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轮基金仍有遗漏 无强积金户无补贴

2020-04-15 06:43
疫情拖累饮食业生意。
疫情拖累饮食业生意。

港府第二轮防疫抗疫基金总值逾一千三百亿元,期望尽揽各行各业,惟过程仍有「漏网之鱼」。理发业惯以拆帐形式出粮,仅少量学徒有强积金供款,业界估计行内只有五分一人可获工资补贴。大型展览活动复办无期,展览业界手停口停,首轮抗疫基金虽拨款十亿元,但近万展览工程、设计及制作人员仍不获支援,无奈变卖大型器材减低存仓开支,增加现金流「苦撑」。有中小企拟申请百分百担保贷款,惟碍于合租办公室未能提交租约,恐未能通过申请。 记者 郭增龙 林紫晴 

港府推出八百一十亿元「保就业计画」,向所有为雇员支付强积金供款的合资格雇主,提供上限为九千元的薪金补贴,冀保住雇员饭碗。至于强积金计画未有完全涵盖的饮食、建造及运输业,则可获工资补贴支援。

六成发型师为自由工作者

然而,不少行业雇主亦未有为员工供强积金,理发业便是一例。香港专业发廊管理协会创会会长刘玉棠指出,行内约有四千家发型屋,其中六成发型师为自由身工作者,与发型屋拆帐支薪,「大部分发型师以支票出粮,没有供强积金。」她知悉,行内普遍生意额已下跌一半,有高级发廊生意更大跌七成。

发型屋老板袁宜聪指,由于学徒以固定月薪出粮,故公司会为其供强积金,符合「保就业计画」申请资格,但该店只有两名学徒,「以我所知,这计画是按有供强积金的雇员人数计算,换言之我们只有两名学徒获补贴。」他估计行内只有五分一人可获工资补贴。

未顾及万计工程设计人员

本港会展业受疫情影响停顿至今,政府早在二月拨出十亿,资助参与贸发局展览参展商,以及在会展及亚博馆举办展览的主办机构,做法遭业界批评只帮一部分人。香港活动策划、展览及舞台制作联合总会顾问李彦仪不讳言,业内有近四成展览活动,须租用酒店、大学及小型会场,惟政府只着眼补助展览商,未有顾及以万计展览工程、设计及制作人员的生计。

她续指,展览业须长期聘用「散工」,应付大型展览活动,以项目经理为例,大部分人为自雇人士,未必有供强积金,「还未计及负责制作的灯光师、木工师,以及活动助手、推广员等散工。」

展览及舞台制作公司老板李睿杰直言,大型器材租置成本高,须长期租用三个大型工厦单位存放,加上技术性员工需时培训,为免疫情缓和后出现人才断层,他在零生意的情况下,都要继续「倒贴」,「每月人工、租金开支及机器供款,加起来都要五六十万。」

变卖器材救急 倒贴做培训

李睿杰续说,去年三月其公司有近八十场上市公司业绩会工作,但今年生意已跌至零。他知悉,有部分行家因欠缺现金流,急需变卖大型器材,「好可能卖完所有器材,仍支撑不到公司开支,也要无奈结业。」

香港展览业服务联盟主席黄超民表示,本港有逾八百家从事展览工程及设计的公司,保守估计有近万从业员。他对在背后默默耕耘的展览工程及设计的公司,未能取得政府补助感到唏嘘,「政府过去不时拿展览业出来耀武扬威,业界现在有困难却视若无睹。」

身兼行政会议成员的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日前表示,收到多名市民查询,表示自己成为新一轮防疫抗疫基金的「遗漏者」,包括从事散工、自雇人士,以及年过六十五岁,已提取强积金却仍在职场工作的人士。据了解,新民党正组织「自雇人士联盟」,集合个案统一向政府反映「遗漏者」的诉求。

企业合租办公室贷款遭拒

除了工资补贴及行业直接补助外,政府预计下周一推出的「百分百担保特惠贷款」,企业最高可获四百万元贷款。不过,已有中小企获银行告知,其公司因未能提供足够文件,申请将不获受理。

从事食品批发生意的庄先生表示,上月底已到银行进行预先申请手续,但因为未能提供办公室租约,遭拒绝申请,「商业登记证、公司月结单及货单我都有,但办公室是几家公司合租,我无办法提供独立租约及水电费单。」

庄先生知悉未能及时申请贷款后,顿感无奈,「我们会给予餐厅、酒店三个月找数期,最近家家公司都要求折扣,最夸张的一家说六折找数,我现在有几百万元街数未收到,出现周转困难,如果借不到钱,很快就到我结业。」

刘玉棠最近也协助业界申请百分百担保特惠贷款,但因部分发型屋的业务收支欠稳定,难向银行大额贷款,「贷款上限虽为四百万,但银行批核时须视乎发廊的还款能力,故我们估计最多只能借二三十万。」

就此,立法会批发及零售界议员邵家辉知悉,百分百担保特惠贷款的贷款额将按企业雇员薪金及租金的总和厘定,认同部分中小企合租办公室的做法,或会令申请贷款过程出现阻滞,他建议政府酌情处理有关个案,解决业界燃眉之急。

全文刊《星岛日报》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