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电视台无力播奥运的悲歌

2020-02-29 07:40
今次奥运转播权门庭冷落。(美联社)
今次奥运转播权门庭冷落。(美联社)

过去一个月新冠肺炎疫情反转全世界,最先爆发的中国一度陷入半停顿,最近情况才稍为稳定。随着病毒进入其他大洲,各国出现个案,南韩、日本、伊朗、意大利先后出现社区爆发,各地社会经济活动大受影响。即将在七月举行的全球盛事奥运会都蒙上阴影。香港在经济备受打击下,至今转播权仍未明确,市民随时无奥运看。

霍启刚爆安排未落实

曾任里奥香港团团长的霍启刚早前就披露,东京奥运的转播权仍未落实,港人能否有奥运看还是未知之数,希望政府关注,倡议政府出手,急市民所急。这则消息即时引起关注,惊觉虽然距离盛事还有不到半年,但转播安排仍未落实,届时就算疫情过去,都未必能够及时处理。

今届奥运在亚洲区举行,本港不少运动员努力争取出赛,加上近年体育风气转浓,市民对观看赛事应该很高。虽然有新冠肺炎爆发,近日日本疫情恶化,但相信主办国仍希望勉力令赛事如期举行,但如果香港没有转播,作为一个国际城市,实际难以想像。

世界杯和奥运,曾经被视为商业价值极高的体育活动,但随着收取的各项专利费用急增,资讯的普及性大减,甚至变成一个斗掷银弹的竞赛。在香港电视业的黄金时期,这些盛事仍视为吸客的绝招,故此几家电视台间不惜以天价抢夺,令香港转播权成为最有价值的地区之一。

电视业褪色兼遇衰退

随着媒体的范式转移,电视观众流失,收费电视台结业或卖盘,世界杯和奥运转播权慢慢变成猪头骨。据近年曾经赢取过转播权的电视台高层透露,近年转播赛事,已经变成无利可图甚至有点亏蚀,所以竞价的兴趣不断下降。再者,过去收费电视台转播,令到部分没有付费的市民失去欣赏机会,也催生了政府出手协调的声音。

今次奥运转播权门庭冷落,原因不问可知。去年本地经济持续受社会活动影响,电视台基本上都要亏损。今年爆出新冠肺炎,头一季媒体收入插水,相信今年已是无望。展望第二、三季,由于将有立法会选举,政治气氛仍然紧张,在这种大环境下花大钱去投转播权,肯定是打无把握之仗。

从商业角度考虑,电视台袖手旁观,政府是否愿意牵头接手呢?过去曾有建议,若然政府不想动用公帑,是否可以情商马会协助呢?不过,今次疫情冲击,连马会都被波及,加上经济滑坡下,未来投注会否水退船低亦未可知,所以马会出资的难度明显大增,如果没有政府包底,市民有没有奥运欣赏就变成未知数。

第一枪后警号恐续来

媒体生态改变,资源由电视流出,最直接就是影响制作资源。香港电视业末落,主流电子传媒被外国社媒抢走大量收入,影响逐渐反映在从业员收入和节目质素上。

霍启刚打响了今次奥运转播权危机的第一枪,事件可能只是本地产业夕阳化和经济走下坡的其中一个警号而已。(吴顺目)

全文刊于《星岛日报》「拆破传媒术」专栏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