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点评】因暴大之名!

2021-01-27 05:00
「一个人每天应该尝试听一支小曲,读一首好诗,观赏美好的图画,还有,如果可以的话,说一点理性的话。」——歌德。

去年8月27日,我看着中大学生会干事会临时行政委员会在facebook撰写「家书」,想起上述歌德的名句。中大学生会的家书,写给新入学的中大学生看,中大学生会在「家书」中话,「新生选择中大,也许是被『暴大人』过去一年之勇气而感动」。

中大学生自命学校为「暴大」(暴徒大学之简称),并向师弟师妹灌输成为「暴大人」为荣的理念,这种行为理性吗?

「暴大」这个名字,始于在对上一年、即是2019年9月,中大学生会举办中大同学的开学礼,正式肯定「暴大」之名,并表示即将发售「暴大」T裇。其中一款「暴大Tee」用英文写著:「暴徒大学,主修革命」。

这是一场始自2019年的政治狂热主义(Fanaticism)运动,在同年11月11日占领中大时推到高峰。去年6月30日订立《港区国安全》后,大学校园的政治狂热馀热未退,去年11月19日中大毕业礼时,在校园内出现蒙面人游行,大叫港独口号。最新一宗是袭击校园保安事件。

事发在本月11日,9名「黑衣蒙面人」怀疑反对中大在2019年11月开始实施进入中大要查证件的措施,走到港铁大学站A出口对开广场的中大保安岗位前,高呼「唔洗show证」,叫进入中大的同学不用出示学生证。其后该批黑衣人推倒铁栏,将不明的白色粉末泼向保安员,又向保安站投掷鸡蛋,混乱中令一名保安员受伤。

一名20岁姓曹的中大男生当场被捕,警方其后再拘捕3名19至22岁男子,包括中大学生会临时行政主席区倬僖,并通缉一名在逃的中大学生。

负责调查案件的新界南总区刑事部(行动)警司陈志昌以中大校友身份,形容「师弟」有组织地以近乎黑社会手法,欺凌及攻击校园保安,直斥有学生组织把严重罪行淡化,「将事件说成保安和学生的冲突,希望为这班暴徒开脱,我在这里对这些卑劣的暴力行为,与及无耻的狡辩,作最严厉谴责。」

中大生天天把革命挂在口边,以「暴徒」自居,实际上只敢蒙面行事,欺凌老弱保安,显然政治狂热未醒,行为的确可耻。

追源溯始,过去大学的确是法外之地,无论多激进的港独言论,或多激烈的抗议行为,都好像无王管一样。大学校方,过去不敢报警求助,怕招来引警察入校园拉学生之讥。政府高官,过去也不敢批评学生半句,怕惹来打压学生之名,影响民望。大学渐变法外之地,学生亦以暴徒自居。

我在2019年9月曾经为文,批评中大生自比「暴大」,有违「博文约礼」之校训。当时有人话,这只是开开玩笑而矣,何必当真。也有人话学生一腔热血,动机纯良。

如今看来,2019年的乱局,就是从这些看似无害的口号开始。纯良学生,满腔理想,一跨过法治的界线,一使用暴力的行动,就变成失控的城市野兽。中大之乱,亦因暴大之名。

中大校方,必须彻底否定暴大之名称。校方要理直气壮说出来,中大不是暴徒大学,中大生不能以暴大人自居。顺带一提,自称暴大,随时触犯「煽动意图罪」。

我也是中大毕业生,送母校几句:「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