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栏】应该禁绝食用和贩卖野味

2020-02-12 09:40

今次新冠肺炎病毒的源头,很可能是由蝙蝠而来,蝙蝠是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咬食了水果,另一种中介动物(果子狸或穿山甲)食用污染了的水果或被蝙蝠粪便污染的食物,成为病毒中介宿主,然后这只中介动物被捕猎后成为野味,送到湿货市场,然后市场人员在处理或屠宰动物宿主时,染上病毒,再散播出去。

二〇〇三年春天沙士大爆发,最后证实沙士病毒源于一种叫「中华菊头蝙」的蝙蝠。沙士爆发十年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领导的团队宣布,在昆明的中华菊头蝠体内发现了七个类似沙士病毒的冠状病毒株,其中两个病毒株,编号分别是RsSHC014、Rs3367,过去从未发现过。而这两个「类沙士」病毒株的基因组,比过去十年学术界在果子狸、蝙蝠体内采得的「类沙士」病毒株,更接近沙士病毒。石正丽团队更重要的发现是他们在昆明中华菊头蝠的粪便中,分离出一株活的Rs3367「类沙士」病毒,发现它可以透过动物细胞内的受体蛋白ACE2,感染蝙蝠、果子狸和人类,证明了蝙蝠体内的沙士病毒可以传染人。

新冠肺炎病毒散播其中一个猜想,是病毒或来自「自然界毒王」蝙蝠,感染了果子狸或穿山甲,然后带毒野味送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最后在那里散播。由于武汉初始病人并非全部去过华南海鲜市场,未能排除还有其他播毒渠道。

无论如何,食野味会播毒,已是一个极有可能推论。广东省率先出手,昨日在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广东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决定》,当中包括要求「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不得滥食野生动物,养成文明、衞生的饮食习惯」。

中国人爱食野味,除了为了口腹之欲,还因为从中医角度野味多燥热,今人觉得秋冬进食野味可以补身。中国人食野生动物补身,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在三十、四十年前我还小的时候,见过港人在家里捕捉初生小老鼠,还是乳白色未开眼,不但拿来浸补酒,还一只只生吃,小鼠被人吃进口内还会乱跳,吃的人说这样可以「补身」,令我毛骨悚然中国现行法例不禁捕禁食野味,只禁捕食贩卖濒危野生动物。《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列明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换言之,捕食非濒危野味并不犯法。

我和年轻人讨论起内地应禁食野味问题,年轻人的反应是「为何不彻底禁食野味?」我话中国是有十四亿人口的大国,人民生活习惯多种多样,虽然政府明知人民食野味有风险,但正常情况下,不是一声令下话禁就禁。一则严格禁令影响了人民的自由,不少香港年轻人认为内地很专制,但内地政府深明事事禁止,民众会有意见,因中国人对饮食自由还是挺重视的。二则禁食野味影响不少人的生计,除了在森林地区还有人靠捕猎为生之外,在城市的贩卖野味及相关的餐饮行业,也会大受影响。

不过经过十七年前的沙士,再经如今的新冠肺炎,全国付出大量财产以至人命代价,是借机立法禁止食野味的好时机,反对声音会减至最低。较可行的方法是各省市如广东那样,先以一个省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方式禁止食野味,下一步推动全国性立法。

人最强大的地方是懂得学习,经两场疫症,中国是时候叫停食野味了,这不止是对国人负责,也是对世界人民的健康负责。

「巴士的报」是一份网上报纸,让网民随时随地拿着手机或平板电脑可以看到。(卢永雄)

全文刊于《头条日报》「巴士的点评」专栏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