以医管局高层身分穿针引綫,邀请广东省中医药临牀专家来港,研究中西结合疗法,谁不知十七年后的疫症来临,内地中医药技术更上一层楼,香港中医却连走进医院看症的机会也没有。眼见今次疫情将成为持久战,她认为本港大学培训的中医毕业生,只要稍经传染病训练,即可投入抗疫战场,为下一波爆发做好准备。

记者 郭增龙

港大医学院毕业的黄谭智媛,具备妇产科、内科及公共衞生科的专科资格,但无论她昔日任职医管局高层,抑或○七年退休后,依然不忘推动中医发展,「我只是着力推广我认为对社会有用的东西。」她对中医的好奇心,源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总统尼克逊访华行程中,参观中医针灸麻醉的一幕,「病人是做开脑手术,用针灸麻醉后他竟然没有痛楚,当时外国人觉得是巫术,或者只是心理作用。」

看针灸麻醉开脑启发研究

她为了验证针灸功效,于是学习针灸原理,并在赞育医院开展研究,利用电针为过期妊娠的孕妇催生,发现功效与使用催产素的孕妇接近,惟她笑言当时自己只是寂寂无闻的小医生,未有在学术期刊发表研究。不过,其后本港有学者与外国大学合作,研究利用耳针戒毒的功效,证实施针过程可刺激戒毒者释出安多酚。她形容自此之后,中外针灸研究如雨后春笋,美国甚至有持牌针灸师的专业,成为首个踏进国际舞台的中医治疗方案。

黄谭智媛。
黄谭智媛。

除了针灸,黄谭智媛对气功亦有研究。当年其丈夫弥患肝癌,医生说只有三个月寿命,后来他学习郭林气功,成功将寿命延长三年。这个经历令黄谭智媛在二○○○年患上乳癌时,亦以气功消除手术后遗症,她直言自己并非迷信,「我对任何事都不会听过就信,一定要做研究,所以当年我在玛丽医院做了一个郭林气功的研究,确认有效我才会信。」

医护缺人 中医能力未尽用

新冠肺炎在内地爆发期间,黄谭智媛看到中医扮演重要角色,武汉市内十四所专收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都有利用中药治疗,其中两家更采用全中医治理。内地中医专家更编制《新冠肺炎中医诊疗手册》,提出「三药三方」作为基本药方,供中医治理患者时参考。反观香港治疗方案以西医为主,经过中医学界多次争取下,食衞局上月底终推出试验计画,为新冠肺炎康复者提供中医复康服务,黄谭智媛直言做法未有尽用本港中医的能力。

自从疫情在今年一月袭港以来,本港医护一直担心将会发生本土大爆发,令医疗系统崩溃。黄谭智媛在沙士期间,是医管局专业事务及医疗发展总监,她看到医疗物资不足及病人数目过多,均会为医护人员造成心理压力,影响军心,而今年三月的情况,令她一度担心医护士气将推向崩溃边缘。当时大批欧美留学生回港,确诊数字急升,本港医院隔离病牀告急,并一度考虑参考方舱医院模式,利用体育馆或亚博馆分流病人,但她指出,医管局医护人手不足才是最大问题,「即使有地方,谁可以过去照顾病人?医管局可以叫退休医护出来帮忙,但他们是高危群组,到底有多少人愿意出来『搏』?」

西医对中医仍存误解

黄谭智媛指出,本港多所大学十多年来培训逾千名注册中医师,正好解决疫症下医护人手不足的难题。过去十年,她一直在香港中西结合医学会举办「中医学西医」的课程,利用她在医学界的人脉,邀请西医为中医提供专科训练,过程看到西医对中医仍有不少误解,「试过有医生问我这批中医学生懂不懂英文,我说他们当然懂!他们是香港长大、香港读书,还要用不错的成绩才可以读中医。」

黄谭智媛。
黄谭智媛。

本港疫情近日有缓和迹象,惟各国传染病专家相信病毒不会突然消失,更有机会再度爆发。黄谭智媛认为应及早准备,邀请传染病专家及中医瘟病专家举办中西融合传染病科课程,万一新冠肺炎再临,中医界亦可即时提供抗疫人手。

官僚思维难有变通

纵然黄谭智媛已有全套方案,但她坦言港府官员的「AO(政务官)思维」难有变通,「官员离地是真事,他们没有落区,怎会知道市民的需要?」昔日她也是埋首象牙塔的医生学者,但其后她获世界银行罗致,出任公共衞生专家,协助贫穷国家减低妇女产子死亡率时,切身体会到学者要落地的重要性,「当年我在非洲,很多孕妇因为生产时受细菌感染而死,负责接生的女人如果可以先消毒,再戴手套当然最好,现实是她们想洗手都难,最后我们只可以教她们生产过程不要触碰孕妇,以及准备滚水『煲』热一把没有生锈的剪刀。」

香港未来即将踏入复工复课的抗疫新阶段,黄谭智媛认为官员需要了解各行各业运作,才会掌握拉开社交距离的方法,「例如学校可以分上下午两批学生上课,亦可以鼓励企业弹性上班,减少公共交通聚集人流,政府愿意做几多,视乎他有多愿意变通。」

原文刊于《星岛日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