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港情周记】选举恶战弓弦拉紧

2020-05-04 06:17
九月立法会选举是非建制派与建制派大决战的时刻。(资料图片)
九月立法会选举是非建制派与建制派大决战的时刻。(资料图片)

五一假期,疫情稍为好转,社会气氛再度不平静。九月是立法会选举,相信无论是选前或者选后,加上中美关系因为疫情变得紧张,香港政坛很大机会恶斗难平。

「五一」长假期,本地的新冠疫情已有好转,但社会运动又起波涛,太古城、国际金融中心等很多商场都见到有人非法聚集,街头上也见到很多人聚集,参与抗争活动。警方采取了即时回应,以违反限聚令对聚集人士作出票控。

六四七一浪比浪高

对于这个由去年六月因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触发的社会运动,欲静难静的局面,其实都在很多人的预期之内。今年九月,立法会举行选举,在这个时候,无论是建制派,或者非建制派正枕戈待发,未来几个月,香港的政局必定会升温,估计就算新冠疫情继续肆虐,街头上以至议会内,还是会烽烟四起,社会冲突继续爆发。

近期,建制派以至中央接连出招炮轰公民党的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中联办和港澳办指斥郭荣铿作为内务委员会主持,开了近半年会议,都选不出主席,瘫痪了立法会的运作,有公职人员行为失当之嫌。郭荣铿亦毫不示弱,在内会选主席一事上,依然故我,让非建制派议员继续拉布,继续选不出主席。大有「你奈我何吗」的态度。

立法会换届选举将于今年九月初举行,新选民登记亦于「五一」假期翌日截止。估计立法会选举活动也会正式铺开,选战将愈打愈烈。在三、四月,香港的政坛比较平静,相信与非建制派的部署有关,估计一来是休兵养息,以备再战;二来是怕在疫情肆虐期间,社会运动继续激化,令到很多担心揽炒的市民会走出登记做选民,不利非建制派的选情。随着选民登记告一段落,筹组选民阶段完结,开始展开幕前的操作。

综观过往非建制派的行事模式,他们在选举前很早便定出了日程,随着选举日临近,逐步把社会气氛推向高峰。在「五一」假期打响第一枪之后,便是悼念「六四事件」,之后再到「七一」,期间的社会动乱,相信会一浪接一浪,不会停止。「七一」过后,已非常接近选举前高峰期。所以,即使郭荣铿等人被中央少有地严厉炮轰,依然不会合作,甚至变本加厉。

今年非建制派空群而出,更扬言要在是次的立法会选举取得过半数议席,一举拿下立法会的控制权。相信在七、八月选举临近,议会内和街头上,斗争场面都会较前更加激烈。

早前,非建制派有十五名头头被警方以参与非法集会等罪名逮捕,估计这些人在未来的一、两个月还会进行更多的非法活动,用他们的语言是「违法达义」的行动。估计他们的策略是,如果政府不采取检控行动,他们的士气固然可以大振,如果政府对他们采取行动,便可以打「悲情牌」,激励同情他们的人出来投票,进可攻、退可守。

由于去年十一月的区议会选举,非建制派大面积胜出,中央已经明显觉察到香港政坛可能变天的危险,因此,特区政府此前重整管治班子团队,希望强化政府管治的能力。但是否能够扭转政府管治的劣势,令人怀疑。就算政府不惜大解悭囊,推出两轮合共接近三千亿元的抗疫纾困基金,估计反对阵营还是钱继续收、揽炒事情继续做。所以,一般人都认为,政府更应在选举前做好严密的部署,防止一小部分人在香港制造激化的社会环境。

由于非建制派愈玩愈尽,已触及中央对港政策的红綫,看中央近期的表现,可以见到中央已不会像以往一样,一味退让,任由非建制派像区议会选举中予取予携,不排除对立法会可能出现变天的局面,造好了两手准备。

谭耀宗促廿三条立法

反对阵营要和中央对抗,需要寻求外地支持,所以中美关系与本地政局形成合流。最近美国特朗普因为疫情影响,选举局势出现暗涌,不排除他会打中国牌制造外敌,转移国人不满。本地政客若然与华府互相唱和,不排除中央会采取更强硬的路綫。人大常委谭耀宗日前就再提出五月两会时讨论《廿三条立法》,予人弓弦拉得更紧的感觉。

九月立法会选举是非建制派与建制派大决战的时刻,而在此之前,香港社会肯定不得安宁,就算选举结束,无论非建制派是赢是输,乱局也不会终止,市民希望能够有好日子过,恐怕不会容易。

特约作者:陈约翰

全文刊于《星岛日报》「港情周记」专栏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