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蝴蝶效应:从原油负值到香港变局

2020-04-23 07:21
投资任何产品,价格可升可跌,一般想法是价格最低只会跌到零,但买五月纽约期油合约竟跌至负三十七点六美元。
投资任何产品,价格可升可跌,一般想法是价格最低只会跌到零,但买五月纽约期油合约竟跌至负三十七点六美元。

这个庚子年,全世界出现很多百年不遇的境况。从新冠肺炎席卷全球,到美国纽约原油期货跌至负值,闻所未闻。

大家知道投资任何产品,价格可升可跌,一般想法是价格最低只会跌到零,输清光了事。但买五月纽约期油合约,不但输清光,周一晚一度跌到负三十七点六美元,换言之,还要倒贴三十七点六美元一桶才可以甩身!

先讲点解可以跌到负数。纽约期油以现货交收,你买期油合约到月底若未沽,一张合约一千桶原油,你就要收原油。由于新冠疫情影响用油数量大降,原油滞销,大量用不了的原油储库,令油库饱和,你收到一千桶原油也无处可放。一般交易者不会收原油,近结算就沽出合约。但交易对手明知你收了油也无处放,就乘机插多一刀向下夹仓,令到五月期油跌到负三十七点六美元水平,即是你沽出合约不但一毫子也收不到,还要多付我三十七点六美元去处理原油。这就是淡友挟死好友的操作,也带来深远影响。既然期货可以跌到负值,变无底深潭,以后买期货的人就极之审慎,令买家减少,油价跌得更甚。

正如我之前所讲,这场油价暴跌的好戏是由沙特和俄罗斯嗌交开始(或者扮嗌交)。虽然两个国家的主要收入都来自卖油,但在这场油价暴跌的大戏中获益,因为油价大跌,会将那些在过去几年抢去沙特和俄罗斯大量市场份额的美国页岩油公司,置诸死地。有研究估计,如果油价维持在二十美元一桶到年底,将有一百四十家美国石油公司倒闭。如今纽约期油出现负值,造成市场恐慌情绪大增,借了钱给油公司的银行更会全力催债,美国油公司倒闭的灾难,也会加速发生。

油公司是特朗普所属的共和党的金主,他们一身蚁,特朗普也不会好过,却不能向沙特这个金主及普京这个幕后支持者报复。油价大跌、美股大插、新冠疫情缠绕不去,都对特朗普选情极度不利。美国处理疫情如此失败,自然要找替罪羊甩锅,无论是特朗普或者其对手民主党的拜登,都争着把中国当成攻击对象,拜登先后在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辛三个州大卖广告,斥特朗普取消流行病机制,并且「听命中国」,在一、二月疫情大流行期间「十五次称赞中国防疫『努力和透明』」。美国总统选举,将变成斗骂中国的闹剧。现时有美国政客在不同的州份发起向中国索偿数以万亿计美元,要中国赔偿疫情带来的损失。有朋友问我,中国面对如此巨额索偿怎么办?

我认为这些索偿诉讼,在美国法庭要成功胜诉,绝对不难,但中国一毫子也不会赔。中国一月起做了最严厉防控,为各国控疫争取了一个多月的准备时间,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却「懒懒闲」,将新冠疫情当作流感,爆了煲后要中国找数,中国绝对不会就范。如果美国因为中国不肯赔偿,而向中国制裁的话,最后只能够是全面翻脸收场。反华浪潮甚至可能不止于打打口水战,最坏情况可以真正开战,虽然机会不大,但中国一定会做各种预案,以应对疫情过后汹涌的最坏后果。油价暴跌就如「蝴蝶效应」那样,「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州一场龙卷风暴。」纽约期油暴跌,令到美国这只受伤的猛兽,再添一道流血伤痕,它自然想找中国出气疗伤。

当中美陷入极度恶劣关系之时,香港局势变生肘腋。一方面美国更想借助本地亲美势力制造藉口,狙击中国。另一方面,中国却觉得美国无论如何也会借机生事,你用甚么藉口也不重要。阿爷不再需要顾及中美关系的大局,可以采取最强硬方法,对付他眼中卖国投美的香港政客。

然而,这些政客还在无底线地挑动阿爷,我们作为旁观者,只能够绑好安全带,等着看这场擦枪走火的惨剧上演。(卢永雄)

全文刊于《头条日报》「巴士的点评」专栏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